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的身影,与秦振时的重叠在一起(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秦桑坐在副驾驶座上,仔细地听着樊轻舟的那些话,临了,她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一点的。”

    樊轻舟说的无非就是他之前接触那个久泰的人的一些事,此时听见她的话以后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不多时,车子便到达了餐厅门口。

    这是一家中餐厅,记得旧时秦振时还在,父亲也会经常跟她到这里来吃饭,只是自从秦振时过世以后,她就很少来这个地方了。

    她杵在那,樊轻舟疑惑地瞥了她一眼,她这才回过神来抬步跟了过去。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个人,年纪跟秦振时是差不多的,光是看眼神的话就知道他精明得很,谈吐很得体,一番交谈下来,倒是她败下了阵。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的。

    秦桑不禁有些气馁。

    久泰的老板叫许雷,据樊轻舟所说,他也是单亲家庭,不过家里的是个儿子,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跟秦振时旧时关系还是算是挺不错的。

    一顿饭过后,便是打算散场,她本来是不抱希望的了,没想,当三人走到餐厅外头,许雷临上车之前望过来,嘴边带着笑意。

    “秦小姐倒是跟你父亲有几分相似,这样吧,合作案的事先保留,我给你们时间证明你们的实力,要是现在的西岭跟以前的西岭只有进步没有退步,那么,我会跟你们续约。”

    听见这样的话,秦桑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旁边,樊轻舟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喜色。

    “谢谢你给我们这个机会。”

    许雷给了一个期限,他的司机来了,随后便驱车离开了,由于饭席间她喝了点酒,樊轻舟打算先送她回家。

    秦桑没有拒绝。

    回家的路上,她的手放在大腿上扭成了麻花状,直到现在,她都感觉自己如同在梦中一般。她转过头,望向驾驶座上的他。

    “我没有听错吧?他真的愿意给我们机会?”

    樊轻舟“嗯”了一声,“虽然是有期限的,但是他给的这时间足够我们向他证明了,接下来,我们只管做好自己的事,他就能看到成绩,认同西岭。”

    车窗外的风景飞逝而过,她看见那路灯,不由得出了神。

    前面正是个十字路口,此时红灯,他便理所当然停下来等待转灯,就在这个时候,右边开出一台黑色的车子,她乍看之下觉得有些熟悉,然而,还未看清,她就眼睁睁看到那台车子跟对面的一台开着远光灯的车子迎面相撞,“砰”的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她是吓了一大跳,本来带着几分醉意瞬间是清醒了不少。

    秦桑连忙直起身往前看,就连旁边的樊轻舟也蹙起了眉头,当她看清那台被撞得有些扭曲的pagani时,脸色丕变。

    “霍向南!”

    她没有发现,她普一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旁边的樊轻舟面容也顷刻有了变化。

    她手忙脚乱地将车门打开,快步地跑了过去,方才还隔着一定的距离,导使有些看不清,如今近了些,才看到确凿的情况。

    由于是面对面的相撞,pagani的车头是大部分凹了进去,最严重的还是驾驶座的位置,那扇车门光是用肉眼看就能看出破碎程度了。

    恰巧,霍向南坐在驾驶座里头!

    她奔过去,快速地来到了驾驶座的地方,从外头往里面看,他已经昏迷了过去,脸上被大部分的血给沾染了,看上去是触目惊心得很。

    在哪一瞬间,她的心脏几乎要停止,没有任何的思考就想使劲把车门打开,试图将他给拖出来。

    空气中隐隐约约飘荡着汽油的味道,她知道,这一刻是争分夺秒的,容不得半点的迟疑。

    “霍向南!你快醒醒!你不要睡!你不能睡!”

    她拼了命地呼喊,可他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已经没了气息一般,动也不动。

    她当真使了很大的力道,然而,车门已经完全凹进去了,怎么都拉不开。

    就在这个时候,身侧伸出了一双手。

    她下意识地望过去,樊轻舟严肃的面容随即印入了眼帘。

    “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使劲。”

    秦桑咬牙,因为还不到深夜,周遭仍然有不少的路人,有人见到出车祸了,也赶紧过来帮忙。因此,没一会儿,人就被带出了车厢。

    相撞的车里头的人也全部被救了出来,秦桑刚跪下来,樊轻舟突然朝她扑过来。

    “小心!”

    他这两个字才一出口,后头就传来了爆炸声,他把她护在身后,待过后才稍稍放开她。

    她立即回过头去看,心是凉了个彻底。

    那两台相撞的车由于泄露了汽油,此刻是发生了爆炸,还好,他们把人给救出来了,不然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如果,方才霍向南一直被困在车里……

    只要想到这一点,她的双手就禁不住发起抖来。

    樊轻舟瞥了她一眼,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镇定下来,你是医生,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是吗?”

    她不知所措地抬起头来。

    “可是我……我……”

    早在秦振时车祸的那时,她就觉得自己再也拿不起手术刀了,现在的她,怎么配是一个医生?

    他对上她的眼,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楚。

    “在这里,你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有经验,还是说,你要袖手旁观?你要看类似的事再发生一次吗?”

    她不由得联想起了秦振时,她哆嗦着双唇,看着躺在面前的霍向南,这个男人,是她的最爱,如今,却满脸是血地躺着,他紧闭着双目,彷如已经没了呼吸。

    他的身影,恍惚之间竟与秦振时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困难,她用另一只手按住发抖的手,强迫自己低下头开始检查。

    霍向南的呼吸已经很微弱,甚至,他全身发烫,整个人全然陷入了昏迷中,这样的情况,很糟糕。

    她咬着下唇,努力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她告诉自己,樊轻舟说得没错,在现场的这些人,就她曾经是医生,她有经验,所以,她必须行,也必须去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