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到时候,你会知道我的答案(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a ,最快更新限时婚约最新章节!

    霍向南将她抱下一楼,她抬起头望过去,发现饭桌上摆放着两碗面以及几样小菜。

    她不由得一怔,男人让她坐到桌前,随后,便到她对面坐下。

    “吃吧!”

    秦桑的面色满是复杂,从她醒过来以后他就已然发现这个海边别墅是连一个人都没有,这两碗面和小菜肯定不会凭空冒出来,也就是说,这面和小菜,都是他亲手下厨的。

    记得两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压根就不会做饭,为此,她还曾经笑过他。

    对面,他已经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她愣愣地看着他,半晌,他没听到动静,疑惑地睨过来。

    “不饿么?”

    她怎么可能会不饿?

    从被带到这个地方开始,她就什么都没有下过肚,此时肚子是饿得慌,反正,上车的那一刻,她的所谓尊严就没了,她也不再矫情,拿起筷子埋头吃着热腾腾的面条。

    见状,男人的嘴角总算是勾起了一抹向上扬起的弧度。

    吃过面,她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刚想要说些什么,没想,他竟然又把她抱上房间,她坐在床上,看着他在房间里进进出出的,之后,手上多了一个急救箱。

    他蹲在她的面前,捧起她的脚在小心翼翼地消毒上药,她垂着眼帘,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一颤一颤的睫毛。

    秦桑咬着下唇,周遭很安静,她的声音不断地回荡在过分静谧的房间中。

    “霍向南,我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了。”

    听见她的话,他的手一顿,而后继续为她上药。

    脚上隐隐约约传来的痛意,无疑不在时刻地提醒着她这一切都不是虚幻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不仅仅是我爸的案子,甚至是在更早之前,你就处处袒护着陆心瑶,即便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心思也从来都没有放在我的身上。”

    她也不指望能够得到他的回应,这一刻,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将自己内心的那一些话全部说出来。

    “我们离婚了,如同你所说的那般,你有你的陆心瑶,我有我的沈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跟你都不应该再有纠缠,就算我有了你的孩子,可是你应该明白,从我爸的那案子之后,我跟你之间所有的可能性都彻底隔断了。”

    “我知道。”

    他的声音很轻,却是重重地敲在她的心里。

    秦桑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五官,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是不自觉地紧攥成了拳头。

    “那么,你告诉我你现在做的这一切,又算什么?什么一个星期,什么作陪,我连一句都听不懂,我只知道,我跟你已经离婚了,就不应该纠缠不清。霍向南,我想要有属于我的生活,你就不能放过我?”

    她在等待着,等待着他的那个答案。

    然而,到底还是让她失望的。

    直到给她的脚上完药,他都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看着他拿着急救箱站起来,她的心也慢慢地沉至了谷底。

    男人转身往门口的地方走去,只是在拉开门之前,他回过头来瞥了她一眼。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如果你愿意在这期间待在这里,那等到一个星期以后,你会知道我的答案。”

    他丢下这话,就径自拉开门走出去了。

    秦桑坐在那,看着那紧紧阖上的门板,始终想不通他那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如果可以,她是想立即离开这个地方的,可是,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难免有些气恼,果真赤着脚跑出去是冲动的,如果那时候她没有这么冲动,最起码,现在也不需要暂时待在这里了。

    她不知道,她究竟是因为他的那句话还是因为自己的双腿受伤了才决定暂且留下来,或者,两者都有吧?

    她倒是想要看看,他所谓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这海边别墅的日子,是无趣的。

    大概是因为怕她逃跑,屋子里是连一点的通讯工具都没有,没有电脑,没有网,冰箱的食物是足够一个星期的量,看来,那个男人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才会如此镇定。

    她的双腿因为受伤,便很少下地,这几天下来,霍向南像是换了一个性子般,天天给她下厨做饭,虽然,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简单的蛋炒饭,但对一直含着金钥匙的他来说,委实是难得了。

    这些天,他和她之间都甚少交谈。

    房间内有不少的书,倒是让她有了打发时间的办法,很多的时候,她都是坐在房间内看书,偶尔抬起头看看落地窗外那波光粼粼的大海,也是悠闲。

    秦桑是很久没有这么悠闲过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后,她变得格外的忙碌。只是几天下来,她也是思念豆豆思念得紧,这算起来,还是自从豆豆出生以后,她第一次这么久没有见他。

    也不知道,她的失踪到底会不会让家里乱了套。

    说是作陪,但这个男人大多数都是不见人影的,几乎一整天下来,两人就只有吃饭和换药的时间才会碰面,压根就不像他所说的那样。

    她是愈发的弄不懂霍向南了。

    第五天,她脚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吃过晚饭以后,她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最起码,在过去的那五天里,他和她的相处模式都是这样的,因此,她也没在意。

    她告诉自己,她不过是在等待自己脚上的伤痊愈,还有他说的那所谓的一个星期以后就会知道的答案,除此以外,她根本是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

    晚上的天,仍旧冷得很。

    只是今晚的夜空似乎繁星密布,秦桑放下手中的书,推开落地窗门走出露台。

    冷冷的海风迎面吹来,她打了一个寒颤,手摩挲着双臂。

    她抬起头看着夜空,这样的天很是纯粹,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其他的灯火,因此,那星光很是耀眼。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看了有多久,半晌后,她觉得有些冷得受不了了,便打算转身回到屋内。

    余光不经意地一瞥,她隐约看见那不远处的沙滩上站着一个人。

    起初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待定睛望去,她的柳眉不禁蹙起。

    怎么都没想到,那竟然会是霍向南。

    那个男人,站在那里做什么?他到底站了有多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