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六十七章 各自心思

时间:2020-01-23作者:金陵小笼包

    苏亦茗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陆厉寒坐在了床上,正在看书。

    “你在哪里洗的澡?”

    苏亦茗一边擦头发一边问道。

    陆厉寒抬眼看了苏亦茗一眼,说道:“客房浴室。”

    苏亦茗哦了一声,没说什么,走到了一边拿出了吹风机要吹头发。

    陆厉寒从床上起身,悄无声息的靠近。

    苏亦茗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的吹风机已经是落到了陆厉寒的手上。

    “干什么?”

    陆厉寒轻笑:“帮你吹头发。”

    苏亦茗抿了抿唇,想要说点什么,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高度刚好可以让陆厉寒自然垂着手帮她吹头发。

    陆厉寒的动作十分轻柔。

    手里女人的发丝像是勾人的细线,仿佛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心也给结实的网住了。

    “小茗。”陆厉寒忽然低声开口。

    苏亦茗轻轻“恩?”了一声。

    她心里装着事情,这个时候就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陆厉寒的眼眸里黑暗更加浓厚。

    “你今天不开心?”陆厉寒问道。

    声音已经有了变化。

    这要是放在往日,苏亦茗对陆厉寒的情绪把控十分清楚,因此肯定会第一时间就感觉到陆厉寒现在的情绪不对劲,但苏亦茗这个时候心里满是纠结复杂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仔细去听陆厉寒的语气。

    因此也就忽略了陆厉寒眼底的危险黑暗。

    “怎么?没有不开心。”苏亦茗并不愿意说出自己内心里的事情。

    不仅是因为苏亦茗现在心里复杂,也是因为这些复杂的情绪浮起之后,苏亦茗发现自己曾经感觉到的陆厉寒的好开始慢慢边缘化,曾经陆厉寒做的那些粗暴的事情逐渐开始被放大了。

    苏亦茗从来就不喜欢被这样对待。

    陆厉寒以前做的那些事情还真没有那么容易就被原谅。

    “你晚上吃的不多。”陆厉寒说。

    苏亦茗皱眉,不是很耐烦的说道:“我饭量一向很小,你知道的。”

    陆厉寒眼底黑暗之色更浓:“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苏亦茗就点了点头,她的头发也随着她的动作在陆厉寒的手里慢慢滑动着。

    陆厉寒眸光深深的看着苏亦茗的头发,就像是看着苏亦茗跟自己之间的感情。

    每次当他觉得好像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的时候,那东西就这样滑不溜丢的要溜走了。

    陆厉寒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苏亦茗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扯住,忍不住吃痛的啊了一声。

    陆厉寒反应过来,赶紧松开了手。

    苏亦茗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你干什么呀?”

    陆厉寒的心就化了。

    房间这一方小角落里,女人娇娇软软的,男人身材高大,灯光从两个人头顶倾泄而下,给两个人身上都仿佛镀上了一层暖光。

    吹风机的声音并不嘈杂,嗡嗡嗡的,带着某种节奏,让人听着有些昏昏欲睡。

    苏亦茗心里装着事情,加上这几天也是有些疲惫,最后竟然还真的一点一点垂下了脑袋,完全睡过去的时候,她听见吹风机的声音停下了。

    有些不适应的皱了皱眉,苏亦茗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抓住点什么,却抓了个空。

    苏亦茗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张口就来了一句:“擎之,不要闹我。”

    轻手轻脚去放吹风机的陆厉寒顿时脊背一僵。

    再转身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压已经是低到可怕。

    “你喊什么?”陆厉寒大步走过去,不顾苏亦茗还在睡觉,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厉声问道。

    苏亦茗才刚睡着,骤然被这么吵醒,顿时就有了一点脾气,伸手拍了一下陆厉寒的手,苏亦茗皱眉道:“你发什么疯啊?”

    “我发疯?!”

    陆厉寒被气笑了:“在你苏亦茗的心里,我不管做什么,永远都是在发疯是吧?”

    他说话的语气太过讽刺了,也带着隐忍的痛苦,苏亦茗有些惊讶,就连困意都被惊醒了。

    “你说什么呢?”苏亦茗坐直了身体,看着面前怒气勃发像是随时都会爆炸的陆厉寒,有些不解的问道:“你干什么呀?”

    苏亦茗有的时候是真的看不懂陆厉寒。

    这个人的脾气是真的来的太快了。

    而且大部分的时候苏亦茗都不知道陆厉寒到底是为什么生气。

    “我干什么?苏亦茗,我对你到底是有哪里不好啊?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吧?”

    陆厉寒原本就十分的敏感,大概是应验了那句话,在爱情里面,最先开口说爱的那个人就处于了弱势。

    陆厉寒极度的不自信,加上从前又是亲眼看见过苏亦茗到底是怎么喜欢自己的哥哥的,他现在是草木皆兵。

    “我说什么话了?我骗你什么了?你大半夜的非要发疯吗?”

    苏亦茗本来都睡着了现在忽然被吵醒,情绪自然也不稳定,看见陆厉寒这个样子,苏亦茗忽然觉得有些心累。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随便乱发脾气?我好好的吹个头发,你自己非要过来帮我吹,你现在是累着了要对我发脾气了?”

    苏亦茗有些起床气,加上今天原本就心里不舒服,说话的时候也没怎么过脑子:“我也没求你帮我吹头发啊,你发的是哪门子火?”

    苏亦茗瞪大了眼睛看向陆厉寒,眼底满是不解跟暴躁。

    陆厉寒仔细的盯着苏亦茗的双眼,企图从那里面看出一点的喜欢来,但他一点都没看见。

    他忽然就觉得自己跟个二傻子似的。

    今天听了倩倩的话,第一时间就将苏亦茗讲述的那个故事里的老公带入了自己。

    他想,苏亦茗肯定是不好意思说出那些话的,因此才会无中生友,想要找其他人帮忙拿主意。

    苏亦茗一直是这样的,有些害羞,心里即便是藏着事情也不愿意跟其他人说的。

    正是因为太过高兴了,陆厉寒特地推掉了今晚的视频会议,就是为了回来好好陪陪苏亦茗。

    原本陆厉寒是愿意让苏亦茗一个人面对雅桀跟陆擎之的,因为只有看见了其他人有多恩爱,她才会彻底死心。

    但终究还是舍不得了。

    他想,既然苏亦茗都开始喜欢自己了,那自己就帮帮她,总不至于让她太伤心。

    他总是见不得她伤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