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三个人的世界,两个人的伤(精彩,必看)

时间:2017-12-29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桑的双手紧紧地抱住怀中的人,沈翎躺在那紧闭着双眸,脸色是没有血色的白。她伸出手,一寸一寸地抚摸,想要将那上头的苍白全部抹去。

    哪怕是自欺欺人,她也期盼着,等到她把那苍白抹去,重新换上的,会是如同正常肌肤的红润。

    她紧咬着牙关,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专注得仿佛看不见其他的人。

    霍向南收回目光,握着方向盘的手倏然一紧。

    大雪天里,没有多少的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路畅通无阻。

    pagani停在了最近的医院门口,她打开车门艰难地将沈翎抱出来,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踩在那雪地上,男人杵在那半晌都没有动,只是看着她的身影后面被拖出了长长的痕迹。

    明明还怀着身孕,她的身子却异常单薄,偏生,就是这单薄的身体,支撑着她走了这一路。

    秦桑快步进入了急诊,对着那人来人往的医生护士大声喊叫。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他!”

    那些医生护士很快就聚集了过来,帮忙扶上了推床,在这里的人都懂,最宝贵的,莫过于那黄金四十八小时了。

    霍向南走进来,其实有一些事,早在来这之前就该结束了,所以接下来的结果,是在他意料之内的。

    那些医生面有难色,说的无非就是那么一句,她不甘心,把急诊的其他医生都找了遍,然,结果还是一样。

    由于大雪,来急诊的人特别多,那些医生根本无暇顾及她,下了定论以后就走开忙活别的了。

    她一个人站在那里,眼底尽是绝望。

    “他没有死!他真的没有死!你们救救他吧!他只是暂时忘记了呼吸,他没有死的!”

    见那些人不理她,秦桑咬紧下唇,想要到旁边拿急救用的电击器。

    可她的指尖才刚触碰到就被人发现了,这里毕竟不是她所熟悉的医院,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是医生,任凭她怎么呼喊,这些人仍旧要将她赶出去。

    不仅仅是她,甚至,还有沈翎。

    这样的天,因为车子打滑造成的车祸不断,急诊的床位早就供不应求了,自然不可能让她一个已经没救的病人霸占着床位。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抬起沈翎,然后,丢到一边。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沈翎怎么可能会死?不会的,沈翎不过是在跟她开一个玩笑而已,他没有死,他也绝对不会死的。

    所以然,她重新将沈翎抱起,往门口而去,在路过他时,他能隐约听见她低若蚊蝇的呢喃:“没事的,这间医院不愿意救你,我就带你去其他的医院,就算是将俞城所有的医院都走一遍,我也要让你醒过来,我不会让你死的,绝对不会的……”

    霍向南抿着唇,看着她一步步往外走,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跟随了上去。

    接下来的几个钟头,如同她所说的那般,一间又一间的医院,一个又一个的医生。

    她带着沈翎,到每一间医院去求救,当真是求救,只是,那一声声的哀求并没有让那些人动容。

    所有人都下了定论,说沈翎已经死了,已经没救了。

    怎么会没救了呢?那样好端端的一个人,不会说没就没的,他答应过她不会把她丢下的,他不会食言的。

    最后的一间医院,是祥和。

    这是她最后的一点希望。

    因为急诊的医生护士都认识她,苦言相劝让她不要再坚持了,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擅自拿起了电击器开始电击。

    一下,两下,三下……

    无论她费了多大的努力,可床上的人,却始终没有再睁开双眼。

    一位女医生就站在她的旁边,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秦桑,够了,真的够了,你让他……好好地走吧……”

    秦桑抬起头,双眸空洞,没有丝毫的焦距。

    “让他好好地走?不行,他不能走,他怎么可以走?”

    过去的二十几年,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他的这一路,是她亲眼看见的,她的这一路,是他陪着走过来的。

    秦振时去世时,是他说他不会离开她的,而现在,也是他说他对不住她,他要离开她了。

    所有人都要她放他走,那她呢?谁来放过她?

    又有谁知道,她这一刻的痛苦?

    她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情绪几度失控。

    她紧紧地抓住他的衣领,将他从床上拉起来,对着他大声咆哮。

    “沈翎!你怎么可以走?你回来啊!你快点给我回来啊!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能答应你!求求你……”

    旁边的人上前想要将她分开,她冲那些人摇了摇头。

    “没关系,还有其他医院的,我带你去其他医院,我这就带你去……”

    那些人见她抱着沈翎往外走,神色丕变。

    “你疯了么?他人已经没了呼吸了,你不能这样啊……”

    可是,不管那些人在说些什么,她权当听不见,只自顾自地往前走,她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这样拖拉着沈翎的尸体去寻找所谓的希望了,她唯一知道的是,她不能放弃希望,一旦她放弃了,那么,就真的完了。

    这几个钟头里,霍向南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

    几个钟头的折腾,她的步伐早就有些不稳了,才刚走到外头没多久,就差点摔倒在雪地上。

    幸好,他及时上前扶住了她,才没发生什么太大的意外。

    白色的雪花落在她的肩上,甚至有些沾到了她的头发,她却好像根本就感觉不到冷一样,死死地抱着沈翎不放。见她又想起身继续去别的医院,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秦桑,够了。”

    够了。

    简单不过的两个字,重重地抨击着她的心。

    她的后背僵住,本想无视他,手腕却被他用力攫住。

    她试图甩开,却始终无用。

    秦桑抬起头,男人深刻的五官印在了她的瞳孔里,不远处的灯火照在他的脸上,将他眉梢间的那抹愠怒表露无遗。

    “你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

    “我是胡闹么?”

    她的声音很冷,甚至很尖锐,在这一刻,她早就顾不得什么了,谁若是阻挡住她,她都会不顾一切。

    “我的事与你无关,我要做些什么,你都别来管!”

    “你以为,你现在这样沈翎就会高兴了吗?”

    他指着躺在雪地上的人,经过这几个小时,沈翎的身体早就失去了原有的温度,甚至,那脸上的白变成了灰白。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一眼看穿,沈翎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他已经死了,再也活不了了。

    “你这样,不过是让他死得不得安宁罢了!”

    “那么,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么?”

    她冲着他大声喊叫,声声撕心裂肺。

    “霍向南,如果今天死去的人是陆心瑶,你还会这样心平气和地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么?你根本就不懂我现在的难受,你凭什么在这对我指手画脚?”

    男人的脸色阴沉。

    是,他不懂。

    他不懂,所以他在这几个钟头里,默默地陪她带着沈翎的尸体每一间医院都去了遍;他不懂,所以他没有出声制止她这几个钟头里的可笑行为;他不懂,所以,他才会在这一刻试图将她带回现实。

    她认为,他不懂她的痛苦。

    可她又知不知道,在这几个钟头里,他又经历了怎样的一场心痛?

    他看着她,抱着另一个男人许诺来生,他看着她,带着另一个男人到处求救,他看着她,为另一个男人撕心裂肺地流尽眼泪。

    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沈翎在她心底的地位,只是到了今天,他才终于真正地见识到。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脸,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那么,你想怎样?继续带着他去其他的医院?一遍又一遍地将伤口活生生地撕开?沈翎到死都想避开你,就是害怕你会像现在这样,你如今自我折磨,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带你去找他,让他一个人死得孤零零的!”

    “霍向南!”

    她受不了,真的受不了,扑过去抓住了他的衣服,全身因为愤怒而不断发抖。

    “霍向南!你这个恶魔!都是因为你!是因为你……”

    她需要一个宣泄口,她需要发泄出来,她需要……面对。

    可是,她真的害怕啊!所以,她才会选择了逃避,逃避沈翎的死,逃避……他再也活不过来的现实。

    眼泪不住地夺眶而出,他看着她的脸,她说得没错,他是一个恶魔,所有的坏事,就应该他一个人来背负,自然,也包括现在。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起了一只手往她颈后劈去。

    她本就快到忍耐边缘,他的这一记手刀,让她成功地整个人昏眩了过去。

    他将她瘫软的身子抱住,抬起头向着某一个方向望去。

    在那里,简珩独自撑着一把伞杵着,也不知道究竟站了有多久,只是那黑眸中的幽深让人有些看不清。

    四目相对,一时之间,火光并现。

    男人慢慢地收回了目光,将秦桑打横抱起,随后,大步地跨进了医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