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妈的案子,我希望你能出庭(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a ,最快更新限时婚约最新章节!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会知道?他的心里现在,只有陆心瑶和陆心瑶的孩子了吧?

    简珩知道这一刻才发现,原来一个人无情起来,可以无情到这种地步。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目光直直地扫向了他。

    “霍向南,你现在应该很高兴吧?那个孩子如你所愿得到了健康的骨髓,可是你知道豆豆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么?你知道光是这过去的几天,豆豆经历了什么吗?”

    见他不语,简珩是愈发的气愤。

    “相关的专家都说,豆豆的情况不容乐观,他直到现在还在昏迷中,他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可能性会变成植物人,就算他恢复意识了,可他往后都会很容易生病。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明明知道对于一个只有三个月大的婴儿来说,你要往他身上抽取骨髓意味着什么,你什么都知道,偏偏你还是选择了要对一个只有三个月大的婴儿下手。那是你的儿子啊!你的亲生儿子!”

    然而,男人面对他的指责,很是冷漠。

    “那又怎样?”

    他懒懒地抬眸,对上了他的眼。

    “我说过,心瑶的孩子比他重要。”

    简珩摇了摇头,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真的是疯了,虎毒不食儿,可你却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霍向南,你的良心呢?你知不知道,那个是陆心瑶的儿子,相比一个根本就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你不是应该在意自己的孩子么?”

    他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宁可选择陆心瑶的孩子,而不选择自己的亲生孩子,那是他的骨血啊!

    男人抿着唇,他的面色凉薄,当他说起自己的亲生儿子时,那双眼里,是连一点的情绪起伏都没有。

    那模样,仿佛在说的不过是一个不相关的人而已。

    “你说完了没?”

    简珩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攥成了拳头,他还在期待着什么?到底,是他错估了,像霍向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还有所谓的良心?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豆豆的事情而感到难受?

    “霍向南,我很庆幸秦桑现在摆脱你了,真的。”

    他丢下这话,就抬步向着自己的车旁走去,很快的便回到车上,驱车离开。

    后头被阻塞住的交通很快得到了缓解,男人坐在那始终没有动过,他抿着唇看着不知名的方向,那眸光浓郁得似是看不见底。

    司机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霍少?”

    叫了好几声,他才敛回飘远的思绪,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还愣在这做什么?继续开车。”

    听到这话,司机也不敢耽搁,连忙启动车子继续往前。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同锐,他推开车门下车,往住院部走了过去。

    昊昊仍然在观察区的病房,他走过去,在那窗前伫立,病房中的床上,昊昊睡得很沉,只有那小小的胸口在轻微的起伏。

    他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但是,他不后悔,真的不后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最起码,现在昊昊已经没事了,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不是吗?

    至于其他的事,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正想得出神,医生从旁边走了过来,医生望了眼病房内的情况,随后才对着他开口:“孩子的情况很好,你放心吧!”

    他点头,说了句感谢。

    还想要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动静。

    霍向南蹙起了眉头,转过身望过去,毫不设防的,陆心瑶的身影就这么地晃进了眼。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桃红色的香奈儿最新款的连衣裙,脚踩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往这边走过来,理所当然的,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秋子。

    男人是怎么都没想到她会到医院来,旁边的医生识趣得很,见有人来了,便退开了,也没有过多打扰。

    “向南!”

    陆心瑶走了过去,她今天是特地过来找他的,也尽量给自己化了个淡妆,让她看上去好看一些。

    “为什么昊昊生病这么大的事你不告诉我?那是我的孩子啊!”

    说着,她张望了下,眉宇间带着一抹担忧。

    “昊昊呢?昊昊在哪?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我要去看一看我那命苦的孩子……”

    “我说的话,你都忘了是不是?”

    男人冷冷的声音,硬是让她顿住了步伐。

    “很早之前我就告诉你,昊昊以后由我来照顾,他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然,也没有所谓的母亲儿子一说。”

    听见这话,她的脸色丕变,她是怎么都没料到他会这样将关系撇得那么清楚。可是,即便他都这么说了,她又怎么可能会当真如他所说的那般撇清关系?

    她要的,就是这种怎么都撇不清的关系,她是昊昊的母亲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只要他一天在照顾着昊昊,那就代表着他和她之间怎么都断不开。

    她尚且还有希望,不是么?

    “向南,你不能剥夺我的权利……”

    她的话说到半途,他的一个眼神愣是让她立即噤了声。

    他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但对她的性子,他还是了解几分的,所以然,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你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直接说。”

    他轻易地就把她给看穿,既然如此,陆心瑶也不再惺惺作态,反正对她来说,没错,对于昊昊这个孩子,她没法爱,也没兴趣关心,那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他的存在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过去的那些事。

    她微微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话语之间……带着几分试探。

    “秦桑的事,你应该知道吧?”

    霍向南不语,她根本就无法猜出他此时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她顿了下,终究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妈的案子,我希望你能出庭为我辩护。”

    她话中所指的,自然就是陆母关佩雯的案子,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想试探性地知道对于这个案子他的看法,毕竟,被控谋杀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他的前妻,秦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