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他选择放开她的手,他选择不爱不见(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a ,最快更新限时婚约最新章节!

    秦桑站在那,他的那些话,如同一把刀扎在了她的心里,她根本就不懂他这话的意思,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就是他和她从出生开始就注定站在对立的两岸呢?

    何为对立?又何为两岸?

    他的每一句,乃至每一字,她都听不懂。

    然而,他看着她,那双唇一张一合的。

    她只能愣神地看着他说出更残忍的话。

    “最初的最初,你肯定也明白,我爸之所以撮合你跟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你更应该明白当时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可你偏偏要陷进来,你有没有想过,这之后的很多事情,你都是活该忍受的?”

    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攥成了拳头。

    掌心内,指甲深深地陷在其中,痛,而不自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仍然看着她,那海风吹来,冷彻心扉。

    “秦桑,我想要跟你道别,从今以后,你跟我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当这一个星期过去,你我就此陌路吧!”

    她的身子在轻微摇晃,有一些话,如果不曾说出口,那么还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一旦说出口了,便是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这一点,他和她都明了。

    而他,把所有的话都说得一清二楚,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给她。

    秦桑的面靥苍白得很,她对上他的眼,有一些人,如果相处久了,一个眼神就能明白过来,他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算久,但是,她爱了他好多年,因此,当四目相对,她终于明白过来,这一个星期的单独相处,到底是以为着什么了。

    那种由心而生的痛,是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她只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她真的觉得自己认不清了。

    到了最后,她才幡然醒悟,原来,在她爱上他的同时,她就将伤害她的那把刀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血流成河,可想而知。

    她的嘴角尝到了咸涩的味道,就连眼前的视线也慢慢变得模糊不清,然而,她还是努力地想要去看清这个男人。

    良久以后,她才嘶哑着声音开口。

    “霍向南,谢谢你让我可以对你彻底死了这颗心,连复燃的可能性都没了。”

    听见她这一番话,他眼底有簌光熄灭了过去,只是这一切,她看不到,也不会看到。

    秦桑转过身,向着别墅走去,他站在那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远,远到……再也碰不到的距离。

    或许,这样是再好不过了,毕竟,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垂下眼帘,掩去所有的表情,不想让她知晓。

    这也是他的选择,他选择放开她的手,他选择……不爱不见。

    ……

    秦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门紧紧合上以后,她就到了浴室去,放了满满的一缸热水,整个人都坐了进去。

    那热水再怎么温暖,也始终暖和不了她此刻的心。

    她蜷缩起身子,霍向南的那些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断地回荡耳边,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她是当真觉得自己可笑极了,她是疯了才会爱他,还爱了那么久。

    其实,一切早就该结束了,在他和她离婚的时候,就理应结束了,只是之后那么多的交集,让她始终没有办法释怀。

    然而今天,大概就这样了吧?

    再过两天就好,再两天,她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现在,唯一能支撑她的便是在家里等待着她的豆豆,再过两天,她就能回去了,她就能看见她的孩子了。

    她不需要霍向南,她也不会再傻傻地去爱他,而她的孩子,也不需要一个爸爸。

    她拼了命地重复告诉自己,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的心不再那么痛,她才能……不去想那个男人,和由那个男人带来的种种伤害。

    可是,很多的事情,越是想得美好,越是不尽人意。

    又过了一天,她这一整天都待在自己房里没有下过楼,更没有踏出房门半步,之前放在房间里的食物都已经被她吃光了,她实在饿得难受,只能推开门走下楼。

    明天,她就能离开这里了,想要这一点,她是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与期待。

    由于是夜晚,楼下没有开灯,她唯有摸黑下楼,其实,若不是大晚上的,她根本不会下来,因为,她不想碰见那个人。

    明明不想见,偏生,会可笑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下到一楼,往厨房的方向走去的时候被什么绊倒了差点摔倒,她吓了一大跳,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便过去把灯给打开。

    等到一楼客厅大方光明,她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吓住了。

    一个成年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仔细一看,竟然是霍向南!

    她本不想理会,可余光却注意到了他身上的衣服依稀是那天夜里他穿的衣服,他向来都是一个注重形象的人,然而,他此刻身上的衣服确实皱巴巴的,看上去好像是明明湿的,却好像自然干掉以后的样子。

    她被这样的想法震惊住,她微微蹲下身,这男人的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整个人已然陷入了昏迷,最重要的是,他腰腹的地方微微渗出血色,因为是白色的衬衣,所以很是明显。

    秦桑伸出手,往他额头一探,果真如同她所料,发烧了。

    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不想管,可作为曾经是医生的这种职业病却让她没法置之不理,自我挣扎了许久,她终究还是手越过他胳膊,把他往二楼的方向拖。

    她话了很大的力气,还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把他搬到他的房间去,她动作利索地将他身上所有衣物扒光,用被子盖好,一转身,就听到他似乎在梦呓。

    “秦桑……秦桑……”

    他不住地喊着她的名字,如果不是知道他陷入了昏迷,她当真要以为,这是他在胡闹。

    秦桑杵在床边,垂眸看着他睡得并不安稳的容颜,神色很是复杂。

    她知道她该撒手不管,毕竟他已经把话说得那么绝了,她再对他做些什么,便显得自己可笑。

    她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到这里,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如此一想,她推开门走出去,之后他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