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从此以后,我跟秦桑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精彩,必看)

时间:2017-12-29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简珩走出病房,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已经七点多了,想来,秦桑应该是饿坏了吧?

    只是稍早前医生也说了,秦桑现在只能吃点流食,由于时间太急,他根本没能来得及让家里的佣人备些食物,如今看来,只能到医院附近去将就点买些吃的了。

    从明天开始,他要让佣人给她炖些汤水,她刚生了孩子,此刻正是要补身子的时候,这种事可不能马虎。

    他如此向着,就迈开步伐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电梯就在眼前,还有几步就能到达。

    在这个时候,电梯的门突然“叮”地一下在他面前打开了。

    简珩下意识地抬眸望过去,男人的脸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怔,这样面对面地站在,他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他抿着唇,由于是吃饭时间,走廊上的人并不多,只有寥寥的几个,他看着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冷的笑。

    “不陪在你那青梅的身边,到这里来做什么?”

    他可知道,陆心瑶的病房不是在这一层,这个男人到这里来的目的,似乎,是显而易见的。

    霍向南的手垂放在身体两侧,简珩没有在病房内而是在这,想来,秦桑是已经醒过来了,他的目光越过他,望着走廊的尽头。

    “她还好么?”

    “你既然已经到陆心瑶的身边去了,又何必追问秦桑的情况?”

    简珩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对于他来说,像霍向南这样的男人,他是不屑一顾的,尤其,是在几个钟头前,他选择了陆心瑶而将秦桑抛之脑后,他也总算是看清了这个男人的嘴脸了。

    哪怕他的心里尚且有秦桑的半点位置,他也不会将秦桑弃之不顾吧?

    秦桑和陆心瑶,终究还是陆心瑶比较重要吗?

    “看来,她的情况不错。”

    男人低低地说着,便转过了身,他这次过来这边,不过是想知道秦桑的情况,如今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可是,简珩却没有办法就此放过他。

    他直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四目对视,隐隐有火光并现。

    “霍向南,你的良心是喂了狗吧?”

    他嘴角的笑,满是嘲讽,哪怕一个人再无情无义,也不至于像他这样吧?他不是不知道秦桑当时正面临着怎样的状况,偏偏,他仍然选择了离开,选择了那个青梅。

    只要想到那一幕,他的胸口就像堵着一口气,怎么都咽不下,憋得难受。

    “秦桑为了生这个孩子,到底经受了怎样的苦,你知不知道?”

    男人没有立即说话。

    他只是看着他,那深如幽潭的黑眸,深不见底,让人根本就无法得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简珩忍不住揪住了他的衣领,“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

    等了半晌,他才扯动唇角,顺势将他推开。

    简珩后退了几步,听见他的话轻飘飘地传了过来。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么?”

    他的心漏了一拍,抬起头来对上了他的眼。

    霍向南的那双眼,就好像能够看穿他的心一样,让他的心思无所遁形。

    “如你所愿,从此以后,我跟秦桑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还有你,我也不会管你是不是要追求她,或者跟她有什么暧昧,因为,秦桑在我这里,已经是一个全然陌生的陌生人了。”

    “你想听到的,不过是这些话罢了,那么,我满足你。”

    简珩杵在那,他说得没错,他想听到的,确实就是他的这些话,可是,当他真的听到了,却发现此刻自己的心情是复杂的。

    他半个字都说不出来,霍向南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大步地越过他离去。

    简珩阖了阖眼,许久以后,才长吁了一口气。

    刚走了几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瞥了一眼上头闪烁不定的来电显示,随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他的眉头越蹙越紧,语气带着几分说不出的诧异。

    “陆心瑶疯了?”

    这怎么可能?

    那个女人那么嚣张,他也不是没有见识过,怎么好端端就疯了呢?

    他交代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看来,他的所有计划要彻底改变了。

    ……

    对秦桑来说,卸了货的日子无疑是快活的。

    十月怀胎,只有怀孕过的女人才会懂得其中的辛苦,那么重那么大的肚子,几个月下来吃不好睡不好,晚上还会抽筋,可同样的,其中的快乐也只有自己才清楚了。

    蒋衾衾坐在床边,她刚去看过小孩子,整颗心是差点要融化了,虽然同在医院工作也溅过其他的小婴儿,但是,她总觉得唯有好友的孩子才是最可爱的。

    她不停地说着见到小孩子时的场景,秦桑听得津津有味,毕竟那是自己的儿子,因为在手术中大出血,还发生了休克的情况,她现在仍然处于观察期,她的儿子亦是,几天下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看上一眼,心里是牵挂极了。

    蒋衾衾说了一大通,口是渴坏了,拿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舒服地眯起了眼。

    她想到了什么,望向了好友。

    “对了,你给我的干儿子取名字了吗?”

    闻言,秦桑摇了摇头。

    “还没呢,虽然是在怀孕的时候就打算先想几个留用,可是后面发生了好多的事,也就耽搁了下来,到现在都还没想到。”

    “那最起码,得先想割小名吧?”

    秦桑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几天也一直在翻书,只是但凡简珩在,那个男人就不许她看那么久的书,非要她躺下休息,说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取名字什么的倒还是其次。

    蒋衾衾一眼就看穿她在想些什么,这会儿病房里除了她们两人也没有其他人,她坐近一点,故意对着她挤眉弄眼。

    “话说,你跟简珩怎么样了?”

    秦桑有些茫然。

    “什么怎么样?”

    “你还装!从以前开始,简珩就围着你打转,这一次你生孩子,最紧张的还是他,整天守在你身边照顾你的也是他,不像那个霍向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