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三十五章 答应她,去死(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a ,最快更新限时婚约最新章节!

    然而,即便她说得再多,陆心瑶仍然认定就是她害死了陆母,恐怕,不是有那些警察拉着她,她是早就再次冲过来把她给撕了。

    陆心瑶看着她的眼神,她是怎么都忘不掉。

    秦桑咬着下唇,或许,她说的没错,她是恨着她,毕竟纵使当初在法庭上她被判与秦振时的车祸没有一点的关系,但实际上的情况她和她都很是清楚,再加上沈翎的事……她怎么可能会不很她?

    可即使她恨她,也构不成她去谋害陆母的理由。

    她不是那一种会谋取他人性命的人,她也根本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见面的时间是有限的,没多久,秦桑就被带回去了,陆心瑶站在那,看着她被警察押走的身影,面靥上的憎恨慢慢褪去,换上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阴狠。

    直到最后一刻,秦桑似乎仍然对她为什么会跟这样的谋杀案有关,明明,她根本就没有接触过陆母。

    只有她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她走出警察局的看守所,外头的白天早就被黑暗所替换,她抬起头,那天灰沉沉的一片,似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秋子等候在外,见她终于出来了,便迎了上来。

    “小姐,你见到那个秦桑了吗?”

    陆心瑶点了点头,这会儿也没有外人,她的嘴角慢慢勾起了一抹向上扬起的弧度。

    “我从来都没有见到那么狼狈的秦桑。”

    当真是狼狈至极,就算是秦振时去世的时候,秦桑都没有那般狼狈过。不过,也难怪,毕竟那个时候就算秦振时不在了,可是她的身边还有沈翎以及那个叫简珩的男人。

    如今呢?如今她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沈翎死了,简珩虽然还在,只是这事发生得很突然,他估摸也是措手不及吧?

    至于霍向南……

    她沉下脸,她是知道昊昊的事,也知道昊昊如今在医院,不得不说,她就是知道这些事,才会在这个时候故意闹出这件事来。

    司机为她打开车门,她弯腰坐了进去,随后,车子缓缓向前驶,往别墅的方向而去。

    车窗外的风景飞逝而过,她看着那如同鬼魅般张牙舞爪的灯火,不禁想起了母亲临死前的模样。

    当她对陆母说出那个决定以后,陆母表现得特别安静,似乎,早就想到了她会有那样的想法,就连一点的意外都没有。她只是在她说了那么多的话后,拉住了她的手,声音很轻地重复着那句话。

    “心瑶,妈妈希望你能幸福。”

    那是她曾经说过的话,她说过,只要她能幸福,无论要她做些什么,她都是愿意的,她都不会皱下眉头。

    所以,她答应了,答应了女儿要她去死的要求。

    至今,她还记得她眼眶泛红地看着她,仿佛要将她的模样深深地烙印在自己心里,再也不要忘。

    “心瑶,心瑶,我的女儿,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她阖了阖眼,放在腿上的手慢慢地攥成了拳头。

    她告诉自己,她没有错,是陆母答应她,是她说她只要她能幸福,她会满足她所有的条件,那么,若这条件是让她去死,也该是心甘情愿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她没有对不起陆母,她也不会对不起陆母。

    手心松开,她垂着眼帘,看着自己手掌心那弯月形的痕迹,陆心瑶抿着唇,努力地把那些记忆全部挥去。

    其实,陆母也死的不冤枉,最起码,她的死,让她一直恨着的秦桑得到了如此的下场,那么,也总算是死得有价值了。

    ……

    另一边,同锐。

    手术室前,那门前的红灯仍然亮着,就好像已经亮了一个世纪之久。

    这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难熬的。

    霍向南靠着墙,几个小时过去了,可是手术室内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豆豆是死是活。

    就在这个时候,冼奕出现在走廊的拐弯处,由于周遭安静得出奇,他的脚步声在这过分静谧的氛围下显得特别响亮。

    男人听到声音,慢慢地抬起头朝声音的方向望过去。

    当冼奕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时,他微微蹙起了眉头,冼奕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的,他会出现在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怎么了?”

    由于几个钟头下来他都没有说过话,声音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嘶哑。

    冼奕走上前,他犹豫了下,终究还是说了出口。

    “秦桑被抓了。”

    他这句话一出,男人立即伸出手,攫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回事?”

    他的眉头皱得几乎可以夹死好几只苍蝇,冼奕看了他一眼,缓缓地往下说。

    “就在她离开医院之后,甚至就在这医院的门口,听说,来了几个警察,直接就把她给带走了。”

    “那简珩呢?那个人当时不是在她的身边?”

    冼奕点头。

    “当时确实就是秦桑的身边,可是,那些人是警察啊!简珩若是出手了,恐怕就被冠上妨碍公务的头衔了。”

    霍向南松开他的手腕,“到底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被抓?”

    而且,还是在她刚出医院的时候,他方才就一直觉得奇怪,按照秦桑的性子,她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偏偏,几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出现。

    如今一想,不是她不想出现,而是她没有办法出现,因为,她被那几个警察抓走了。

    冼奕听见他的问话,也没敢耽搁,直接就说了出来了。

    “起初的时候我也觉得奇怪,后来我去查了才知道,那些警察说她跟一桩谋杀案有关,我再细问,才知他们口中的谋杀案,是关佩雯的案子,关佩雯死了,就在昨天晚上。”

    “关佩雯?”

    霍向南自然是记得这个名字的,霍陆两家向来有往来,而且还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因此,当他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陆母了。

    只是,他觉得奇怪,为什么陆母的死就跟秦桑有关了呢?

    冼奕接下来的话,让他觉得很是震惊。

    “死者留下了一封遗书和一盒药,遗书上明确写着,那盒足以让她致命的药,是秦桑给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