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零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pagani在街道上驰骋。

    男人的手放在方向盘上,他望着正前方,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霍建国的那些话不断地回荡在耳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知道他不可能因为他的一两句话就简单妥协,按照他的性子,肯定会想尽办法让他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只是,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必须处处忍受的人了。

    半个钟头以后,pagani停在了东湖御景门口。

    他停好车子,抬步往里头走了进去,才刚踏进客厅,就看见保姆一脸急色地朝他跑了过来。

    “先生!您可回来了,我正想要给您打电话呢!”

    见她这样,他的眉头慢慢蹙起。

    “怎么了?”

    保姆是第一次这么慌张,她指着楼上,连忙开口。

    “小少爷发起了高烧,我给他测了下,已经有三十八度多了,您在外面,我就想着先给小少爷退烧,可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小少爷的情况一直不见好,还越来越严重……”

    听见她的话,霍向南立即抬步向二楼走去,他推开房门,仅仅一眼就看见昊昊躺在那婴儿床里,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他的脸蛋红红的,小脸几乎皱成了一团,男人忙不迭伸手将孩子抱了起来,直到触碰孩子,才发现他身上的温度是极高,几乎到了烫手的地步。

    保姆急忙追随了上来,把还没说完的后半句话说出口。

    “我……我刚给给小少爷重新测了遍,发现已经接近四十度了……”

    她的每一个字听在耳里都尤为的惊心,霍向南再也顾不得什么,抱着孩子就快速下楼去。

    最快能够到达的医院,也就只有一家了,他也没有多想,开的车速几近狂飙,用很短的时间便到达了医院门口。

    他抱着孩子就进了急诊,面靥上的淡定是荡然无存。

    “医生呢?医生在哪?”

    他喊了几声,有医生护士过来,昊昊已经喊不醒了,似乎陷入了昏迷,经过测量,才发现体温到了四十度。

    昊昊才一个多月,这么小的年纪这样高的体温,无疑是很危险的。

    没有过多迟疑,昊昊就被送到了婴幼儿专科的楼层,因为孩子的年龄实在太小,医生是不建议打针的,只能采取别的办法。

    抢救室门外,那盏红灯刺眼得很,他站在那一动不动,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攥成了拳头。

    这一刻,唯有他自己才懂得这种心情。

    保姆在他的几步以外,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四十度,那是一个极易引起肺炎的度数,连大人都没有办法忍受了,更何况还是昊昊这样小的一个孩子?

    如果,如果她早些发现不对劲而送来医院,会不会现在也不至于这么严重?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如果。

    昊昊在抢救室里被抢救了多长时间,他就站在那一动不动多长时间,外头的夜已深,走廊上微弱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抢救室门外的那盏红灯终于熄灭了。

    几乎是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他就走了过去,医生从里头走了出来,他便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医生,孩子怎么样了?”

    医生的眉头紧皱,叹了一口气以后摇了摇头。

    “孩子的情况不太好,毕竟孩子很小,我们也不敢用药,只能等他慢慢温度降下来,接下来的这二十四小时我们会有人寸步不离地守在旁边给他采取物理的方式降温,倘若过了这二十四小时,他的温度降下来了,恢复正常温度了,那么,就没事了。”

    倘若没降呢?

    霍向南不敢问,因为那样的一个假设,他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医生看了他一眼。

    “还有一件事,我们发现孩子的身体似乎有些问题,我们需要去给他做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关于这一点,你们家长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医生说完这番话以后就走开了,他杵在那,久久没有动弹。

    那些话不住地回荡在他的耳边,男人的脸色隐隐有些苍白,不晓得为什么,他的心里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在逐渐蔓延开来。

    只希望,不会是他想的那样。

    ……

    接下来的时间,果然就如同医生所说的那样,昊昊被送到了婴幼儿观察房,房间里面有护士在旁守着,医生也不时出入看看孩子的情况,丝毫没敢马虎。

    保姆回去东湖御景收拾衣物了,昊昊这一病,肯定不能立马出院的,看样子,似乎还得留在医院一段时间。

    霍向南也没有离开。

    婴幼儿观察房外有一扇偌大的玻璃窗,可以让家属透过玻璃窗看到里头的情况。他就站在那,看着那床上昊昊瘦小的身躯躺在那,就算距离有些远,他也能看见昊昊那张满布汗水的小脸,甚至,还堆满了痛苦。

    昊昊还那么小,四十度的高烧,连大人都受不了,他那么小,该怎么去承受?

    他宁愿是他在替他承受着,如今这么看着他在受着苦,他的心也仿佛被一下一下地狠狠抽痛着。

    这种痛,根本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依然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从到医院开始,就没有松开过。

    他阖了阖眼,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从心底滋生,在一瞬间便蔓延至了四肢百骸,冷,冷彻心扉。

    在这等候的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从黑夜到白天,原来,竟是这么漫长。

    霍向南不知道自己究竟站了有多久,几个钟头?十几个钟头?还是二十几个钟头?他已经完全没有念想了。

    他现在唯一想着的,就是希望好好能够平安无事。

    偏偏,这个世界是残酷的。

    二十四个小时过去了,昊昊的烧总算是退了,只是,却还有另一件事让他觉得更加无法接受。

    当医生说出那件事的时候,那么的刹那,他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

    他的脸色煞白,直直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医生。

    “你刚刚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