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四十章 她输得一败涂地(精彩,必看)

时间:2018-02-0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本来以为,她的这番话会气恼她,没想,唐玉却是轻笑出声。

    “他会不会看上我,那是另外一回事,人嘛,都是会变的,只是我可以确定的是,他不会看上你,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加不会,所以,我劝你还是别死皮烂脸的继续缠着他了,免得让自己更加难看。”

    “你!”

    陆心瑶是最听不得这样的话了,特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明明前一刻她才被霍向南说了那种话,下一刻,这个嚣张的女人就来到她的面前一脸的嘚瑟,这样的事,她怎么可能受得了?

    所以然,她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扬起了手,想要扇她一巴掌。

    怎么都想不到的是,她的手到半空就被拦了下来,下一秒,她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声清脆响声,紧接着,她的脸被打偏至一边,脸颊火辣辣的痛。

    她想打唐玉不成,竟然被唐玉打了。

    陆心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眸,她捂着脸站在那,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难堪。

    她自小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怎么可能受过这种屈辱?更何况,给了她这么一巴掌的人,还是唐玉,这个企图跟她抢男人的人。

    因此,她是怎么都忍耐不下去了,挥舞着双手就扑过去。

    “我跟你拼了!”

    只是,上一次在东湖御景她会得逞,是因为唐玉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而如今,她是早就有了准备,怎么可能还会让她再来一次?

    陆心瑶根本来不及做些什么,唐玉身边的人就把她给拦住推倒,她整个人摔在地上,由于昨天夜里下过小雨,此时地上难免有些湿滑,她又正好摔在了一个泥洼里,几乎一瞬间,她身上的衣服便被彻底沾污,难看至极。

    “小姐!”

    秋子尖叫着跑过去,想要把她扶起来,可是陆心瑶刚刚摔倒的时候崴到了脚,这个时候是怎么都站不起来。

    秋子满脸着急,因为这边有了不小的动静,周遭有不少人好奇的往这边张望,毕竟是医院这样的公共地方,引人注目是肯定的。

    陆心瑶看着站在自己几步之外的女人,她的脸上充斥着嫌弃,那看着她的眼神,就好像俯视着一个身份比她低微的人,那不屑,是如此的明显。

    曾几何时,她才是那个用不屑眼神俯视别人的人,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变成了她被人如此对待?

    果真是,令人觉得唏嘘。

    她握紧了拳头,再多的不甘,在这一刻似乎都显得是那么的可笑,她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陆家大小姐了,陆家已经毁了,毁得一干二净,她什么都没了,陆鑫严死了,关佩雯也去世了,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了。

    本来以为,她还有一个霍向南可以依赖,然而直到今天,她连仅剩的霍向南也失去了,她当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现在的她,还有什么能够跟唐玉抗衡的?没了,真的已经没了。

    她输得一败涂地。

    唐玉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向上扬起的弧度,她看着面前的她,如同一个女王。

    “陆心瑶啊陆心瑶,以前的你,大概从来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不过这样也好,离了霍向南,你还有其他的选择,不是么?”

    她丢下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便转身离开,陆心瑶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终究,还是没再说出半句话,整个人蔫蔫的低下了头。

    ……

    这之后,陆心瑶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现过。

    简珩站在病房外,透过玻璃窗看着病房里头的情景,医生正围在床前为孩子做例行的检查,在这之前,医生已经跟他说过关于豆豆的情况,豆豆的情况依旧,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起色。

    他难免有些担心,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有很大的几率像那些医生所说的那般……

    他不敢再想下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助理走过来,提醒他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抬起腕表看了眼,随后,便抬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今天,是秦桑那案子的开庭日子。

    他走到停车场,打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恰巧在这个时候,律师打来电话,两人约好在法庭前等待,随后,他挂断了电话。

    这律师是他之前好不容易找来的,虽然,没有像常胜军霍向南那样厉害,可是,胜诉的案子还是挺多的,在这俞城之中也算是有些名气。当初,他找上门的时候本来不抱希望,毕竟在那之前他早就听说,这律师手头上有很多的案子,还不一定会接他的案子。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当他到了律师事务所,把事情稍微一说,这律师便答应了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疑惑,后来,这律师说是跟秦桑有过几分之缘,虽然秦桑大概会不太记得,但是,他记得很清楚。

    他能接下这案子,简珩也没想太多,在那之前,他找过不少的律师,在听说有遗书之类的证据以后都纷纷推脱说没法胜诉,唯有这一个律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半个钟头以后,车子到达了法庭外。

    由于这一件案子的开审是采取不对外开放的形式,所以,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但还是有些知道消息而跑来的记者堵在门口,想要知道一些八卦。

    他面无表情地走过,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当进去以后,他很快就看见那律师在等待了。

    他走过去,两人稍微谈了一会儿,便到了开庭的时间。

    不得不说,简珩的心情是忐忑的。

    这件案子,有太多的证据指向秦桑了,其中最大的证据,就是那一封遗书,按照常人的思维,没有人会用死的方式来污蔑另一个人,当然,在法庭之上也不会说什么恨啊爱的,他们只会讲求证据,倘若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空话。

    也就是这一封遗书,成为了最大的障碍。

    就连律师在谈起那封遗书时,眉头都是蹙得死紧的,可想而知,那是一个多大的问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