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一十五章 如果当一个死心的理由都无法让我死心呢?(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他不说话,她也不期待他能回答得上。

    她勾动唇角,溢出了一丝的苦笑。

    那是……她藏在心底的一个秘密,一个所有人都知道,唯独霍向南不知道的,秘密。

    就如同当初,所有人都在为陆心瑶的事努力地隐瞒着她,那一个自以为是的公开的秘密。

    “我之所以会当医生,是因为霍向南。”

    那是一段久远的往事,久得她几乎已经记不清详细的事情了,她只记得,当时的她为了让他舒展眉头,她努力地去做他喜欢的模样,努力地去迎合他,努力地……成为一个爱他的人。

    就像她所说的那般,为了爱他,她早就豁出了一切。

    “我跟霍向南,可以说跟沈翎一般都是青梅竹马,只是那个时候,在我身边的是沈翎,而在他身边的是陆心瑶。像所有人认为我和沈翎是一对一样,所有人都将霍向南和陆心瑶看作一对,可没人知道,在这四人关系当中,我爱的人由始至终都是霍向南。”

    年少无知,她总是会追随在那个男人的身后,所以,对于他的喜好,她最清楚不过,她也知道,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霍陆两家有意联谊,他一直都宠溺着陆心瑶,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通通都给她。

    陆心瑶的跋扈有一半的是被霍向南宠出来的,这一点,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了。

    就是因为她看得清,她便将自己的心事全部隐藏,直到那一天,陆心瑶到沈翎的身边去,她才被霍建国邀请进霍家大门。

    她甚至无法想象,如果没有那一遭,那么她和霍向南还会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

    “我曾经在这一段爱里迷失,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他喜欢的那个模样,甚至,快不像自己了。因为,我以为只要我变成那样,他就会看向我,就会让我走进他的心房。”

    纵使,知道在他的心里她到底比不上陆心瑶;纵使,知道他的目光不曾落在她的身上;纵使,他爱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她。

    可她还是在这一段爱情里不顾一切地付出了,只因为,那个人是霍向南。

    秦桑抬起头,看着他,嘴角的笑是那样的苦涩。

    “我从有记忆以来就爱着他,没有停止过,那种爱如同呼吸一样成为了一种改不掉的习惯。简珩,你教教你,你教教我该怎么去做才能不去爱?才能让他成为一个对我来说无关痛痒的人?”

    他攥起拳头,声音沙哑。

    “秦桑……”

    “我知道的,我需要的,只是一个死心的理由,可是如果当一个死心的理由都无法让我死心呢?那是不是就只有绝望?对这段爱情绝望?对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绝望?”

    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回答她,他没有像她那样爱过,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放掉一段用了半辈子去爱的爱情。

    她垂下眼帘,别人都说,孩子是无辜的,但若是恨着那个人,那么那个人的孩子是肯定留不得的,谁愿意给自己恨着的人生孩子?

    说到底,这么久以来她不过是在逃避罢了。

    她推开车门下车,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门边了,可他的视线却始终都无法收回。

    简珩看着那个方向,手背上青筋毕露。

    他似乎……也在这一段关系中迷路了。

    他已经分不清,他如今想要的,跟当初想要的有什么不同了。

    他只知道,当他看见她那样痛苦的时候,他恨不得自己能够帮她抹去那痛苦,让她能重新展露笑容。

    良久以后,他才收回目光,随后,启动车子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

    医院。

    霍向南慢慢地苏醒过来,他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一时有些糊涂,还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在哪里。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鼻翼内尽是消毒水味,他刚想用手肘支撑起身子,耳边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少爷,你终于醒了!”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管家的脸就这么明晃晃地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他蹙起了眉头,环视了一周,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身处在医院的病房中。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话普一说出口,就想起了昏迷前的一幕幕。

    管家见状,连忙回话。

    “少爷,你出车祸了,而且你还发着高烧,已经昏迷两天了!”

    他已经昏迷两天了?

    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的身体向来都是很好的,别说什么发烧了,就连感冒都是极少的。偏偏,在遭遇车祸之前他却发烧了,所以,那一天他才会觉得那么不舒服么?

    管家看到他醒过来,是彻底放下心了,不由得开始唠叨了起来。

    “我那天就觉得少爷你的脸色不太好,可你不听劝非要出门,你不知道,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是吓坏了……”

    霍向南抬起手,揉了揉发疼的额头。

    管家的年纪越大,便越是爱说个没完没了的。

    “够了。”

    他刚斥了一声,病房的门就被人由外往内地推开,随即,一把男声也传了过来。

    “你就别怪管家啰嗦了,管家那是担心你,你应该感谢人家才是。”

    霍向南抬起头,当目光接触到那进门来的人时,眉头一蹙。

    “你怎么到这来了?”

    平日里,两人若是见面,都是特地约地方的,很少会在医院这样人来人往的诚碰面,毕竟,有一些事还是得避讳的。

    樊轻舟的唇角勾起了一笑,漫不经心地走到床边。

    “作为目击者,我是来探望一下你的,当然,也存在着私心。”

    他有些不解,“目击者?”

    “你出车祸那会,我刚好在现场,你被送来医院,我也曾经守在医院。”

    他顿了顿,斜睨了他一眼。

    “除了我以外,秦桑也在。”

    霍向南沉默了半晌,才慢吞吞地开口。

    “你别开玩笑了,”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樊轻舟拉过椅子坐下,病房内也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他也不需要隐瞒些什么。

    “你撞车以后,整个人便晕过去了,我们几人合力将你从车厢内拉出来,当时你的心跳很微弱,秦桑还给你做了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之后,她跟着急救车来到医院,直到你手术结束医生从抢救室出来说你没事了,我才离开。而我离开前,她还守着,至于后来她有没有彻夜守在你的身边,那就得问管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