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三十六章 他和她再也没有半点的关系(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a ,最快更新限时婚约最新章节!

    霍向南沉默了下来,他抿着唇,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冼奕看了他一眼。

    “现在怎么办?”

    听见他的话,男人斜睨向他。

    “什么怎么办?”

    “秦桑被抓走了啊!还说什么她跟陆心瑶妈妈的死有关,那种事怎么可能……”

    冼奕说了很多,但半晌以后,他发现这男人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他顿了下,疑惑地望着他。

    他的手插在兜里,面色凉薄。

    “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的这番话,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冼奕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直到良久,他才确认这些话是出自他的口。

    “为什么?”

    然而,面对他的疑惑,霍向南倒是反问了他一句。

    “我为什么要帮她?”

    他怔了怔,微张着双唇想要说些什么,但到底,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男人抿着唇,他的脸上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就好像确实如同他所说的那般,秦桑的事压根就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所以,他不会去管,也不可能去管。

    “我跟她早就离婚了,她的事情自然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再说了,你别忘了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简珩。”

    “可是……”

    冼奕还想说些什么,却见他背过身,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模样。

    见到他这样,冼奕只能闭上了嘴,他的脾气,他到底还是清楚的,毕竟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他身为一个局外人,不应该多管。

    手术室门外的红灯仍然亮着。

    他抬起头,看着那盏红灯不自觉地发起呆来。

    冼奕的那些话不断地回荡在耳边,不可否认的,在他知道秦桑被带走的消息,他是震惊的,他甚至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跟那样荒谬的事情扯上关系。

    但同样的,就像他所说的那般,他和秦桑已经离婚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秦桑的身边现在还有一个简珩。

    即便秦桑遭遇了那样的事情,又怎样?或许,未等他出手,简珩就已经先把她给捞出来了。

    早在那一天,甚至是那一个星期,他就告诉自己,那是一场告别,属于他和她之间的告别,那一场告别以后,他和她再也没有半点的关系。

    真正的,不会再有关系。

    霍向南阖了阖眼,现在在他心里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昊昊能够好起来,除此之外,他不会去考虑别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手术室门口的那盏红灯终于熄灭了。

    他连忙抬步走过去,恰巧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满脸的疲惫。

    医生摘下口罩,面对急切的男人,他稍稍点了点头。

    “手术成功了,患者的情况暂且算是稳定,接下来只要过了二十四小时的观察期,确定没事了,就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

    闻言,霍向南总算是松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口气。

    然而,医生的话还没说完。

    他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似是有些犹豫,但终究,他还是说了出来。

    “还有一个坏消息,关于骨髓转移的那个孩子……”

    男人听着医生的话,他的每一字每一句,听在他的耳里都是那样的惊心,他的面靥上带着几分震惊,虽然,早在手术之前他就想到了那个可能的后果,但是,当他真实听到了,还是让人觉得……

    良久以后,他阖上双眼,吐出了一口浊气。

    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爬上了四肢百骸,他说不出这种感觉,可幸好,这一刻那个人不在,若是她在,恐怕……她会受不了吧?

    甚至就连他,都有几分受不了。

    ……

    几天之后,关于秦桑被捕的消息很快便传来了。

    各大杂志报纸的头条纷纷刊登了相关的内容,毕竟之前,沈翎的事闹得很凶,再加上沈翎和秦桑的关系,本来很多人想拿秦桑来说事,但因为有人暗中制止,那时候才不至于被那些媒体记者挖根究底。

    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娱乐八卦。

    沈翎生前曾经跟陆家小姐陆心瑶结婚,之后,陆家被毁,落入沈翎的手中,再爆出沈翎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而这妹妹甚至还是陆家的血脉,那些吃瓜群众看得是一个过瘾。直到后来,沈翎去世,记者还到葬礼去闹,挖出了不少沈翎生前的事,闹得沸沸扬扬。

    自然而然,这一次的头条也把沈翎给扯出来,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记者那么有本事,竟然还得到了陆母关佩雯遗书的复印本,那遗书的内容是被直接刊登在报纸杂志上。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生生将秦桑塑造成一个蛇蝎心肠的坏女人。

    因此好几天下来,大家都在疯狂讨论,更甚是有人在公众平台想要人肉秦桑。

    简珩把杂志“啪”的丢在桌面,他的脸上是一片阴鸷,他怎么都想不到,这舆论竟然越来越大,还好,他在那些人想要人肉秦桑之前就先压了下来,不然的话,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不过,这根本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事情被挖出,还有些无良的记者还把已经死去的秦振时拿出来指指点点的,有时候当真觉得这些人可怕极了。

    而如今,秦桑仍然被关在看守所里,关于这一点,他倒是觉得庆幸,最起码她在那样的地方,就看不到现在的一些新闻了。

    他抬起手揉了揉发疼的额头,由于所谓的“证据确凿”,他想要让人把秦桑暂时捞出来都不行,毕竟谋杀罪可不是一般的小罪,现在唯一的办法,似乎,就只剩下开庭了,等到开庭那一天,或许秦桑才有可能离开那个鬼地方。

    他已经给秦桑聘请了最好的律师,他就不信他没有办法把她给救出来。

    只是……

    简珩放下手,看着那被他丢到桌上的杂志,杂志的封面赫然就是秦桑和霍向南旧时仍然在一起的照片。

    而上头豆大的字,刺眼得很。

    “前妻被控谋杀,前夫事不关己。”

    在下面,还有好几张照片是霍向南单独的身影,好像是在买着什么,虽然距离有些远,但看得出这男人连一点对前妻的担忧都没有,确实是事不关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