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四十一章 禽兽

时间:2020-01-10作者:金陵小笼包

    苏亦茗被陆厉寒抗在肩膀上,来到了房间里。

    直到被丢到了大床上,苏亦茗还有些懵圈。

    但等到她看见陆厉寒的手上还端着那杯牛奶,而且牛奶竟然还一滴都没洒的时候,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幼稚鬼刚才是为了证明什么了。

    “不是,你怎么可以这么幼稚的?”苏亦茗简直哭笑不得。

    这么多年一起长大,苏亦茗从前觉得陆厉寒是个不折不扣的冲动分子,做事好像从来不顾后果,后来觉得这个人是个魔鬼,是个掠夺者,但随着几次陆厉寒救自己,甚至差点为自己丢了命,苏亦茗才察觉到事情好像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陆厉寒虽然是疯子,但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他或许暴虐,但其实,苏亦茗从来都没有受到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看见他此时如同孩子一般要证明自己的行为,苏亦茗脸上的笑容几乎止不住。

    陆厉寒的眼眸深了一点,他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苏亦茗,挑眉说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陆厉寒不知道自己此时这个样子到底有多好看。

    他原本就生的俊美,身上那股子邪气更是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邪魅捐款的狐狸精。

    勾人的紧。

    但苏亦茗以前一直都觉得陆厉寒越是这样就越是魔鬼,但一旦知道了这个人为了自己就连命都可以不要的时候,苏亦茗就觉得什么事情似乎都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了。

    或许,他只是不懂的如何去对一个人好呢?

    他们都没有资格谈爱,但事情既然都翻篇了,为什么不能好好过生活呢?

    “厉害。”苏亦茗这样想着,嘴上就忍不住顺着陆厉寒的幼稚夸奖了一句。

    陆厉寒顿时就露出了得意的神情:“起来把牛奶喝了睡觉。”

    苏亦茗乖巧的坐了起来,就着陆厉寒的手将牛奶给喝了,末了还笑着说了一句好喝。

    陆厉寒的眸子就更深了。

    他看着苏亦茗将唇边的那些牛奶渍一一舔了个干净,只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

    “好喝吗?”

    声音都带着一点沙哑,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在了苏亦茗的脸上。

    苏亦茗感觉到陆厉寒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但却也没多想:“好喝。”

    牛奶这个东西哪有啥好喝不好喝的,苏亦茗觉得陆厉寒这个问话简直没话找话,想到今天在公司里的事情,苏亦茗抬头打算给陆厉寒说一说。

    谁知道才一抬头就被堵住了唇瓣。

    陆厉寒的动作十分的温柔,仿佛是在对待自己最珍贵的宝贝。

    “那我也来尝一尝好了。”

    陆厉寒轻笑,贴着苏亦茗的唇瓣,让苏亦茗跟自己同样说出了这句话。

    苏亦茗:“……”

    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下一刻就已经深陷在了陆厉寒的温柔里。

    有人说,平日里不喜欢生气的人生起气来是非常恐怖的,因为他们就像是被积压的火山,全部爆发的时候,光是岩浆都能将人烫死。

    而这一刻,苏亦茗只能想到一句话。

    平日里不温柔的人,一旦温柔起来也能让人溺死。

    陆厉寒的温柔,就仿佛是野兽最本能的趋势,那么小心翼翼,那么视若珍宝,那么……让人沉沦。

    “唔……”

    苏亦茗迷迷糊糊的被抱进浴室的时候,脑海里还在回荡着陆厉寒刚才在她耳边呢喃的话。

    他说:小茗,我好高兴。

    ……

    “叩叩叩。”

    刘妈第三次过来敲响了陆厉寒跟苏亦茗的房间门。

    身后一个佣人手里端着早餐,上面是已经被包装好的三明治,以及一个装满了牛奶的保温杯。

    “怎么还没起?”佣人奇怪的问道:“太太跟少爷从来不是个赖床的人啊?不是昨晚又吵架了吧?”

    刘妈暗自憋笑。

    昨天晚上这两个人在楼梯上亲吻的事情其实被刘妈看见了,刘妈想着,这年轻夫妻两,小别胜新婚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大概是闹到了天亮吧,不然怎么会这样还不醒。

    “嘘,小声点。”

    刘妈虽然在陆家比较有话语权,一些小事上也完全可以自己做主,但刘妈之所以可以在刘家待这么长时间,现在还跟出来专门伺候陆厉寒跟苏亦茗,全是因为她懂事也聪明。

    即便是陆家对佣人很好,这也不是佣人可以以下犯上私底下在背后议论主子的理由。

    那个人就噤声了。

    刘妈继续保持着节奏敲击着房间门。

    屋子里凌乱的大床上,苏亦茗听见了有声音一直在响,眉头先是皱了皱,然后眼睫才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阳光热烈的天花板。

    苏亦茗愣了好一会,才听出了那个吵醒自己的声音是敲门声。

    苏亦茗刚要开口说话,就看见凌乱的大床上,陆厉寒的身体除开重点部位被盖住了,其他的地方都是暴露在了空气中。

    陆厉寒的身材很好,他从小的时候就习惯强大的感觉,做什么事情都不愿意落在其他人后面,虽然说以前年纪小看起来也不够高大强壮,但他却是练过的,那些富二代子弟们找麻烦也不敢找到陆厉寒的头上去。

    因为他们敢这么做的话,被收拾的肯定不是陆厉寒。

    昨晚的战况太激烈了,苏亦茗压根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睡过去的了,此时看着自己身上的被子被盖的严严实实,而陆厉寒却是大半身体都被暴露在了外面,眼底眸光不由的柔和了一点。

    她将被子给陆厉寒盖上,下床披上了浴巾,站起身的时候脚下一软差点没直接跪下。

    “禽兽。”苏亦茗低声骂了一句,声音却是软软的,压根不像是生气恼怒的样子。

    走过去拉开了门,看见站在门口的刘妈,苏亦茗顿时也是反应过来了,今天还要上班呢!

    “糟了!现在几点了?我要迟到了吗?”

    苏亦茗惊讶的问道。

    “没呢没呢,太太,还有时间,你可以慢慢来,我就是提早过来喊你了。”刘妈笑着说道。

    苏亦茗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那我先去洗漱,早餐你们放下去吧。”

    “好嘞。”

    刘妈就带着佣人下楼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