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六十三章 她,没有办法承受(精彩,必看)

时间:2017-12-29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今天把记者都招了过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让秦桑难堪。沈翎已经死了,你就不能让所有的事随着他的死一并埋入黄土里?”

    让她释怀?她怎么释怀?

    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陆心瑶握紧了双拳,慢吞吞地坐起身来,她的头发有些凌乱,垂落在鬓间,她耸拉着头,那双眼却是溢出了满满的恨意。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沈翎对我做的事,难道你看不清么?他毁了陆家,毁了我!我凭什么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休想!就算他死了,我也要让他死不瞑目!”

    她就是很,就是放不下,况且,凭什么让她放下?她本来有美好的年华,还有美好的未来,可是这一切,通通都被沈翎毁了。

    如果不是因为沈翎,她现在不会落得这样的田地。

    从她记事以来,陆家和霍家就有着婚约,她本该嫁给霍向南,当人人羡慕的霍太太,偏生,沈翎出现在她的生命里,迷惑了她,让她爱上了他,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被毁了。

    这些账,她不记在沈翎头上,还能记在谁的头上?

    也只能这么做,她才能稍微消除心底的那种……愧疚。

    所以然,她仰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和她,是青梅竹马。

    他和她,从小就一起长大。

    曾经,她以为他是最宠她最懂她的,她现在的痛苦,他应该知道的,不是吗?

    她到底是依靠什么支撑到现在,他看得很清楚的,不是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现在要不断地指责她?

    难道,就为了一个后来才出现的秦桑吗?

    “向南,你会不明白我到底为什么那么做吗?你应该明白我有多恨他,这种恨,是没有办法用言语表达的。”

    她的话,让他沉默了下来,许久都没有说话。

    或许,她说的没错,他应该是最懂她的那个人,理所当然,也不应该在这指责她。

    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你怨他对你做的一切,你又何曾没有对他做一些过分的事?更何况,当初他可没拿着枪逼着你必须嫁给他,是你自己在那一段感情上认了真。”

    陆心瑶的脸蓦然一白,她从未想过他会这么赤裸裸地将那些事说出来。

    她阖了阖眼,当初自己是怎样不顾反对都要跟沈翎在一起的,她不可能会忘记。却也因为如此,她才会恨着沈翎,也恨着自己。

    霍向南似乎不想多语,他单手插在裤袋内,缓步地走向了门口。

    在拉开房门之前,他回过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你的胎不稳,你在医院住几天观察以后,就回去,从今天开始,我会派几个人守在你的身边,你有什么事就让他们去做,无须自己亲自忙碌。”

    他丢下这话以后,就拉开门径自退出了病房。

    徒留她一个人呆坐在那,耳朵里是嗡嗡作响。

    他这是限制了她的自由了吗?他让人守在她的身边,就是看守着她,不让她到处乱跑。虽然明面上是对她好,但事实上是因为什么……恐怕,只有他自个儿才清楚了。

    她的五指慢慢收紧,说实在的,对于这样的安排她是不情愿的,可是她也明白,在这节骨眼上她不能忤逆他,毕竟现在,她唯一能依靠的,也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若是把他惹恼了,她根本就无法想象那样的后果。

    或许,就只能这样了,如同他所说的那般,安安分分地度过这仅剩的几个月,等孩子出生了……只要孩子出生了,不管是她跟沈翎的事,还是她和霍向南之间的事,才能更好地处理。

    ……

    那一场闹剧过后,葬礼便继续进行到结束。

    将来的人送走,秦桑就带着沈长青打算离开,简珩担心她的情况,便主动说要送她们回去。

    秦桑没有拒绝。

    回程的天有些昏沉沉的,看上去就好像快要下雨一般,她坐在副驾驶座侧着头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那紧蹙的眉头久久没有松开。

    纵使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陆心瑶的那些话却仍然不断地回荡在耳边,她咬着下唇,有一些事,似乎从那一刻开始便无法当作不曾存在。

    小鹿和沈长青就坐在后座,小鹿似乎很担心沈长青的情况,不时偷偷地瞥向她,那唇张了张,几番欲言又止。

    而沈长青则是耸拉着脑袋坐在那,一直一声不吭。

    过了一会儿,车子到达了汇厦花园。

    她首先开车下车,带着他们进屋去,沈长青一进去以后就径自往自个儿的房间去了,她向小鹿使了个眼色,随即,小鹿也立即跟进去。

    很快的,客厅就剩他们杵在那。

    佣人将茶水送上来以后就退下了,她在沙发前坐下,手里捧着冒着热气的茶水,却始终没有浅酌一口。

    男人的身子往后靠,葬礼时他是在的,因此,很多事他都尽数看在了眼里。

    “你应该很多话想要问我吧?”

    秦桑没有说话,她垂着眼帘看着自己的手,良久以后,她的嘴角才勾起了一抹苦笑。

    “是不是我现在问你,你就会回答我了?”

    他还没吭声,她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

    “如果我说,我不想知道呢?”

    闻言,他蹙起了眉头。

    “你这是在逃避。”

    她是在逃避,那又如何?

    陆心瑶所说的那些事,等同于她心底最深的恐惧,她害怕知道那些所谓的真相,害怕所有的事都是她无力去承受的。

    最起码,她现在没有办法承受。

    她又沉默了下来,简珩叹了一口气,随后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样,沈翎的葬礼,那些记者来了,那么接下来的这些日子,你应该要有心理准备。那些人,为了新闻是不择手段的,到时候会出现怎样的头条,你大概能猜想得到。”

    “我明白。”

    她怎么可能会不明白?那就是陆心瑶把记者带去葬礼的目的,那个女人,为的就是彻底毁掉沈翎,即便他已经死了,已经埋于黄土之中了,她也依然要他在地底下不好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