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三十四章 那一封遗书,那所谓的证据(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a ,最快更新限时婚约最新章节!

    这之后,她很快就被带到了警察局,录了相关的口供以后,便押进了看守所。

    那样的一个地方,秦桑还是第一次见识,由于没有窗,是一点阳光都没有,看上去是特别阴森可怕。

    鼻腔内尽是说不出的难闻味道,一个看守室里不止她一个人,她的心里慌乱不安,只能缩在角落里,尽量保持安静。

    她的双腿曲起,手环住了双膝,从医院门口被带走直到现在,不过才过了几个钟头,然而,这几个钟头对她来说却是尤为的难熬。

    她阖了阖眼,那些警察跟她说的话,彷如仍在耳边。

    他们告诉她,他们之所以会逮捕她,是因为她跟陆母的谋杀案有关,也就是涉嫌谋杀,最可笑的是,而那所谓的证据,竟然就是陆母的一封遗书。

    自从陆家出事以后,陆母的身体情况就一直很不好,需要住院接受治疗,过去的一年时间,她偶尔会出院到女儿陆心瑶的别墅去看望一下女儿,其余的时间便是在医院。

    偏偏,就在前几天,陆母开始频繁地离开医院,也不告诉任何人她究竟去哪。然后,突然的那么一天,当护士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赫然发现躺在病床上的陆母身体已然冰冷。

    在护士没有察觉的夜里,她死了,手里甚至还紧紧攥着一封遗书和一盒被拆开的药。

    护士随后报警,警察赶到现场并且察看了那封遗书,遗书上写着很有关于她的信息,并且都是一些对她不利的信息,那上头的意思很是明显,陆母的死与她有关,甚至可以说,是她要陆母必须去死。

    遗书上是属于一个母亲最后的一丝哀求,说秦桑曾经来找过她,甚至那几次离开医院,她也是去见的秦桑,秦桑用陆心瑶来威胁她让她去死,只因为过去陆家和沈家曾经有过恩怨,秦桑为了要给死去的沈翎报复,更甚的是,秦桑给了她一盒药,一盒对她病情会恶化的药,撂下话说如果她死了她就愿意放过陆心瑶,愿意沈陆两家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遗书的尾部,是陆母对秦桑所说的一番话,无非就是她会履行对她的曾经,她也希望秦桑能够履行她对她的承诺,放过她的女儿陆心瑶。

    所以,这一封遗书可以说是留给秦桑的,但是不巧的是,却被发现其死亡的护士小姐所见到。因为那盒药是秦桑给的,所以,警察才会说她涉嫌谋杀,将她逮捕。

    然而这一切,秦桑觉得可笑极了。

    她明明没有见过陆母,更没有给什么足以致命的药让陆母必须服下,没错,她是恨着陆家,恨着陆心瑶,但她绝对不会去做那样迫害别人的事情。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那些警察都视若无睹,他们是局外人,他们只看重所谓的“真相”,而一封由死人留下的遗书就是所谓的“真相”,而她所说的那一些,听在别人的眼里,都是“狡辩”与“推卸责任”。

    秦桑阖上双眼,吐出了一口浊气。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摊上这样的事,豆豆还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个杀人嫌疑犯。

    即便她说得再多,那些人仍然要把她关押起来,至于究竟在这个地方被关押多久,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铁门突然传来“吱呀”的声音。

    随即,警察冷漠没有半点温度的声音传进了耳。

    “秦桑,出来。”

    她的身子稍微动了动,慢慢抬起头,她先是茫然地看了一会儿,以为是这些人终于搞清事情的真相了,打算放她走了,所以,她扶着墙站起身来,惨白的面靥上露出了一丝的期盼。

    跟着那个人往外走,那个警察把她带到了一间房,两边的铁门处都有警察看守。

    她只来得及看见几步之外有一抹熟悉的身影,下一刻,“啪”的一声,她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脸颊火辣辣的痛,她定睛望过去,这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究竟是谁。

    是她,陆心瑶。

    陆心瑶的眼眶红肿,她的手甚至还垂在半空之中,她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憎恨眼神死死地盯着她,似乎恨不得把她给活活掐死。

    “秦桑,你好狠的心!”

    她的声音充满了撕心裂肺,她几近怒吼般朝她咆哮。

    “你有什么怨气就冲着我来,你为什么要对我妈下手?你为什么要杀死她?我陆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只剩下我妈妈了,可是你呢?你残忍得连我妈都不放过!你这个毒蝎心肠的女人!我要杀了你!我要为我妈报仇!”

    说着,她就挥舞着双手朝她冲过去。

    那些警察连忙过来阻止两人之间有身体接触,这才没有发生太过过火的事。

    秦桑的衣服被她扯了下,就连头发也是,此时显得难免有些狼狈。

    即便这样,她仍然对上她的双眼,手垂在身体的两侧。

    “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做过!我不可能杀死你母亲!”

    “为什么不可能?”陆心瑶冷笑,“你一直都对我心怀仇恨,对,没错,我爸生前或许真的对沈翎一家做过什么,但是我妈没有啊!我妈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把我妈拖下水?还有车祸的那件事,法官都判决了是一个跟我长得相似的人,而不是我撞死了你爸,为什么你就是要对我存有那样的偏见?”

    她忍不住嚎啕大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脸颊。

    “秦桑!你恨我就冲着我来!我就只剩下那么一个亲人了啊!那是我妈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你怎么可以谋害我妈!”

    她不断地对她怒吼,可秦桑要说的,始终是那一句话。

    “我没有谋害你妈,我也不可能那么做,对于一些我根本就没有做过的事,我是绝对不会承认!”

    她没有做过,没有谋害任何一条人命,这是一个误会,这是一个阴谋,任何人都别想把这么严重的罪名冠在她的头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