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三十三章 逮捕,涉嫌谋杀!(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a ,最快更新限时婚约最新章节!

    简珩伸出手,想要把她搂住,只是那手伸至半途,他顿了下来,改而拍了拍她的肩膀,算是给予她安慰。

    “你别害怕,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你把豆豆抢回来的,豆豆……他绝对不会有事的。”

    可是,即便他都这么说了,她面靥上的悲戚却始终没有散去。

    她抬起头,那残留泪痕的脸满是绝望,她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松开,由于握得太过用力,掌心内有着深深的弯月形印痕。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现在就在手术室啊!他命悬一线,甚至,始作俑者还是他的亲生父亲!”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接受,霍向南明明知道,那是他的孩子,他的亲生孩子,但是,他做了什么?陆心瑶的孩子需要骨髓移植,他便把主意打到了他的亲生儿子身上。他有没有想过,他那样的举动有可能会要了他的亲生儿子的命?

    他的骨肉,到底,还是比不上陆心瑶的孩子吗?

    原来,他竟是这样爱着陆心瑶吗?

    他不会知道,她现在的心就好像被活生生撕裂开了一样,那种痛甚至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明明手术室就在眼前,可她却无能为力,她就连冲进去阻止都不敢,就怕自己这么做会让豆豆的处境更加危险。

    秦桑蹲下来,把脸埋在了双膝间,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纵使她努力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在自己的面前发生,她多想将孩子保护安好,偏偏,孩子的亲生父亲却把这个孩子推进地狱。

    简珩看着她,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我们带着人冲进去!然后把豆豆抢回来!”

    “怎么抢?”她的双眼空洞,“豆豆现在在手术室,说不定,手术正在进行,如果突然闯进去,豆豆有可能会……”

    “可你难不成打算就这样等在这,然后看着手术结束?豆豆的骨髓被移植到另一个孩子的身上?那个女人,可是撞死你父亲的女人!她甚至有可能害死了你最好的竹马!”

    他的话,让她的身子僵在那,他看着她的脸,表情认真。

    “说不定现在冲进去,手术……手术还没进行到那一步……”

    虽然,这只是太过渺小的一个希望,但也算是一个希望,不是吗?

    秦桑咬紧牙关,慢慢地站起身来。

    是啊,相比在这里被迫性地等待,还不如尝试一下,她的孩子,不能就这样一命换一命,她就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她不能连豆豆也失去。

    简珩见她总算是重新振作起来,脸上露出了一抹笑,两人对视一眼,正准备抬步往医院走去,冷不防的,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声音。

    她顿住了步伐,回过头望过去,当她瞥见叫唤自己的是几名穿着警服的男人时,不由得一怔。

    其中的一个走上前,将她打量了一下。

    “请问,你就是秦桑小姐吧?”

    她迟疑了会,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我就是。”

    得到她的回答,那名警察拿出了一份文件举至她的面前,一贯的冷漠不近人情。

    “我们现在怀疑你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桩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谋……谋杀案?

    听见这几个字,秦桑是懵的,简珩下意识地挡在了她的面前,面靥上的表情很是严肃认真。

    “什么谋杀案?你们是什么意思?她怎么可能跟什么谋杀案有关?”

    那些警察可管不了这些,他们到这里来,是为了将秦桑逮捕,所以,其他的两人走过去一把就将她给擒住。

    那手腕冰冷的触觉让她猛地回过神来,她垂眸一看,自己的双手竟然被戴上了手铐。

    旁边,简珩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的面前发生?

    他冲过去,想要阻止,偏生那名警察沉下脸来,对他怒喝一声。

    “怎么?你想要妨碍公务?”

    简珩是彻底急了,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出来几个警察要带走秦桑?还说秦桑跟什么谋杀案有关?

    那样的事,她怎么可能会去做?

    “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然而,这几个人是铁面无私的。

    “是不是误会,这要到了警察局以后才知道。”

    秦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谋杀案,我谋杀谁了?我根本就不可能去做这种事……”

    警察瞥了她一眼。

    “关佩雯,你应该认识吧?”

    这个名字,乍听之下是既熟悉又陌生,她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可是她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见状,警察又补了一句。

    “他的丈夫已经去世,不过,她还有一个女儿,叫作陆心瑶。”

    陆心瑶?!

    秦桑杵在那,她总算是想起自己究竟从哪里听说过关佩雯这个名字了,关佩雯不就是陆心瑶母亲的闺名么?由于小的时候曾经见过,但是接触不多,所以,她才会觉得熟悉,可又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只是,这陆母死了?怎么可能?

    况且,陆母死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是我没有去做那样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去谋杀她?这一定是误会……”

    她不由得在想,难不成,是陆心瑶在陷害她?但是,那是她的母亲啊!陆心瑶现在的身边就只剩下她的母亲了……

    警察看了看她,声音很是清冷。

    “所有的证据,都通通指向你,不然你以为我们会到这来逮捕你?”

    说完这话,他不耐烦地对着同伴挥了挥手。

    “把她押走!”

    简珩上前几步,想要阻拦他们把秦桑带走,可是他明白,倘若他真的这么做了,反而对秦桑不好,所以,他望着她,一字一句地认真承诺。

    “秦桑!你别怕,我会救你的!我会证明你是清白的……”

    秦桑回过头,看着越来越的身影,她还想说些什么,然而,身边的这些警察压根不让她多说一句,直接就把她塞进了停靠在不远处的警车。

    很快的,警车便呼啸离去,只剩下他一个人杵在那,寒风吹起了他的衣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