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八十章 兄弟

时间:2020-01-30作者:金陵小笼包

    助理一瘸一拐的从后面走进来,神色痛苦的说:“大陆总忽然气势汹汹的过来,也没说是什么事情,就直接动手了。”

    他没添油加醋,但听的董事会的人直皱眉。

    曾经他们听说到的消息是,陆家老大沉稳过人,陆家老二勇猛狡诈,但现在看见这样的陆擎之,他们忽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就这样的陆擎之,看起来可真不像是沉稳的样子。

    “陆厉寒,你说,从小到大,我这个做哥哥的,有没有对不起你?”陆擎之一步步朝着陆厉寒走了过去,眉眼里是一片冰寒,眼底包含着失望,愤怒,鄙视等等各种情绪,复杂的让陆厉寒心头都是一惊。

    但陆厉寒很快皱眉,问道:“陆擎之,现在是在这里发什么疯?”

    陆擎之怒吼:“回答我!”

    陆厉寒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有什么话直接说不就行了?你不是拐弯抹角的性格吧。”

    陆厉寒从小也是非常的喜欢自己的这个哥哥的,但从知道陆擎之竟然冒名顶替了自己做的事情去讨苏亦茗欢心的时候,陆厉寒对这个哥哥就没多少好感了。

    他喜欢苏亦茗喜欢了那么久,为了苏亦茗都可以做那些自己肯定不愿意做的事情,凭什么他哥哥上下嘴皮子一碰,那些事情就都变成他做的了?

    从小到大,陆厉寒还从来都没有觉得陆擎之有这么不要脸过。

    “你非要我在这里把话说个清楚吗?”

    陆擎之冷笑,他的眼底满是疯狂,天知道他现在多么想直接把陆厉寒做的这些不要脸的事情都说出来,但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告诉陆擎之,当年老爷子隐瞒真相,就是为了陆家的声誉,而他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毁掉了陆家的声誉。

    当然,如果这个事情被广而告之,那么一同被毁掉的,还有苏亦茗的声誉。

    要跟自己的未婚夫结婚之前会被自己的小叔子强了,最后只能嫁给自己的小叔子。

    这个故事在其他人看来可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毕竟都是在陆家,对于那些人来说,看豪门的热闹是他们最钟爱的事情。

    他们会羡慕苏亦茗。

    觉得苏亦茗是真好运,从陆大太太变成了陆二太太。

    再厉害一点的人,可能就会说苏亦茗是个狐狸精,将陆家的兄弟俩给迷的团团转。

    “抱歉了各位,等到这边事情处理好了,下次董事会召开的时候我们小陆总一定会给大家郑重道歉的。”

    助理虽然身上十分不舒服,但依旧还是奔走起来,一一将那些董事会的人给送走了。

    众人虽然还想要看八卦,但董事会的这些人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因此一个个都很配合的走了。

    大会议室的门被助理给关了起来,屋子里只剩下了陆厉寒跟陆擎之。

    陆擎之双目通红,看着陆厉寒的目光仿佛在看仇人:“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陆厉寒觉得今天的陆擎之简直莫名其妙,想到刚才似乎有人一直在给自己打电话,他想应该可能有什么急事,于是越过陆擎之就打算出去找助理。

    “陆厉寒!”

    陆擎之见到陆厉寒不把自己当一回事的样子,伸手攥住了陆厉寒的领口。

    陆厉寒冷笑一声,啪的一下打掉了陆擎之的手,说道:“陆擎之,我忍耐有限度,你跑到公司来闹,我不说什么,反正公司迟早我是要跟你争一争的,但我劝你,不要崩的太过分,你去看看外面那些人哪里还记得你是从前那个高冷的大陆总了?”

    陆厉寒对陆擎之的容忍度其实还是很高的,毕竟小的时候陆厉寒也是真心的仰慕过自己的哥哥的。

    那个时候陆厉寒甚至还觉得自己的哥哥高大伟岸,就像是爸爸一样保护着自己。

    但后来他发现自己愚蠢至极。

    “我不是高冷的大陆总了?那你呢?我们陆氏集团里一呼百应,传闻中成功赢的商战无数,被称为商业鬼才的陆厉寒陆总,谁又能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个强奸犯呢?”

    陆厉寒的瞳孔猛的一缩:“你有病?”

    这种话居然也说的出来的吗?

    陆擎之敏锐的发现了陆厉寒的小动作,嗤笑一声,无比讽刺又厌恶的说道:“我要跟苏亦茗订婚,你却是趁着我们订婚前夕强奸了她,陆厉寒,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啊。”

    陆厉寒眼眸里一片黢黑,他看着陆擎之,语气极冷:“谁跟你说的?”

    陆擎之哈哈大笑:“你还关心是谁说的?陆厉寒,强奸是犯法的,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心底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吗?你怎么还有脸到我的面前来秀恩爱?你难道每天面对苏亦茗都不会心虚吗?我自问从小对你没有半点不好,可是你就是这样回报我这个做哥哥的吗!”

    陆擎之越说越愤怒,最后一句话音落下的时候一拳直接打了出去。

    陆厉寒躲闪不及,直接被陆擎之打中了下巴。

    瞬间酸疼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那你呢?”

    陆厉寒心底愤怒像是火一样在燃烧,这个事情如此隐密,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知道,可是现在陆擎之却是知道了,除开是苏亦茗自己告诉陆擎之的,陆厉寒想不出有第二个人。

    陆厉寒觉得自己真的是受伤极了。

    他原本还以为距离会让自己跟苏亦茗之间的感情产生变化,谁知道自己出差,竟然是给了苏亦茗跟陆擎之告状吐苦水的机会吗?

    “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你明明知道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你看出我喜欢苏亦茗了,为什么在她问你的时候,你却说那些都是你做的?不是你先跟我抢,我会疯吗?”

    陆厉寒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在发疯。

    他不顾一切抢了苏亦茗在身边,就是因为他爱的太疯。

    他不能没有苏亦茗。

    虽然以前他也曾经觉得自己这样做对不起陆擎之,但一切源头是陆擎之而起。

    陆擎之没想到因果竟然是在那个时候就种下,他更加愤怒:“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追?你居然对苏亦茗做出这种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