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零一章 孩子,终于回到她的身边(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霍向南从浴室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她背对着他站在那,在她的面前,是偌大的透明玻璃,她背光而站,那霓虹打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影子拉得老长。

    他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答应他这荒谬的要求,他只是有些恍惚,他已经忘了到底有多久没有跟她这样平静地相处过。

    似乎,很多的事情以后,他和她就已经逐渐走远了,远得……触手不及的地步。

    他缓步地走了过去,从后方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他能够明显感觉得到在那一瞬间她的身子僵持,只是,那僵持过后,她也没有反抗,反倒是任由他这么抱着。

    他的下巴抵着她的额头,从这个角度,他似乎能够看见她看到的那些风景。

    “秦桑……”

    他低声地唤着她的名,她却好像惊鸷般地将他推开,低着头也不敢去看他。

    “还是赶紧把事情解决一下吧!”

    仅仅这么一句话,就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淋了下来,浇了个透心凉。

    男人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这个女人,永远都知道该怎么把他扯回现实当中。

    他也不再说话,直接就将她整个人都打横抱了起来,她有些抗拒,没有去圈住他的脖子,反倒是搂住了自己的肩膀。

    他把她放在床上,随后便压了上去,秦桑微微仰起头,看着身上的这个男人,总感觉在这一分一秒,很多的回忆都泉涌而至。

    明明,她是不愿意去想起的。

    如果是以前,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终有一天会跟他走到这样的地步。

    男人的动作,没有半点的温柔。

    他直接就........她咬着牙,她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痛,她分不清这究竟是心痛比较多,还是身上的痛比较多。

    她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焦距开始模糊,那种痛,彷如渗进骨髓异样,反反复复,痛到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他不再像以前对她那般温柔,他也不可能再像那样对她温柔,现在,在他身边的女人,是陆心瑶,而不是她。

    秦桑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烫,她唯有紧紧闭上双眸,才能制止那眼泪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哭,是因为在这一刻过去的记忆泉涌,还是因为其他,她已经分不清了。

    心口的地方,连带着身体的那种痛,让她快要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依稀间,她似乎还能在耳边听见那从久远的记忆中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犹如能将她的心撕成一地的碎片。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如同煎熬的过程到底持续了多长的时间。

    身上的这个男人,一遍又一遍地折磨着她,丝毫不肯放过她,那喘息声在耳边不断地回荡,那渲染的眸光浓郁得如同幽潭一般。

    到了最后,她几乎是昏眩了过去。

    第二天的早晨,霍向南又要了她几遍,才算是终于放过她。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将近中午的时间,她艰难地用手肘支撑起身子,裸露在外头的肌肤到处布满了痕迹,就连动一动,都觉得仿佛被什么重物给辗过似的。

    旁边的位置已经空荡荡的一片,浴室的方向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水声,她坐在床上,蜷缩起身子环住腿,把脸埋在了双膝间。

    她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甚至能够感到心底有什么正在逐渐消褪。

    不一会儿,那水声止住,浴室的门打开,男人从里头走了出来。

    见她醒了,他也没有多意见,捡起旁边的衣服开始一件一件地穿了起来。

    “去洗漱。”

    她没有去看他,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等到那门阖上,她靠着门板的身子才慢慢滑落,随后,整个人都软瘫在了地上。

    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从里头出来,当她出来的时候,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打着电话,床铺仍然是那样的凌乱,一幕幕地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

    她站在那里等待着,不久后,他把电话给挂断了,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见状,她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pagani驶出酒店的停车场,向着某一个方向而去。

    秦桑侧着头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狭仄的车厢内很是安静,只有那引擎的声音在不断地回响着。

    突然,她喊了一声。

    “停车。”

    男人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她解开安全带,扭过头来望了他一眼。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说完,她就径自推开门下了车。

    霍向南等了一会,才终于见到她回来。

    她的手上拿着一盒药和一瓶水,他瞥了一眼,就能清楚地看见那盒药上豆大的两个字。

    毓婷。

    男人的薄唇魏抿,就连握着方向盘的手都不自觉地攥紧,他虽然知道她会这么做,但是,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迫不及待。

    似乎,她这是在告诉他,就算昨天晚上他跟她躺在一张床上了,可并不代表她想怀上他的孩子。

    而她现在,不过是将那可能性拧灭得一干二净罢了。

    秦桑把药打开取出,喝了几口水将药灌进了喉,只是,那苦涩却久久在口腔里无法挥去,纵使她把一整瓶水都喝光了,仍然是没有半点的用处。

    男人收回目光,继续开车。

    大概半个钟头以后,pagani就停在了东湖御景的门口。

    秦桑率先打开门下车,大步地朝着门口而去,这一次,没有人阻拦她,她直接就进到了里头。

    偌大的客厅内,保姆带着两个孩子在玩耍,她突然闯进来的时候,保姆还有些诧异,见到她冲过来把其中一个孩子抱住,她刚想出声阻止,旁边,管家制止住她,对着她摇了摇头。

    霍向南是最后才走进来的,他站在客厅的门口,清楚地看见她脸上的激动,他张了张嘴,到底,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秦桑抱着豆豆的手在不住地发抖。

    她合上眼,鼻腔内尽是熟悉的奶香味,这一刻,她是激动的,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可对她来说,彷如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么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