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一十一章突如其来的车祸(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年初十,家里的佣人都回来继续上班了。

    秦桑将孩子哄睡,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月嫂。

    “你在家照顾一下豆豆,公司有些事我要过去处理,估计会晚一点才能回来。”

    月嫂应了声。

    “秦小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孩子的,有什么紧急的事会给你打电话。”

    她又交代了好些事,这才换了身衣服出门。

    新年过去了,自然而然的,不仅仅秦宅,就连公司那边也要继续运营。由于是上班高峰,路上的车难免有些多,她开了起码大半个钟头才终于到达西岭制药。

    将车子停好,她余光一瞥,就瞥见那站在电梯前等待的樊轻舟,樊轻舟也看到了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两人走进电梯,樊轻舟是事先知道她今天会到公司来的,所以然,他便开口了。

    “早上的时候有例会,你也参加吧?今天是年后的第一天,有一些关于上一年的总结以及今年一整年的计划,我觉得你可以听一听。”

    她沉思了一下,便答了句“好”。

    说是例会,其实也不过是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秦桑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不得不说,自从樊轻舟接手以后,公司的运营是好了许多,有时候她也在想,留他在西岭也算是屈才了,毕竟像他这么出息的管理层人员,应该到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公司。

    例会中有提到久泰公司,这公司让她颇为熟悉,仔细一想,似乎是以前秦振时还在时曾经合作过的,但是今年双方的合作合同到期了,久泰那边似乎没有打算跟西岭续约。

    结束以后,樊轻舟跟她单独待在办公室里,这会也没有外人,他便直接直截了当地开口了。

    “久泰那边不打算续约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对方觉得你还年轻,管理不够你父亲到位,所以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合作。”

    听见这话,她不由得缄默了下来。

    这样的问题,以前开始她就曾经想过,毕竟她的年纪摆在这,任是谁看了,都觉得资历太浅,也难怪别人会对现在的西岭没有信心的。

    “你们是今晚碰面吗?能让我跟着一块去不?”

    樊轻舟蹙了蹙眉头,不难知晓她在想些什么。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我曾经接触过,那个人不好对付,估计会给你下绊子。”

    “没关系,总比我躲着不见要好吧?我既然要继承我爸的制药公司,那么,就理应承担这一些的。”

    闻言,樊轻舟也不好说什么。

    由于约的是晚上,时间还充裕得很,她便留了下来,打算晚一点的时候跟他一块过去。

    ……

    东湖御景。

    霍向南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来,抬眸望向窗外时,才发现已经将近中午了。

    若不是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不断地响着,估摸他还醒不过来吧?

    他的手摸向手机,瞥了一眼屏幕以后按下了接听键。

    也不知道电话那一头说了些什么,他抿着唇“嗯”了一声,吩咐了几句,随后才将电话给挂断了。

    他下床,揉了揉发疼的额头,平日里他是很早就会醒过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身体不是很舒服。

    探了探额头,似乎是发烧了。

    他也没多在意,最近休息少,忽冷忽热是常有的事,他走进浴室洗漱,再到衣帽间去换了身衣服。

    下到一楼的时候,冷不防,唐玉的身影从旁边冒了出来。

    他蹙起眉,唐玉也没有发现他面靥上的不悦,嘴角微勾。

    “霍大哥,你醒了?你今天起得好晚!不过,我给你做了午饭,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所以特地去问了问伯父,然后给你做了一桌你喜欢吃的菜……”

    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男人听得是头疼极了。

    他朝她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

    “你自己去吃,别烦我。”

    她想要去挽住他的胳膊,没想,还未触碰到他就避开了,她的手僵在了半空,难免有些尴尬。

    管家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是自小就陪在他身边的,仅仅看了一眼就有些诧异。

    “少爷,你是哪里不舒服吗?你今天的脸色很差啊!”

    听见他的话,唐玉也露出了一副惊讶的模样。

    “霍大哥,你生病了吗?”

    霍向南直接将她无视,看着旁边的管家。

    “我没事,我现在要出门。”

    “可是,”管家面露担忧,“少爷,你的身体……要不,我让司机过来吧?”

    “我说了我没事。”

    他丢下这话,就大步地往门口的地方走出,徒留下唐玉一个人杵在那,脸色乍青乍白的。

    霍向南开着车去了一趟医院,他知道自己身体不适,但他压根就没当一回事,对他来说,现在没有什么时间可以让他耽搁的了,就算他能等,昊昊不能等。

    待他做好了一切,他便过去昊昊那边看了眼,保姆这段期间一直都在医院照顾着,见昊昊的情况没有恶化,他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当他再次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从中午开始忙碌到现在,他是连一粒米都没进过肚,可他也不觉得饿,或许,当昊昊出事开始,他就忘记了饥饿,只一心忙碌各种事情上。

    他打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然而,他也没有急着要离开。

    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凑到嘴边狠抽了一口,白色的烟圈瞬间氤氲住眼前的视线,他眯起眼看着不知名的前方,思绪繁芜。

    他不知道,倘若秦桑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她到底会是怎样。

    无论如何,那样的事已经成了事实,她便只能祈祷那个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烟燃到了尽头,他把烟头丢掉,启动车子滑出医院前的减速带。

    他今天本来从中午开始就不太舒服,此刻是感觉头越来越晕,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才不过一个晃神,对面照过来的远光灯让他下意识地闭上双眼,下一秒,耳边传来了巨响,身子如同抛物线地撞击……

    接下来,他已经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