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九十一章 喝闷酒

时间:2020-02-04作者:金陵小笼包

    “哈哈哈哈……可笑啊……我真是可笑啊……”

    陆擎之看着这样的雅桀,心底也有些不舒服。

    实话说,雅桀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人。

    说话做事也是可以当得起贵女这个称呼的。

    只是,陆擎之不喜欢她。

    雅桀盯着陆擎之,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她清晰的看见,在陆擎之的眼底,有愧疚,有不忍心,但却没有心疼。

    是的,没有心疼。

    这一刻雅桀忽然想,是不是自己即便是死在陆擎之的面前,这个男人都不会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陆擎之,你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雅桀脸上一副已经对陆擎之放弃,也对陆擎之失望了的神情,心里却是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放弃这个男人。

    死也不会。

    ……

    佣人进了病房,看见苏亦茗光着身体,身上的重点部位被被子遮盖住了,露在外面的手脚上全是红色的印记,原本受伤已经包扎好的腿上,绷带处隐隐有红色渗透出来,顿时惊讶的叫了一声:“太太??”

    她三两步冲进了病房里,看着躺在床上的苏亦茗目光空洞,仿佛灵魂都已经被人抽走了,顿时有些心慌:“太太?太太你没事吧?”

    佣人伸手想要摇晃一下苏亦茗看看她的反应,但看见苏亦茗好像浑身是伤的样子,也不敢轻易碰她,只能不断的加大声音,想要让苏亦茗清醒过来。

    苏亦茗好像是听见了她的声音,扭头看了她一眼,勾起了一抹惨淡的微笑:“怎么了?”

    她的声音很轻微,像是随时都要消失的那种声音。

    佣人心里一阵害怕,她小心的问:“太太,你没事吧?”

    苏亦茗感觉到浑身的酸痛以及下身某处传来的粘腻感觉,说道:“没事,你帮我洗个澡吧,还有床单,全部都换掉。”

    刚才的画面苏亦茗不想去回想了,陆厉寒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但从来没有哪一次,苏亦茗有这样的心灰意冷。

    她原本以为自己现在跟陆厉寒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应该是要商量着来,但陆厉寒这次这样的行为,已经是让苏亦茗十分反感了。

    不仅反感,苏亦茗甚至感觉到恶心。

    还有一种深情被辜负的无力感。

    她早就说过自己跟陆擎之压根就没有什么,但这个男人一直不依不饶,甚至还做出这样的事情,苏亦茗接受不了这个事情。

    尤其是她还受着伤,陆厉寒这样做实在是禽兽。

    “可是医生说你现在腿上不方便,最好是不要碰水的。”

    佣人担忧的说道。

    苏亦茗想了想,说道:“那你帮我把身上擦干净,换个床单吧。”

    这上面似乎都带着味道,苏亦茗不想再沾染任何一点跟那个事情有关系的味道。

    佣人这会也反应过来了,她的心底虽然惊讶,但也是有点责怪二少爷的。

    虽然说新婚夫妻可能在那个事情上总是比较需求多,但也不能这样吧?

    这里可是医院。

    而且二太太的身上还带着伤,那样剧烈的运动肯定是会触碰到伤口的。

    佣人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先按照苏亦茗说的做。

    好在医院里有护工,佣人让护工进来换了床单,在护工的帮忙之下帮苏亦茗换了衣服,终归是将苏亦茗给收拾干净了。

    苏亦茗身上清爽多了,但伤口很疼。

    佣人就喊了医生过来。

    医生过来检查了一番之后,说是动作太大碰到了伤口。

    好在不是什么大事。

    住在vip病房里的人非富即贵,医生虽然觉得苏亦茗又撕裂了旧的伤口十分的儿戏,但也不好责怪,有些人,重话是说不得的。

    医生并不知道苏亦茗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只是交代嘱咐了几句,就很快离开了。

    刘妈很快也来了。

    苏亦茗并没有跟刘妈说刚才的事情,但佣人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

    刘妈也没听清楚,只以为是苏亦茗跟二少爷吵架了,于是就给陆厉寒打了电话。

    ……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陆厉寒正在喝酒。

    他在朋友开的一家酒吧里,开了一个豪华包间,但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

    包间里并没有开音乐,但外头刺激轩昂的音乐还是透过门缝里流泻进来。

    陆厉寒皱眉,面无表情的伸手打开了一瓶酒,张开嘴面无表情的将酒水往自己的嘴巴里灌。

    手机铃声一直在响,陆厉寒却连去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金少一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陆厉寒在灌酒的画面,顿时挑眉。

    他不算是一个狐朋狗友,金家自然是比不上陆家,但金家其实也不差,金少也是家里的老二,但不同的是,金少的头上有一个哥哥跟一个姐姐,哥哥姐姐都是非常厉害的人,显然以后就是要在商场上大显身手的,金少知道自己是提前出局了,他不喜欢被人约束的生活,因此早早的拿了钱开了这家酒吧。

    虽然说日子过的是醉生梦死,旁人看起来都是要说一句他不务正业,但他偏偏就喜欢做这些。

    “怎么还在喝啊?”

    金少走过去坐下,忍不住伸手拉了拉陆厉寒手里的酒瓶子。

    这一拉却是没拉动,陆厉寒这个人手劲大得很,此时也正在气头上,压根就不愿意让别人从自己的手里抢东西,金少这些年在温柔乡里每天醉生梦死的,手上根本没啥力气,自然是拉不动陆厉寒手里的酒瓶子的。

    既然拉不动,金少也只好放弃了。

    眼睁睁的看着陆厉寒将一瓶烈酒下肚,一把丢开了瓶子,金少才赶紧开口:“说说吧,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怎么跑到我这里来喝闷酒了?前些天不是还听说你跟新婚妻子蜜里调油吗?”

    陆厉寒手上的动作就顿住了。

    “什么时候?”

    金少嘿了一声,掏出手机找到了自己当初截图保存的一张新闻推送的照片:“这啊,这上头说的不是你吗?”

    陆厉寒伸手拿过了手机一看,发现还真是自己的新闻。

    【陆氏集团二少隐婚已久,跟娇妻恩爱非常,曾经有人亲眼看见当众拥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