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二百九十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时间:2020-03-22作者:金陵小笼包

    <b>最新网址:这一晚苏亦茗自然是没有选择走。

    太久没有见到老爷子了,其实苏亦茗也有很多话要跟他说。

    他们一家人已经是分开太长时间了,苏亦茗这个人说好说话其实也好说话,但有的时候想要走什么,其实也是别人完全不能够阻止的。

    她在陆厉寒带着陆陆去洗漱的时候,去找了老爷子一次。

    老爷子对于苏亦茗今天会来丝毫都不诧异。

    因为老爷子已经完全看出来了,苏亦茗显然是有问题要问。

    “是恢复记忆的时候想起了什么?”老爷子也是一个聪明人,苏亦茗今天忽然就说起要把孩子交给他的事情,其实老爷子心里是有数的。

    但苏亦茗即便是心里有怀疑还是要将孩子交给自己,显然苏亦茗就非常相信老爷子的。

    “是有有点事情要问问爷爷。”

    苏亦茗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轻松,丝毫都看不出有什么为难或者是厌恶的。

    情绪看起来十分的正常。

    “问吧。”老爷子也十分的淡然。

    关于苏亦茗想要知道的事情,老爷子其实并不想要一开始就说,但既然苏亦茗都特地过来问了,老爷子自然也不会藏着掖着。

    该说的话老爷子是绝对会说的。

    苏亦茗也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其实苏亦茗想要知道的事情也不多,只是希望可以从老爷子这里得到答案而已。

    “爷爷,苏家当初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苏亦茗直接问道。

    老爷子眼睛里一道光一闪而过,很快就变成了平静,显然,老爷子很早就知道苏亦茗会问这个了。

    “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吗?”

    老爷子没说别的,只是问了苏亦茗这句话。

    苏亦茗点了点头:“其实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了,只是那个时候我没有放在心上,因此后来我就忘记了这个事情的,但这次恢复记忆之后,我发现我记起来了一些曾经知道的,但后来被我忘记了的事情。”

    苏家当初是主动选择迎战的,因为他们直接就知道了自己将要面临的结果,然后为了不波及到苏亦茗,就将苏亦茗给送出去了。

    其实这个事情对苏亦茗来说,不算是特别难以接受的事情。

    家人都是为了自己好,苏亦茗自然也不会怪他们怎么样的。

    只是之前出现的那个小姨,实在是让苏亦茗有些在意。

    “你想起了自己是怎么到陆家来的,其实关于苏家的事情,就说明你知道的差不多了。”

    老爷子笑着说道。

    他的目光看向了远方,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回忆里。

    “当初我跟你们苏家,是非常好的好友,那个时候厉寒他们的父亲死的早,我一个老头子只能站出来稳住陆家,陆家背地里其实妖魔鬼怪也很多,只是很多人忽略了这些,只觉得陆家这样大的一个家业,以后全是陆厉寒兄弟的,难免就会有一些不好听的声音。”

    “当时背后我其实已经是煎熬的十分艰难,苏家人在这个时候伸出了援手。”

    “我很感激苏家人,因此在苏家人遇到困难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选择要帮助他们,但很无奈的是,苏家人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被谁报复,但从当初的几个动作可以看出来,背后的人显然是非常厉害,苏家人甚至都无力招架,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苏家人的才会想着将你送出来。”

    “苏家到你这一辈的时候只剩下你一个女孩子了,苏家人不会让你也跟着冒险,因此你到了陆家。”

    “后来苏家一下子就覆灭了,速度非常快,我原本还做好了准备,当时其他的企业也是人人自危,但那个人却是收手离开了,过了一段时间大家才知道,苏家当初是得罪了那个人,应该是拿走了那个人什么东西,回收了苏家的所有财产之后,他就离开了。”

    “你苏家的旁支捡了一些东西,之前也是将苏家经营的有模有样,但他们并没有高兴太久,因为那个人很快就回来了,将苏家的企业直接给捣毁了,苏家的旁支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我就没有关注了。”

    苏亦茗眯了眯眼睛:“这么说,那个人是为了复仇而来。”

    老爷子点点头:“是的。”

    “我跟你的父母爷爷都有交往,你爷爷心里的确是有一个愧疚的事情,只是我们多年好友,他也只是告诉我,人做错事肯定是要还的,除开这些,他就不肯再说其他的事情了。”

    “我曾经询问过你爷爷,需不需要我的帮助,但你爷爷说不需要。”

    老爷子说道这里叹了一口气:“其实我觉得,你爷爷大概是后悔了,想要补偿,或许对方也就是知道了你爷爷的意思,所以只是将苏家整垮了之后就离开了,并未赶尽杀绝。”

    老爷子说着看了苏亦茗一眼:“不然的话其实我也根本就不可能将你保护的这么好,虽然说陆家实力的确是很强,但那个人想要找到你,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我当年甚至动了想要将你送出国的念头,但一个是厉寒一直不让,再加上他死灰就这样偃旗息鼓了,我也就放弃了之前那个想法了。”

    苏亦茗从来没有想过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一时之间心绪都是有些复杂了。

    “为什么当初爷爷不直接告诉我这些呢?”

    老爷子伸手摸了摸苏亦茗的脑袋,像是小时候那样和蔼可亲:“我怎么告诉你呢?小茗啊,冤冤相报何时了,你看,当初陆厉寒的父母死的那样惨烈,我也没有怎么样,那是因为我知道,有的时候,人做事都是要为自己负责的,做了错事,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啊。

    “当初厉寒是怎么欺负你的我不知道,但我想这五年的时间也算是对厉寒的折磨了,这五年里,我亲眼看着他迅速消瘦下去,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每次都是等到是真的困的不行了才闭眼,处理公司事情的同时还要四处去寻找你。”

    “每次听说哪里有你的消息都会亲自去。”<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