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一百三十七章 委屈哭了

时间:2020-02-26作者:金陵小笼包

    <b>最新网址:老爷子这边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陆厉寒自己心里有数,老爷子也就不需要太过苛刻。

    电话那边,陆厉寒挂断电话之后,原本打算将手机丢去一边,却忽然想到助理早上说的,就点开了收件箱。

    陆擎之的短信正静静的躺在里面。

    陆厉寒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短信。

    【陆擎之:我要出国一趟,家里没人照顾,小茗最近这些天心情不好,你有空就回去看看,当时我这个做哥哥的请求你。】

    ……

    助理端着热水刚走到陆厉寒办公室门口,就听见从里面传来了一声巨响。

    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了桌子上,被反弹之后落去了地上,瞬间粉碎的声响。

    助理看见总裁办的人都开始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心里一个咯噔,说道:“没事,好好工作。”

    说着伸手握住了把手,一扭将门就开了之后飞速进门。

    反手将门关上之后,助理才转头朝着陆厉寒办公桌那边看了过去。

    看见地上是可怜兮兮的手机碎片,助理有些无奈了:“陆总,什么事情惹你生这么大气啊?”

    陆厉寒想要说话,但想到刚才陆擎之的那条短信,顿时气的火冒三丈。

    陆擎之刚才那个话的语气是真的欠揍。

    而且最让陆厉寒在意的是,陆擎之为什么会那样说。

    他现在用这样一副家里男主人的口吻来跟他说话,难道是因为跟苏亦茗和好了吗?

    陆厉寒忍不住想,难道是因为当年的事情陆擎之不在意,苏亦茗也就屁颠屁颠的就要跟陆擎之复合了?

    陆厉寒转头看向助理:“手机拿来。”

    助理原本不想给,但看见陆厉寒那吓死人的目光,还是战战兢兢的把自己的手机给递了过去。

    看见陆厉寒握着手机的力气大到仿佛是要把手机给捏碎,顿时就有些想哭:“那个……陆总,小心一点,今天早上的一些文件内容我还没有上传云端呢,要是这个手机摔了好多东西都要没有了……”

    陆厉寒扭头看了他一眼。

    助理顿时伸手捂住了嘴巴:“我不说了……”

    陆厉寒熟练的拨打了苏亦茗的电话。

    助理的手机里其实也有苏亦茗的手机号码,备注是【太太】,但陆厉寒完全是自己背出来的号码。

    那几个数字陆厉寒甚至已经是倒背如流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助理?”

    苏亦茗的声音有些迟疑。

    她此时正坐在书房里,电脑上是刚才跟倩倩的聊天记录。

    老爷子跟陆厉寒怎么也没想到,虽然说他们删除新闻删除的很快,尾巴也是被扫的一干二净,就连那些网友的评论都是被删除的一干二净,但万万没想到苏亦茗有个朋友叫做倩倩。

    倩倩早上看见这个新闻的时候就直接截图保存了,刚刚才找的苏亦茗将截图发给苏亦茗看,问苏亦茗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

    苏亦茗看见这个新闻顿时就心凉了。

    因此接通助理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冷的。

    “是我。”

    陆厉寒的声音也很冷。

    苏亦茗愣了一下,原本心底有些高兴。

    毕竟有很长时间没有看见陆厉寒了,苏亦茗的心底说不想那都是骗人的。

    但唇瓣才勾起来,苏亦茗就想到了刚才的新闻。

    新闻上最后说他们一起去了酒店。

    苏亦茗虽然相信陆厉寒不是那种在外面乱搞的人,从小跟陆厉寒一起长大,苏亦茗是真的再清楚不过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但苏亦茗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干什么?”

    到嘴边的“你怎么用助理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就变成了一句冰冷的“干什么”。

    陆厉寒被苏亦茗这样疏离的一句话给气的肝疼。

    “干什么?”

    陆厉寒的笑容十分的讽刺:“你问我干什么?苏亦茗,你还知道你是谁的妻子吗?你最近是在干什么?”

    陆厉寒笃定陆擎之发那样的短信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他苏亦茗已经要跟他和好了,陆厉寒也不敢去跟苏亦茗求证这个事情,只管发火。

    陆厉寒一向都是这样的。

    他害怕,因为他在面对苏亦茗的事情的时候,从来都是没有一点自信的。

    他总是害怕苏亦茗会离开他,甚至都不敢去做任何的求证。

    他想,只要自己不问,或许自己就永远都不用去面对那样惨痛的事实了。

    自欺欺人,反正他也做了这么多年了,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怕多自欺欺人一会。

    “你有病吧?”

    苏亦茗不知道陆厉寒是怎么想的,但被陆厉寒这样质问,苏亦茗心头怒火不断上涌。

    今天是陆厉寒自己有花边新闻,结果陆厉寒还有脸来质问她?

    三番两次的,苏亦茗也是有脾气的。

    “你每次都这样,陆厉寒,有什么话你直接说是会死吗?”

    从小的时候苏亦茗就知道陆厉寒是个闷葫芦的性子,不然的话也不会将喜欢她的事情瞒了这么多年。

    但苏亦茗接受不了的是,陆厉寒是真的几次三番都这样。

    苏亦茗并不是一个心里藏得住事情的人,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写日记。

    那些不能说出口、不能对其他人说的话,都被写在了日记里。

    以前觉得陆厉寒说不出来喜欢自己的话,是因为害羞,但现在苏亦茗也是深受其害。

    闷葫芦的性格,加上陆厉寒那种暴躁的性格,带来的后果是真的让人难受。

    遇事陆厉寒想到的永远是先发火,而不是将事情说出来,询问缘由。

    苏亦茗都觉得累。

    “陆厉寒,有什么事情我们——”

    骂了一句过后,苏亦茗想着还是要跟陆厉寒好好谈一谈,谁知道才说了这么一句,电话那头忽然就传来了忙音。

    电话被挂断了。

    苏亦茗脸上一僵,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抬眼又看了一眼新闻,苏亦茗忽然哭了。

    难受的情绪来的是这么的猝不及防,苏亦茗都被自己的软弱给惊讶到了。

    从前的她可不是这样一个爱哭的人啊。

    但今天却是哭的完全停不下来,像是要一下子将自己内心里的痛苦都给哭出来一样。<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