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要到陆心瑶的身边去?(精彩,必看)

时间:2017-12-29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简珩没有立即回答他。

    他只是看着他半晌,嘴角的笑带着讥讽。

    “她的情况,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不再是夫妻了。”

    “那么,”男人反问,“你刚才想给谁打电话?”

    听见他的话,简珩的后背一僵,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眼睛是锐利的,可那又怎么样?

    如果他看事情看得真切,他应该明白,在秦桑和陆心瑶之间,他应该选择谁,若不是当初他选择了陆心瑶,秦桑又怎么可能跟他越来越远?

    不过,这样也好,倒也是如了他的愿。

    他抿唇,没有去看他,反倒是看着那紧闭的门。

    “医生说,她的情况很糟糕,有可能要考虑……保大还是保小,而且,不管是哪个选项,手术中出现大出血的风险很高。”

    霍向南沉默了下来。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回答,他的眸光有点沉,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简珩阖了阖眼,是,没错,方才他是想给他打一通电话,告诉他秦桑早产的事,而他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他知道秦桑的心里在想着谁,就算她嘴上不说,但他看得很真切。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秦桑在这一场手术中出现了什么意外,他想,她应该会想要见到他的。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方才才会想要打这一通电话。

    “她不会有事。”

    他说出这话时,简珩是诧异的,就连他自己,在面对医生的时候都不敢有这样肯定,而他说出这话的语气是笃定的,仿佛他说的绝对会发生。

    他转眸看着他,在这个男人的眼里,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却又因为闪得太快,根本就捕捉不到。

    他唯有蹙眉,沉思了半晌,才扭回头去。

    随后,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缓缓地开口。

    “你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么?”

    他的话,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霍向南看着他,沉默地等待着。

    简珩也不急着说话,他从兜里拿出烟点燃,凑到嘴边狠抽了一口。

    白色的烟圈瞬间氤氲住眼前的视线,由于方才赶来得急,他身上的白衬衣甚至沾上了不少的血。

    这都是秦桑的血,就算直到现在,秦桑已经在产房里了,可他仍然没有办法忘记当他推开门走进客厅,看到她沐浴在血泊中的那画面。

    那种冲击,足以让他的心脏差点停止。

    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还是头一回,他不由得在想,恐怕,在这一段关系里,他是真的沉沦下去了。

    “她收到了一个装着很多照片的公文袋,看了以后,她整个人就彻底崩溃了。”

    他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

    “那些照片里的人,是沈翎。”

    他没再继续说下去,但霍向南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男人眯起了眼,语调变得危险。

    “照片,是那个时候的?”

    他不吭声,却已默认。

    顷刻间,男人的周身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气息,他无须去想,就能知道当时是怎样的一副情景。沈翎对秦桑的意义到底是怎样的,没有人能够比他更清楚了,沈翎和秦桑是青梅竹马,他们一起长大,当初,秦桑甚至不惜袒护沈翎,也不愿意对他坦白,可想而知沈翎在秦桑的心里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

    那样对她来说重要的人,被人做了那种事,甚至是拍下了照片,沈翎当时还是在她怀里停止呼吸的,秦桑带着他去了那么多的医院就是为了那卑微到可怜的小小希望,终究,所有的一切还是在现实的面前通通败下阵来。

    然而,就在今天,沈翎努力想要隐瞒的事,却以最狼狈不堪的方式暴露在她的面前,本就接近崩溃的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他阖了阖眼,长吁了一口气,简珩瞟了他一眼,声音很淡。

    “你知道照片是谁拍下是谁寄来的么?”

    “我想,我知道。”

    他睁开眼,眸底尽是阴鸷,虽然,他只是猜测,但大概八九不离十了吧?

    简珩也没有问他事情打算怎么处理,他就此闭上了嘴,靠着墙看着那产房的门,现在对他来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好消息从里头传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护士几度从里头出来去拿血浆,然后又急匆匆地跑进去,听说,手术中秦桑果然出现大出血了,甚至,情况很是危急。

    简珩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攥成了拳头,这还是第一次,他竟然觉得自己这么无能,连一点忙都帮不上。

    霍向南也在旁边站着,只是,两人都没了交谈,只是静默地等待。

    就在这个时候,霍向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瞥了眼屏幕,随后按下了接听键。

    由于走廊上很是安静,电话那头的人声音还特别大,因此,隔了几步距离的简珩是隐约能听见其中的内容。

    霍向南的表情很淡,只是在最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以后就径自把电话给挂断了。

    当他抬起头来时,正好对上了简珩满带嘲讽的眼神。

    简珩看着他,虽然方才的那通电话他没有听全,但是最重要的那几句他是一字不漏地全听了进去。

    他冷哼一声,眼神没有半点的温度。

    “怎么?你家陆心瑶身体难受,被送到医院来了?而且,还要提前剖腹产把孩子生下来?那你还不赶紧去?那可是你最爱的陆心瑶呢!”

    他倒要看看,秦桑和陆心瑶同时生产,他到底是站到哪一边。

    一个,是怀着他孩子的女人,一个,是他最爱的青梅。

    这样的选项,还真是有意思。

    其实,他也是抱着看戏的心态的,可没想,这男人瞥了眼仍然紧闭着的产房大门,下一秒,竟然转过了身。

    当他迈开步伐,简珩的眼里溢出了一丝不敢置信。

    “你要到陆心瑶的身边去?”

    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霍向南顿住脚步,他没有回头,声音若有似无地传了过来。

    “这里,有你。”

    所以说,陆心瑶的身边没人,他就要到陆心瑶的身边去?

    那么秦桑呢?他有没有想过,秦桑怀着的孩子是他的骨肉?他有没有想过,秦桑现在面临着怎样的危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