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零八章 送你进地狱的人,曾带你进过天堂(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两人在玩具区呆了一会儿,人多的地方难免空气不太流通,之后,她便抱着孩子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毕竟是新年,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是人满为患。

    好不容易找到可以落座的地方,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或许是因为难得出来的缘故,豆豆显得特别精神,瞪着大大的眼睛跟简珩在嬉戏。

    这种悠闲,感觉已经是久违了,她拿起桌子上的柚子茶喝了一口,眼眸微弯。

    简珩逗弄了一会儿以后抬起头看着她。

    “你等会要去哪吗?”

    她想了下,“也没什么地方要去的,只是想着今天是新年,就带着豆豆出来凑个热闹,不想让他跟我闷在家里。”

    “那一起去吃个饭再回去吧?”

    秦桑倒是没有拒绝。

    由于是新年,到处都是人,想玩也根本玩不好,还好他提前订了餐厅才不至于像下午那般狼狈。

    两人在餐厅吃了饭后聊了会天,他便将她送回秦宅,本来想送她进屋,没想,医院却打来了电话让他回去。

    他一脸抱歉地看着她,她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反正已经到门口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她都这样说了,他自然也就不好说些什么了。

    秦桑等到他的车子渐渐驶远以后才转身进屋,豆豆在外面玩了一天已经是累极了,趴在她的身上睡得很沉。

    豆豆现在还小,她尚能抱动,等到他再大一些,估计她就抱不动了。

    秦宅的佣人都放假了,她在玄关摸黑换了鞋,就将电灯给打开,随后,抬步往里头走了进去。

    当目光接触到那坐在沙发上的人影时,她是吓了一大跳。

    还在想凭空冒出来的人究竟是谁,当她定睛一看,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那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赫然就是霍向南,明明,她出门前是确定自己锁了门的,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跑进屋来。

    她抱着孩子站在那,他慢慢地扭过头来,也不晓得到底坐在这多久了,那张脸上尽是泰然自若。

    “你跟简珩出去了?”

    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敢情他是看到简珩送她回来的一幕了?

    秦桑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些,她不能说跟简珩是偶遇,毕竟她是确实接到了简珩的电话约了碰面的地点。可是,她不觉得自己需要一一对他禀报,因为他和她已经离婚了,她要跟谁来往都与他无关。

    “这里是我的家,请你离开!”

    她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就径自上了楼,全然将他视若无睹。

    她本来以为,自己这样的举动会让他自觉没趣然后离开,偏偏,她低估了他。

    秦桑上楼后将豆豆放在小床上,由于家里就她一个人,最近这段日子豆豆都是跟她睡在一起的,她深怕夜里会碰到他,便把他睡的小床也搬了过来,如此一来,他惊醒了自己也方便照顾他。

    她小心翼翼地给豆豆掖好被子,刚直起身想要换身衣服,却看见这个男人站在门边,目光灼灼地瞅着她。

    “你怎么还没走?”

    他沉默了一下。

    “你很希望我走?”

    “你这是私闯民宅!”

    她愤愤不平地看着他,恨不得他能够立刻离开这个地方,然而,他却缓步地朝她走来,一步一步地将她逼到了墙角。

    秦桑拿出了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你再不走,我就报警……”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便长手一挥,她的手机应声坠地,被砸了个粉碎。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气得胸口不断起伏。

    “霍向南!你做什么!”

    他没有说话,直接伸出手将她拥进了自己的怀里,他把她抱得很紧,紧得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她不断地挣扎反抗,但是,不管她怎么捶打,他都好像没有知觉一般。

    这样的他,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清他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却一时半刻又说不出来。

    她刚想要说话,他便将她带到床边,两人随即跌落在柔软的床铺上。她以为他要对她做些什么,没想等了许久,他却仍然保持着那个抱着她的动作没有改变过。

    她的眼底溢出了疑惑,从一开始,他不知道究竟如何进到这房子,她甚至不知道他到这里来的原因是什么,现在,他却又什么都不说,抱着她躺在这。她发现,自己是愈发没有办法看清他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愿意这样被他抱着。

    “霍向南!你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叫人了!”

    半晌以后,男人低沉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腔。

    “别动,让我抱着你睡一会,我已经好久没有闭过眼了。”

    他声音中的疲惫不难听出,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到底还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秦桑以为,他只是抱着她一会儿,等下就会松开了,可是,良久以后,他都没有动静,她试图推了推,才发现他竟然直接睡过去了。

    他睡得很沉,不管她怎么叫唤,他都没有一点的反应。

    她挣扎了许久,才稍微退开一些些,面前这呈放大状的脸,让她难免有些恍惚,她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看着他了。

    记忆中,他从来不会像这样沉睡,他向来浅眠,一点点的小动静就能把他惊醒。

    她甚至,还能看到那浅淡淡的黑眼圈。

    秦桑咬着下唇,这样安静的氛围,他和她久违的躺在同一张床上,似乎,在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以后,他和她就没有这样和平相处过,每一次碰面,都是剑拔弩张的,哪一次像现在这样过?

    她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

    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她曾经用自己的上半身来眷恋,就连她都忘记了自己到底爱了有多久,只记得,已经好久好久了,久到她一度以为,那就是一辈子。

    在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莫过于送你进地狱的人,曾带你进过天堂。

    她的快乐,她的悲伤,她的绝望,通通都是他给予的。

    倘若问她,后不后悔跟他有过的那一段,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或许,有了深爱,才有了痛恨,一切,不过如此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