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九十三章 秦桑,我给过你机会(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秦桑摆了摆手,拒绝了。

    “不用,我还很精神,我能够自己开车。”

    这天才蒙蒙亮,昨晚不止是她,宅子里的其他人都没睡好,她自然不可能麻烦别人,反正她在这也睡不着,还不如直接去霍家,向霍建国求证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他把豆豆给带走了。

    她如是想着,可当她才刚跨出门口,就看见了那站在边上的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微怔,定神望去,难免有些诧异。

    简珩靠着墙,他的双手插在兜里,也不知道究竟在这站了有多久,听到开门声便顺势往这边瞥了眼。

    四目相对,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

    “我就猜到,你肯定睡不好,然后一大早就想出门去找豆豆。”

    虽然跟她相识不算太久,但是,她的性格他还是了解几分的,所以,他才会早早到这守着,就等她出门了。

    他将钥匙拿出来晃了晃,“你要去哪,我就载你去,你今天就别开车了,路上的时候你还能稍微睡一会。”

    秦桑看着他的脸,神色难免有些复杂。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简珩会一大早来到她家门口等着,他这个朋友,做得已经算是可以的了,再多的,或许,她也不该要了。

    大概他也猜到了她的心思,等到她坐进副驾驶座以后,扭过头来用玩笑的口吻说话。

    “等到事情过去后,你可要请我吃一顿饭道谢。”

    她颔首,“好。”

    很快的,车子驶离了秦宅,由于时间还早,街上的车并不多,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台经过,她侧着头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虽然,她知道自己已经是困极了,应该好好地睡上一觉,可是,只要她没见到豆豆平安没事,她就根本睡不着。

    大半个钟头以后,车子停在了霍宅的门口。

    她打开车门下车,迎面吹来的一阵冷风让她不禁一阵抖擞,最近的天气是越来越冷了,再过一些时日,也要到新年了。

    她走到铁门前,这个时候霍宅的铁门是紧闭的,根本就进不去,她只能站在那踮脚往里看,里面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屋里的人还没醒。

    简珩就站在几步之外,也没有上去打搅她。

    秦桑按响了门铃,她按了许久,才终于有人从里头走出来。

    佣人对于她还算是认识的,但同样的,她和霍向南离婚的事也众人皆知,佣人见到她以后不由得蹙起了眉头,语气也算是客气。

    “秦小姐,这大清早的,你有什么事吗?”

    “我要见霍建国!”

    听见她直唤老爷的名讳,佣人的眉头是蹙得更紧了些。

    “老爷是醒了,可是方才少爷来了一趟,闹了不愉快,老爷现在正在气头上呢!”

    霍向南在她之前来过?

    秦桑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也有她的坚持。

    “你把门打开,我要见霍建国!你若是不让我进去,我就一直守在这,不见到他我是不会走的。”

    佣人一脸的为难,到底,他还是软化了。

    “那秦小姐你现在这等一会,我进屋请示一下老爷。”

    说着,也不等她回话,就径自转身进了屋。

    她站在那里等待,简珩走过来,声音很轻。

    “你就这么确定孩子在这里?”

    她沉默了下,摇了摇头。

    “我不确定,但是霍建国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在我还住医院的时候,他曾经到医院来过,还跟我说给我时间考虑,让我把豆豆给他,说豆豆是霍家的血脉。”

    “这事你怎么没跟我提过?”

    秦桑抬起头,看着那主屋的方向。

    “因为他说完以后就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发生什么事,就连我也忘了……”

    每当想起,她都尤其自责,如果当初她有多留个心眼,事情也不至于会变成现在这样。

    简珩听见她的话,也不再吭声。

    等了好一会儿,佣人才缓慢地从屋里走出来,将他们放进屋去。

    秦桑迫不及待地往里面走,屋内开着暖气,她普一走进客厅,就看到霍建国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霍建国是早就听闻她的到来,只是,当他亲眼目睹跟在她身后的简珩时,眸光还是不由得一沉,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霍向南离开前的话。

    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

    “你来做什么?”

    秦桑环视了一周,都没有发现豆豆的身影,可是,那放在角落的婴儿用具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几乎可以笃定,豆豆在这里,就算现在不在,曾经也是在的。

    派人公然闯进秦宅,将豆豆抢走的人很显然就是霍建国。

    “豆豆呢?我的儿子呢?他在哪?你把他还给我!”

    霍建国冷笑,他翘起二郎腿,面靥上满是不屑。

    “秦桑,你怨怪不了我,我告诉过你,我给你时间考虑,是你没有把握机会,是你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那是向南的孩子,是我们霍家的血脉,理应在我们霍家生活!我怎么可能让我们霍家的血脉流落在外?”

    他说得是理所当然,秦桑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豆豆是我的孩子!我跟霍向南已经离婚了,就算孩子是霍向南的那又怎么样?既然我跟他已经离婚了,那么,孩子自然与他与你霍家无关!你私闯民宅把孩子掳走是犯罪,难道你就不怕我去报警?”

    闻言,霍建国扬起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本事你去啊!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在这俞城,还真没有不给我面子的人!你去报警说我抢走了你的孩子那又怎么样?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没有人敢忤逆我,不管是你,还是霍向南亦是如此!”

    “你!”

    秦桑气极,刚想要说些什么,身后,简珩走了出来。

    他直视着那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虽然脸上带着笑,可那笑意是丝毫都没有到达眼底。

    “根据法律,孩子是属于秦桑的,你把孩子抢走,就算你是孩子的爷爷,也已经构成了犯罪,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不会偏帮任何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