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九十六章 她是一个人,她没有精神病(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东湖御景。

    男人坐在沙发前,神情专注地看着那在地毯上玩耍的两个孩子,旁边,负责照顾的保姆有些无措,今天早上先生出门前还是独自一人的,不知道为什么,回来时就变成了两个人,而且,还是一个跟小少爷年纪相仿的小男婴。

    这两个孩子还小,尚不知道对方是谁,只张着嘴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保姆是松了一口气,若是这两个孩子年纪大一些,估计会闹得很凶。

    玩具丢满了一地,这些玩具,都是他买的,昊昊到他家以后,他就特别疼他,但凡男孩子可能会喜欢的,他都买回来了,即便,昊昊这样的年纪根本分不清什么喜欢跟不喜欢。

    他垂下眼帘,看着那两个孩子,薄唇直接抿成了一条直线。

    保姆自然不好问另外的孩子到底哪来的,对她来说,她的责任就是照顾好两个孩子,该有的分寸还是会懂的。

    只是,多年来守在身边的管家却是怎么都忍不住。

    他是亲眼看着自家少爷把孩子抱回来的,刚起来的时候还有疑惑,但是联想起之前秦桑曾经到东湖御景来求见霍向南,似乎是为了什么事,他不能明白这两者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因果。

    “少爷,这个孩子,是秦小姐的孩子吧?”

    他能想到的,唯有这样了,如此一来,秦桑之前到东湖御景来的原因也能得到很好的解释。

    “秦小姐前不久才来找您,好像是在找什么,看上去很是着急。”

    闻言,男人抬眸懒懒地扫了他一眼。

    “所以呢?”

    “少爷,虽然,这个孩子也是您的孩子,但是秦小姐她找得很着急,再怎么说,您也应该跟她打声招呼……”

    管家知道,有一些事是他不该管的,可这么多年了,他是从小就看着霍向南长大的,有一些事,他自是不愿意看见他做错。

    “您和秦小姐因为陆小姐的事已经有了芥蒂,后来还发生了沈先生的事和秦老先生的事,这以后你们该怎么办啊……”

    他想了想,便忍不住提议。

    “少爷,不如您就将那件事跟秦小姐说了吧……”

    管家的话还没说完,霍向南一个利眸,他就立即噤了声。

    见他不再言语,男人才终于收回目光,继续看着那在地毯上自顾自玩耍的两抹小小的身影。

    他不由得在想,倘若他和秦桑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么,现在在这里是不是就还会有她的身影?

    是他多想了。

    佣人从门口走进来,面带难色。

    “少爷,老爷从老宅过来了,说是想见你一面。”

    这才多长时间,霍建国就迫不及待想要过来了?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我不是交代过,老宅过来的任何人都不能进来么?这任何人,当然也包括老宅的主人。”

    也就是说,他要把自己的父亲挡在门外?

    丢下这话,霍向南就径自上楼去了,佣人只能无助地看着管家,管家叹了一口气,朝佣人挥了挥手,意思很明显,这里是东湖御景,是霍向南的地方,自然而然的,谁能进谁不能进,都是霍向南说了算。

    这之后,男人便待在书房里开始处理公事,他今天没有到公司去,只能把工作带回来,幸好,最近的工作并不算太过忙碌,他才能这样待在自己家里。

    当他再次抬起头,窗外的天已经全然暗下来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头甚至还飘起了细雪。

    他起身走到窗边将落地窗打开,那外头的冷风呼啸地吹进来,把屋内的暖气几乎一瞬间便吹了个没影。

    他却好像丝毫都感觉不到冷一样,杵在那里没有动弹。

    许久以后,书房的门被人敲醒,随后,管家走了进来,迎面而来的冷风把他吹得有些措手不及,他打了一个冷颤,抬眸望去才发现他竟然把落地窗都打开了。

    这样的天气吹风是肯定会感冒的,管家连忙走过去,将窗给关上。

    他年纪大了,也难免会有些唠叨。

    “少爷啊,今天又开始降温了,还是待在室内比较好,室内有暖气呢,更何况您还穿得那么单薄……”

    他念叨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凑到他的耳边低语了些什么。

    听见他的话,男人的眸光浓重了些,等到说完,管家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该怎么办?”

    “由着他去吧!”

    他是早就料到了会发生那样的事,所以,当他从管家口中听说时,是一点都不诧异,反倒是有几分……顺势而为的味道。

    管家见状,也没再多言了,改而说晚饭好了,让他下去吃晚饭。

    霍向南看了眼时间,也快八点了,是时候该吃晚饭了。

    两个孩子有保姆照顾,他是一点都不担心,他率先走出书房,管家跟在他的身后,走到二楼平台的时候,他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明天我出去一下,你看好了,不要让不该进来的人进来。”

    管家一怔,连忙应声,等到霍向南下到一楼后,他才终于想起明天是什么日子。

    “又到那一日了啊……”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已经算不清这样的日子究竟度过了多少年,更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头。

    恐怕,唯有当到头了,他家少爷才能过上真正舒心的日子吧?

    ……

    最近的这段日子,陆心瑶的精神很不稳定。

    就连她自己都清楚情况,似乎,她糊涂的时候比正常的时候还要多,用医生的话说,她是因为不能再生育的事精神错乱了,受不了刺激,但是,她知道不是的,她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就算那样的事会给她带来打击,又怎么可能会让她一蹶不振?那是不可能的事。

    秋子时时刻刻都跟在她的身边,深怕她又像上次那样做出糊涂事来,还闹到警察局去。

    可她是反感这样被人盯着的感觉,她是一个人,她没有精神病,她之所以糊涂,是因为有人要搞她,她潜意识认为,这个搞她的人就是沈翎。肯定是沈翎死了还不安生,非得对她折腾些什么事情来。

    然而,就算她这么对秋子说了,秋子却是一点都不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