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七十七章 事情真相

时间:2020-01-28作者:金陵小笼包

    陆擎之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知道,自己看了一圈之后就应该是要出去了,但走到了床边,陆擎之却觉得自己怎么都挪不动步伐了。

    就是这张床啊。

    不知道多少个日夜,苏亦茗跟陆厉寒都会在这张床上面翻云覆雨。

    陆擎之原本以为自己从当初看见的时候就已经对这件事情心如死灰了,但如今看见这张床,他觉得自己一直被控制的很好的情绪正在不断外涌。

    苏亦茗,他到底是哪里不如陆厉寒?

    陆擎之现在有一种想要立马就冲到医院去摇醒苏亦茗问问这个问题的冲动。

    但想到雅桀刚才说的话,陆擎之到底还是没有动。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做这样不要自尊的事情。

    去祈求一个女人的爱,这是他绝对不可能做的事情。

    “大少爷,请你让一让。”

    佣人走到了床边,打算将床上的被单被拆卸下来。

    陆擎之见状皱眉:“这些东西就不用带去了吧?”

    佣人笑了笑,手上的动作不停:“大少爷,二太太认床的,要是不带着这些东西去,估计二太太在医院要整夜整夜的失眠了。”

    陆擎之才想起了苏亦茗还有这么个毛病。

    他有些哭笑不得。

    苏亦茗这个人,虽然是贵族长大,比较少的没有公主病的千金小姐,但实际上,身上的小毛病也真的是多的令人受不了。

    陆擎之往后退了一步,打算给佣人让出地方。

    谁知道苏亦茗在房间里摆放的那些小东西是真的多,陆擎之往后退的时候不小心将一个用积木搭成的小房子直接踢倒了。

    地上铺垫了柔软的毯子,因此积木倒地的声音并不明显,只是屋子里的几个佣人都是转头朝着陆擎之这边看了过来。

    陆擎之难得有些脸红。

    本来是打算来这里面帮忙的,但现在看来好像是来这里面添乱的。

    “大少爷站到阳台上去吧,太太今天早上起的早,东西都没整理,要是大少爷不小心碰坏了,估计太太要生气了。”

    佣人每天都会到房间来收拾东西,但每天早上苏亦茗会自己先整理一遍的。

    因此佣人其实也不知道哪些东西是苏亦茗的宝贝东西。

    陆擎之也知道苏亦茗不喜欢其他人碰自己的东西,就抬脚朝着阳台去了。

    这个阳台果然不愧是整个别墅里面风景最好的阳台,陆擎之一到阳台上,就感觉到了舒服的气息。

    苏亦茗经常坐的椅子还在一边,陆擎之忍不住过去坐了一下。

    脑袋后靠上去的一瞬间,陆擎之觉得这一刻自己仿佛和苏亦茗同步了。

    他转头看了看,发现了角落里的一个书架。

    上面放了不少书,应该都是苏亦茗的。

    他原本只是打算一扫而过,却见到一个有些眼熟的红色本子。

    “你别看啦,那是我的日记本!”

    脑海里仿佛响起了以前苏亦茗的声音,陆擎之的心头忽然就火热了起来。

    她跟陆厉寒在一起之后还有写日记的习惯吗?

    陆擎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为自己即将要做的无耻的事情找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借口——

    我就是想要看看她过的好不好,要是很好的话我以后绝对会直接退出永远都不打扰她,但要是她过的不好的话……

    陆擎之的眼底燃起了希望的火花。

    他朝着那个书架走了过去,毫不费力的抽出了苏亦茗的笔记本。

    本子看起来已经是有些破旧了,看起来应该是有很长时间没打开了,上面身上还有一些灰尘。

    看样子原主人是有很长时间没有拿出这个本子了。

    【今天是个灰暗的日子。】

    日记一开篇,是九月一日。

    【开学了,我超级不开心,学校里的气氛虽然很好,但我总觉得好像每个人都要在讨论陆家两兄弟还有我,有什么好讨论的?没见过帅哥美女吗?】

    陆擎之看见苏亦茗在日记里竟然如此幼稚,忍不住笑了笑。

    他往后翻,发现苏亦茗的日记大多都是这样简短的话,根本就不像是记录一天发生的事情,更像是在简单记录自己当时的心情。

    【今天是个灰暗的日子。】

    再次看见这个熟悉的开头,陆擎之简直有些无语了。

    在苏亦茗的心里,好像只要是稍微能让她有点心情不好的日子,都是灰暗的日子。

    陆擎之原本是打算直接翻过去,目光落在日期上的时候,却忽然顿住了。

    这个日期,是他们订婚的那天。

    陆擎之的心忽然有些沉重起来。

    那一天对他来说也是灰暗的一天,但对于苏亦茗来说其实应该不是。

    陆擎之忍不住继续看了下去。

    【原本我很开心的,我终于要跟擎之订婚了,我们原本是要受到所有人的祝福的,但一切都毁了。

    【陆厉寒闯了进来,强要了我,我觉得无地自容,我已经配不上擎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也才知道,原来陆厉寒竟然也喜欢我,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种事情,从小到大陆厉寒明明都是很嫌弃我的样子,为什么忽然就喜欢我了?

    【为什么要让其他人看见这个事情……我已经够难受了,为什么还要让我面对这些……】

    陆擎之震惊的看着纸上写的一切,也是这个时候陆擎之才发现,这张纸上面全是泪痕,眼泪干涸之后上面都泛起了毛边。

    整张纸都是这样,可想而知当时写这个的人到底有多么的伤心,哭的多么的惨烈。

    原来竟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陆擎之如遭雷劈。

    他没想到那年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原来是陆厉寒强行要了苏亦茗!

    陆厉寒!

    这个禽兽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

    “这个衣服要带去吗?我记得太太喜欢晚上穿这个衣服睡觉。”

    屋子里,佣人正在收拾行李,一个行李箱已经装满,此时她们正在填充第二个行李箱。

    “我看带睡衣还不如带这个娃娃吧?太太喜欢抱着这个娃娃——”

    “睡觉”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从阳台上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然后一阵风从阳台上扫过,瞬间出了卧室门。

    两个佣人惊呆了:“刚才那是?”

    门外一个佣人满脸惊悚的冲了进来:“大少爷满身杀气的冲出去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