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八十九章 霍向南,你把孩子还给我!(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当时,霍建国还对她说,给她时间考虑。

    秦桑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是她疏忽了,明明当时在医院的时候她还想着要提防霍建国,等到她出月子了,却完全忘记这事了,是她的错,是她的疏忽才导致孩子被公然抢走了。

    旁边,简珩发现了她的异样,疑惑地撇过脸来瞥了她一眼。

    “怎么了?”

    她的手攥成了拳头,掌心内,指甲已经深深陷入了血肉中。

    “我想,我应该能猜到把豆豆带走的人究竟是谁了。”

    听信她的话,简珩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既然她没有说出口,那他也没有多问,只是踩下了油门,车子的速度是更快了些。

    不多时,两人便回到了秦宅。

    她径自打开车门下车,快速地走进屋子里,屋内,由于还是被公然带走了,早就乱成了一团。

    月嫂见到她回来,忙不迭走到了她的面前来。

    “秦小姐,对不起,是我失职了……”

    秦桑摇头,“不关你的事。”

    随后,她就让月嫂将事情详细地告诉她。

    月嫂不敢耽搁,把事情的经过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她静静地听着,脸色也越来越沉。

    当月嫂说完,她好半晌都没有说话,旁边,简珩抿着唇开口:“桑桑,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秦桑想了一会儿,才面向他。

    “现在天色也晚了,你先回去吧!”

    他听出了她的意思,眉宇间显然有些不悦。

    “你这是打算自己来解决吗?”

    她沉默了下,“这是我的事,我自己能够解决,更何况天色已经晚了,你也该回去了。”

    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简珩想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都难。

    他静默地看了她许久,到底,还是妥协了,毕竟该有的分寸,他还是懂得的,他也清楚,他在她这里,不过就是一个朋友罢了。

    “那我先回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告诉我。”

    “好。”

    秦桑应声,目送简珩离去后,月嫂就忍不住走了过来,满脸的担忧。

    “秦小姐,现在改怎么办啊?你不是可以依赖简先生的吗?他好歹是个男人,有些事也……”

    只是,不等她说完,秦桑就瞥了她一眼。

    “我已经说了,这是我的事,简珩……只是朋友,我不能只想着自己,还不顾一切地去依赖他。我的孩子,我自己会想办法。”

    她顿了顿,看了眼墙上的时间。

    “你先待在家里,这事我会处理,如果蒋衾衾回来了,就告诉她我出去一会,晚一些回来。”

    说完,她就上楼去取车钥匙,随即开车外出。

    狭仄的车厢内,她的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自从怀孕以后,她就很少开车了,更多的,是考虑到孩子的问题。

    可是今天,她有一个地方要去,她必须自己开车,而不是让其他人送她。

    她大概开了十来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毕竟夜已深,街上也没多少车辆,她开起来也算是顺畅。

    她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别墅,神色难免有些复杂。

    东湖御景。

    这个地方,从她走出来以后,就不曾想过自己终有一天还会回来,如果可以,她是怎么都不愿意回来的,每一次想起,她都觉得这个地方承载了她的快乐和悲伤。

    或许,也是因为这是那个男人的住处吧?

    她咬着下唇,想到儿子,她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就打开车门走到了那别墅前按响了门铃。

    来应门的是她熟悉的管家,见到她时难免有些诧异,眼眶也不自觉地泛红了起来。

    “太太……”

    这称呼一出口,他就好像想到了什么,猛地打住,随后,一脸的尴尬。

    秦桑长长的睫毛一颤,相比他的欲言又止,她倒是很快地释怀了。

    “我已经不是什么太太了……我今天来,是想找霍向南的。”

    “太……秦小姐,少爷他出去了,还没回来。”

    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沉默了下来。

    管家忍不住提议:“要不,您先进屋来?外面那么冷,进屋暖和暖……”

    然而,她却拒绝了。

    “不用了,我在外面等就好。”

    管家心里清楚她是不愿意再踏进来,也没有勉强,秦桑转过身走出前院,打算回到自己的车上去等。

    只是,当她走到自己的车旁,她却没有立即上车,反倒是依靠在车旁。

    黑夜独有的冷风迎面吹来,吹在脸上难免有些刺痛,她却觉得自己喜欢这种冷,因为,能够让她清醒,能够让她不忘记一些事情。

    她不知道究竟等了有多久,一道汽车的车头灯迎面而来,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了挡,等到那车子慢慢驶近,她才将手放下来。

    果然,是那台熟悉的pagani。

    这样的车子,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霍向南。如此一想,她就动了动僵硬的身子,抬步走了过去。

    车内,男人似乎对她的出现很是意外,他踩下刹车以后,就解开安全带下车来,看着她一步步地靠近,随后,在他的面前站住。

    秦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由于长时间待在室外,她的面容难免有些僵硬。

    “霍向南,你把孩子还给我!”

    听见她的话,男人的眉头不禁一蹙,一抹复杂在眼底浮现,但很快的,便消失不见了。

    “什么孩子?”

    “你装什么装?!”

    她是觉得气愤极了,豆豆是她怀胎多月生下来的,为了生这个孩子,她甚至还大出血,在手术台上九死一生。可是,霍家却又做了什么?竟然趁着她不在,闯进秦宅公然将孩子给带走了。

    他们可曾想过,那是她的孩子?

    他们霍家,凭什么跟她抢这个孩子?就因为这个孩子的身上流着一半霍家的血脉?

    可是,她和他已经离婚了啊!从离婚的那一刻起,孩子就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了,跟霍家是再无半点关联了。

    秦桑垂在社体两侧的手紧攥成了拳头,她只要想到不知道孩子现在在哪,又面对着什么,她就特别害怕。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就以这种方式被迫离开自己的亲生妈妈的身边,这种事,谁能受得了?

    最起码,她就受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