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病(精彩,必看)

时间:2018-01-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陆心瑶急了,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若是连他都把她抛弃了,那么,她该怎么办?

    她懂得低头,这个时候,她也不得不低头,她咬着下唇,带着几分哀求。

    “向南,你不要不理我,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我的脑子糊涂了,所以就……”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便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我记得我应该说过,让你一直待在屋子里哪都别去吧?”

    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虽然她有时候脑袋糊涂,但有一些事,她还是记得的,当然,也就包括自己是怎样从那别墅跑出来的。

    有人走过来,对着他点了点头。

    “霍少,事情都已经办妥了,那家人答应不再追究责任。”

    听见这话,陆心瑶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霍向南抿着唇,回了一句“知道了”就转过身往外走,见状,陆心瑶连忙追了上去,跟在他的后头。

    坐在pagani,男人依旧对她保持着沉默,她耸拉着脑袋,她不知道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明明,之前还是好端端的,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模样。

    大家都说,她是得了失心疯,可是她怎么可能会疯?

    她是陆家的大小姐,从小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在这俞城里,谁不会给她一份薄面?

    她是高高在上的,她是跟那些普通人不一样的,所以,她不可能疯了,她也不至于为了那点事就发疯的。

    她只是,有时候脑子有些不清楚,犯糊涂了,但那绝对不是他们口中所谓的发疯了。

    陆心瑶攥紧了放腿上的手,她告诉自己,她绝对不能疯,以后,她可是要嫁给霍向南当霍家少奶奶的,她怎么可以发疯?

    她是绝对不会给字这么一个机会的、

    不一会儿,pagani便到达了别墅门口。

    男人率先下车,陆心瑶不敢耽搁,也赶紧下来进屋去,刚一进屋,担心了许久的秋子就跑了过来,眼眶微红地看着她。

    “小姐,你没事吧?你还好吗?没有被什么人欺负吧?你穿得那么单薄,冻坏了那该怎么办啊?”

    陆心瑶一脸的不耐烦,刚想要说没事,余光一扫,便看见了秋子脸上的疤痕。

    虽然那是她发疯的时候发生的事,可她不可能忘记,秋子脸上的那伤疤,是她用指甲弄的。

    当时,秋子阻止她外出,她闹着反抗着,便对秋子动手了,虽然秋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但一些伤痕是怎么都遮挡不住的。

    她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卡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从以前开始,她身边的人来来去去,能信任的又有多少?

    当陆家失势,那些人都改了嘴脸,纷纷对她躲避不及,那段岁月,她是直到现在仍然记得很清楚的。

    但是,仔细一想,似乎那么久了,一直待在她身边对她不离不弃的,也就只有秋子一个人了。

    秋子是从她有记忆以来就在她身边照顾着她的,这么久以来都是默默无闻的,她的脾气不好,秋子便一直忍受着她的脾气……

    陆心瑶看着她的脸,低低地说了一句话。

    那声音太低,若不是仔细去听,根本就听不清的。

    然,秋子却是清楚地听见了。

    一时之间,她愣住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来,好半晌以后,她到底忍耐不住哭了出来。

    “小姐,我……我……”

    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还是自家小姐第一次对她说那三个字,她在她的身边这么多年了,她的性格她是再清楚不过了,自然,也不会奢望自己能得到什么。

    只是,那三个字听在她的耳里,是太宝贵了,当真是太宝贵了。

    陆心瑶说完以后,就跨步入内,秋子连忙擦干眼泪,快步地跟了上去。

    偌大的客厅内,男人坐在沙发上,陆心瑶向秋子使了个眼色,随后,秋子便识趣上楼去了,留了空间给他们两人。

    她迟疑了下,到底还是抬步走了过去。

    霍向南从烟盒里拿出烟点燃,凑到嘴边狠抽了一口。

    白色的烟圈瞬间氤氲住了眼前的视线,他眯着眼,薄唇直接抿成了一条直线。

    “药你没有按时吃?”

    他冷冷的话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陆心瑶杵在那,垂着眼帘看着自己的脚尖。

    “向南,我不想吃药,我没病,我真的没病。”

    他不说话,她难免有些急了,抬起头看着他。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病,我怎么可能……”

    “如果你没有病,那你今天都干了些什么?”

    对于他的问题,陆心瑶是哑口无言,男人盯着她,眉宇间凝聚着不耐烦。

    “你打了秋子,强行跑了出去,到那大街上公然去抢别人的孩子?你倒是说说,你那样的行为不是疯了还是什么?”

    他话中的某个字眼是深深地刺痛了她,陆心瑶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攥成了拳头。

    “为什么连你都不相信我?我怎么可能会为了那点事发疯?不可能的,我……我只是有点伤心……至于抢孩子……我……我那是脑袋糊涂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的儿子,她是真的不想要的,因为那孩子的父亲她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甚至,那孩子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铁一般的耻辱,她又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曾经的耻辱产生所谓的母爱?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她也不会承认。

    “向南,我……我只是受不了自己以后没有办法再生育,那是一个正常女人都该有的,我突然失去了,我……我……我就难免有些慌,等到过一段时间,我就不会有问题了,而且,你相信我,我能生孩子的,我可以给你生孩子的。”

    她笑着看着他,只是,男人的话却重重地打了她的脸。

    “你能不能生孩子,都与我无关。”

    陆心瑶整个人都怔在那里,一股冷意从脚底冒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