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别有用心的汤水(精彩,必看)

时间:2017-12-29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霍建国的话,他并没有否认,不得不说,这的确就是他这一次回来霍宅的理由。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是压根不想到这个家来的。

    男人站在那,这儿也没有外人,他就直言不讳地说了出口。

    “你不用费心去给我安排什么相亲,我想我应该跟你说过,我不会再结婚,你也别想拿我的婚姻继续去蓄意接近谁!”

    听见他的话,霍建国脸色丕变。

    他将手里的高尔夫棍丢在地上,冷冷地哼了一声。

    “你现在是什么态度?不会再结婚?这样的想法,你最好赶紧给我打消!只要你一天是我霍家的人,那么,你就必须接受我的安排!因为,我是你的父亲!”

    霍向南的眼里没有一丝的温度,他看着他,犹如看着一个陌生人般。

    “你确定你是我的父亲?哪个做人家父亲的,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自己的儿子去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他对上他的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父子俩的关系就彻底变了。

    或许,从来都没有好过?

    如果不是因为……

    他垂放在身侧的手攥紧又松开,他告诉自己,再忍忍,只要再忍一忍,等过段时间,他就能彻底解放了。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不再是属于这霍家。

    “反正,我今天的话就撂在这了,你可以给我安排相亲,而我也能拒绝,如果你不想太过难堪,那么,我劝你还是尽快打消那个念头。”

    丢下这话,他就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霍建国气得在那里直跺脚。

    “气死我了,这个儿子就是生来气我的,从以前开始这样,一句话也不听!”

    旁边,柳湘华用剪刀将不要的叶子剪下来,丢在一边,她欣赏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慢吞吞地开口。

    “他的性子,难道你还不清楚么?从小到大,他就爱跟你反着来。”

    霍建国抿唇,低声地唧咕了一句。

    “老爱跟我反着来,倒是像……”

    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打住,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站了半晌以后就愤然上楼去,不打算出门了,反正也没心情了。

    很快的,他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的方向,偌大的客厅内,柳湘华仍然坐在那,她面前的花已经插好了,每一朵都是新鲜运过来的,上头甚至还有露水。

    她伸出手,摸了摸其中最娇嫩最好看的那一枝红玫瑰的花瓣,轻轻的,动作很是温柔。

    随后,她收回了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剪刀,对着那红玫瑰“咔擦”就是一剪。

    下一秒,玫瑰掉在了茶几,又滚落在了米色的地毯上。

    她瞥了一眼,抬起脚用力地踩上去,反复践踏,再移开,那玫瑰已经成了一地的狼藉。

    所谓的残花败柳,大抵也不过如此吧?

    柳湘华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优雅的笑,继续整理剩下的花,对她来说,不顺眼的东西就要尽快铲除,不让其继续留下来,免得,污了其余那么漂亮的花。

    如同,当年的那个人。

    ……

    霍向南走出霍宅,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他刚驶出宅子,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出一看,屏幕上闪烁不定的是一串熟悉的号码,只需一眼,他就知道是谁打来的了。

    他搭着方向盘将车子停在一边,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究竟说了些什么,他的脸顿时沉了下来,阴沉得可怕,就连他原本握着方向盘的五指也逐渐收紧,手背上,那青筋毕现。

    “我知道了。”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将电话给挂断了,只是,那紧蹙的眉头却始终都没有松开,他刚想继续启动车子,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拿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另一方面,别墅内。

    在最近过去的一个月内,陆心瑶都听话地躺在床上养胎,而秋子则在旁边侍候着,她不舒服的时候秋子或者这个家的佣人会给霍向南打电话,之后,霍向南就会过来看她。

    陆心瑶本来还以为,葬礼的事后,那个男人应该会责怪她才是。

    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他始终没有说些什么,陆心瑶是觉得得意极了,看来,秦桑在霍向南心里的地位是越来越低了,因此,她故意带着一群记者到葬礼的事他才选择在最初的时候念叨她几句就打住了。

    手里的杂志被翻了个遍,她又拿起遥控器开始换台,好不容易找到可以看的节目,没一会儿她又觉得全身难受。

    她刚坐起来想下床,秋子推开房门走进来,便看见这番光景。

    她连忙将手里的碗放到一边,过来阻止住她。

    “小姐,你别乱动,昨天医生才来给你看过,说你的胎很不稳,不能再随便乱动了。”

    陆心瑶的脸色很是难看,说起昨天古来给她做例行检查的医生,她就一肚子的火,之前她还能下床走动走动,现在她是直接被限制连上厕所都不行,特地给她准备了那种东西,让她在床上解决。

    她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啊?她是怀孕了,又不是残废了。

    因此,虽然医生已经那样交代了,可她是置若罔闻,秋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好几次想要劝几句,都被驳了回来。

    反正,要她自己在床上解决,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也是想都别想。

    “我躺到骨头都疼了,起来运动运动怎么了?那医生的话你还真相信了?”

    陆心瑶冷哼医生,反正她是不打算听那医生的话了,她已经待在这个家又一个月的时间了,他还想怎么样?当真要她躺着度过整个孕期吗?

    秋子张了张嘴,到底还是说不出话来,也知道自己说不顾她,陆心瑶挺着大肚子站起身,正要迈步的时候余光不经意地一瞥,瞥见了她放在旁边的那个冒着热气的瓷碗。

    她难免觉得疑惑。

    “那是什么?又是汤吗?我不要喝,给我端出去!看着就觉得反胃了!”

    这几个月她是喝汤喝到怕了,连见都不愿意再见,听到她的话,秋子显得有些迟疑,她犹豫了下,忍不住说了出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