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章 她把她仅剩的尊严也丢弃了(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秦桑僵在那里,始终迈不出这一步,因为她深知,若是自己迈出去了,跟方才那纨绔公子身侧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当真,是一点区别都没有了。

    男人顿在那,回过头来瞥了她一眼。

    “不出来么?考虑清楚了?”

    她张了张嘴,一些话就憋在了嘴边始终没有办法说出来,其实,她已经走到这里了,再矜持些什么就显得多余了,明明,在跨出包房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下定决定了,不是吗?

    不过是陪他一晚罢了,这种事情她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她只是觉得可笑,他和她已经离婚了,甚至两看相厌了,偏生,却要发生这种事情。

    终究,她还是走了出去,霍向南见状,继续往前走。

    在房间门口,他拿出房卡开门,她看着面前的这扇门,她知道,这是最后的了,如果她进去了,当真是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她又想到了豆豆,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她怀胎几月,才好不容易生下来。

    她阖了阖眼,尾随他走了进去,房门在身后彻底合上,将她最后的一点退路给彻底隔绝了。

    房间内,只开了几盏壁灯,难免有些昏暗。

    秦桑却第一次觉得,这样的昏暗起码能让她感觉好受一点,最起码,不用让她如此清楚地看见他。

    男人在身后靠着门,那望着她的眸光如同外头的夜一般浓重。

    “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带来酒店而不是到东湖御景么?因为,你不配走进那个地方。”

    他的话,如同打了她的脸似的让她火辣辣的痛,她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攥成了拳头。

    没错,当她为了孩子答应他的要求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把自己的尊严给丢弃了。

    他走到不远处的单人沙发坐下,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凑到嘴边狠抽了一口。

    白色的烟圈瞬间氤氲住眼前的视线,他眯着眼看着她杵在那一动不动,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还愣在那做什么?去把自己洗干净。”

    她长长的睫毛一颤,到底,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走进了浴室。

    没多久,浴室就传来了水声。

    霍向南是觉得烦躁极了,而这种烦躁的原因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他望着浴室的方向,就连手上的烟燃到尽头灼伤了手,也没有察觉。

    这是秦桑第一次这么温顺听话。

    如果换着是以前,她根本就不可能答应这种荒唐的事,偏偏,她今天却答应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这个孩子,对她就这么重要么?重要到,她连自己的尊严都可以抛弃不要?

    霍向南是真的说不出此刻的心情,他将烟拧灭在烟灰缸里,又从烟盒里重新拿出了一根点燃。

    也不知道究竟过去多长时间,浴室的门被打开,随即,秦桑只围了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

    她走出来以后,直接就走到床边坐下,低着头也不说话,他知道,她这是在等待,等待这一晚快些过去,最好,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能过去,如此一来,便算是如了她的愿。

    可是,他却不想让她那么好过。

    他起身走进浴室去洗澡,等到他进去许久,她才松开那一直紧攥着没松开的手,看着掌心内深深的弯月形痕迹发起呆来。

    手机在这个时候突兀地响起,她起身走到旁边,从包里掏出手机,那闪烁不定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串熟悉的号码。

    是简珩打来的。

    她不打算接,便直接按掉,可是简珩似乎不死心,她按掉以后他就继续打,好像非要她接起为止。

    这样的动静难免会让浴室里的人发现,对于今天的事,她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然也包括简珩,她不知道若是这件事让别人知道了,那么,他们会怎么看待她。

    所以,她干脆就按下了接听键,打算速战速决。

    “我现在在外面有点事,晚一些回去。”

    电话那一头的简珩沉默了一下。

    “你有什么事?什么时候能解决?你在哪?我过去接你吧!”

    “别!”

    她几乎不假思索就拒绝了,抬步走到了那落地窗前。

    那偌大的落地窗几乎将半个俞城的街景尽数印入眼帘,这房间是位于酒店的最高层的,从这个角度往下看,彷如俯瞰一般。

    她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地方,底下的人是不是会看到她,如果可以看到她,见到她会怎么想?

    大概,会觉得她很肮脏吧?一个女人身上只披着浴巾,但凡聪明一些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过去,她是对这种人最不屑了,可如今,她却成了这样她曾经最不屑的人。

    当真是可笑。

    “我不知道事情什么时候解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所以,你别等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简珩又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有些低沉。

    “秦桑,你是不是跟霍向南在一起?他是不是要求你必须做些什么?”

    他的话,几乎是一针见血,如果是平时,她会为他的聪明感到高兴,只有今天,她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她抬起头,看着远方的霓虹,一闪一闪的,隐约有些恍惚。

    “没有,我没有跟他在一起,他也没有强迫我什么。”

    一切,都是她自愿的,为了孩子,自愿的。

    对于简珩,秦桑是选择了隐瞒,她的身边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了,她不想在以后,简珩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真的吗?”

    她握紧了手机,嘴角勉强扯起了一笑。

    “当然是真的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电话的那一头,简珩没再说话,似乎,是在怀疑她话中的真实性。

    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止了,她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就怕那个男人出来知道她在跟简珩通电话,又要多加些什么条件。

    她现在,除了自己的身子,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拿出来跟他交换的了。

    “好了,我要忙了,你别担心我,当我忙完了我会回去的,就这样吧,我先挂了。”

    “秦桑……”

    她无视电话那头简珩的呼唤,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随后,她将手机放回原处,走到落地窗前继续看着那远方的霓虹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