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四十章 想看你给你看

时间:2020-01-10作者:金陵小笼包

    推开门,苏亦茗心不在焉的要朝楼上走。

    灯未开——是陆厉寒刚才电光火石之间关上的。

    屋子里一片漆黑,苏亦茗蹬下了脚上的鞋子,赤着脚朝着楼上走。

    虽然说苏亦茗从前非常讨厌这个家,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个家,的确是苏亦茗最熟悉的地方。

    住过这么长时间,对这个家的熟悉甚至是已经超越了其他的地方。

    她即便是闭着眼睛,都能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往日里这个家里不说是人群来往,但至少还有佣人来去,并不显的十分的孤寂。

    但此时黑暗之中一点声响都没有,苏亦茗甚至还可以听见自己轻微的呼吸声。

    太孤单了。

    苏亦茗心想,自己还从来都没有在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感觉,这一瞬间仿佛全世界都抛弃自己了。

    爷爷还是爱自己的。

    但爷爷在自己跟陆擎之之间,果断作出了选择。

    陆擎之是爷爷的亲孙子,又是当初受了伤的那个,爷爷站在他那边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苏亦茗心底委屈。

    他们都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却都已经认定她是那个红杏出墙的人,爷爷虽然没有说,对她依旧好,但苏亦茗感受到了。

    爷爷很喜欢雅桀,爷爷迫切的想要让自己跟陆厉寒怀孕,然后让雅桀跟陆擎之结婚。

    这样,曾经剪不断理还乱的线条将会全部迎刃而解。

    “欸——”苏亦茗叹了一口气,仿佛这样,就也可以将心里那一种堵的人难受的情绪也给输送出去。

    闭上了眼睛,苏亦茗朝着楼上走去。

    不看,不听,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大概就感受不到那种冷了。

    才走了几步,苏亦茗就感觉到自己似乎撞到了什么。

    并不算坚硬,但触感也绝对算不上柔软。

    苏亦茗忍不住抬手一摸,摸到了质地良好的衣服料子。

    “??”苏亦茗睁眼一看,眼前就有一个黑影低下头来。

    唇瓣上被柔软触碰了一下。

    苏亦茗瞪圆了眼睛:“你——”

    正要问你是谁,对方却正好趁着她张开嘴巴的空档直接入侵了进来。

    唇舌疯狂被带着搅动着,这样的激烈疯狂,像是要将她完全吞吃入腹。

    空气中似乎都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有什么灼热的气息正在飞快蔓延,苏亦茗被吻的脸颊通红,脚趾都忍不住蜷缩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陆厉寒才放开了苏亦茗。

    天知道刚才看见苏亦茗闭上眼,脸上的脆弱暴露无遗的时候陆厉寒是废了多大的劲才忍住自己没有直接冲上去就要了她。

    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孩啊,他心底疯狂的在叫嚣着要占有她,但理智最终管住了他。

    苏亦茗刚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人是陆厉寒,被松开之后也没半点诧异,眼底反而带着一点亮光:“你怎么回来了?”

    话语里暗藏着一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惊喜。

    虽然刚才被吻的差点窒息,但苏亦茗却有一种自己原本是在海上航行的一艘船,忽然被大海拥入了怀抱的感觉。

    寒冷、孤寂全都没了,只余下一点温暖。

    陆厉寒看见苏亦茗的脸上并没有厌恶,好像还带着点惊喜,心底的暴怒火苗顿时熄灭了。

    他原本还打算好好算算那个蛋糕以及苏亦茗回老宅去见陆擎之的账,但这一切的怒火,都消弭在了那一句带着惊喜的“你怎么回来了”里。

    苏亦茗果然还是那个苏亦茗啊。

    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拥有多么强大的武器。

    “提前结束了会议,那边的东西实在是吃不惯,就提前回来了。”陆厉寒自然是不能说因为自己看见了陆擎之给她蛋糕就坐不住了的。

    苏亦茗啊了一声,有些惊讶的样子:“你不是经常出差吗?怎么还吃不惯那边的东西?今天去的不是熟悉的国家?”

    陆厉寒:“……”

    抿了抿唇,自己编的谎言跪着也要继续圆:“恩,以前没去过的。”

    “噢,这样啊,那要不要我现在让佣人起来给你做点东西吃?”

    苏亦茗说着就要去开灯。

    陆厉寒拉住了她的手,将自己右手上端着的还有余温的牛奶送到了她的唇边。

    苏亦茗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你哪里来的?”

    陆厉寒一边拉着苏亦茗往楼上走,一边说道:“刚才一直端着。”

    苏亦茗:“???”

    不是吧?

    刚才那啥还挺……激烈的,这个人竟然还端着牛奶,更神奇的是牛奶竟然半点都没洒?

    这完全不科学啊!

    “你怎么端住的?”苏亦茗捏住陆厉寒握着自己的手,好奇的问道。

    陆厉寒转头看了苏亦茗一眼。

    这一瞬间,眼前的苏亦茗似乎跟小时候的苏亦茗融合在了一起。

    以前的苏亦茗也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有的时候遇见自己不理解的东西就会过来问陆厉寒。

    陆厉寒那个时候对谁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因此当时就不太爱搭理她,苏亦茗就拉着他的手,用柔软的声音撒娇:“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你告诉我呀。”

    而此时,苏亦茗没有得到陆厉寒的回应,那点小习惯就又出来了。

    她拉着陆厉寒的手晃动了一下,声音娇娇软软的:“告诉我嘛,你力气有那么大嘛?”

    陆厉寒的眼眸因为这句话陡然一深。

    “你真的想知道?”

    陆厉寒侧头,饶有兴致的看着苏亦茗。

    因为屋子里很黑,苏亦茗只感觉到陆厉寒的眼睛亮亮的,丝毫没有看见陆厉寒双眸里的狡黠。

    “对呀,你是怎么做到的?”

    陆厉寒轻轻一笑。

    这一笑有点酥,声音在黑暗里变的格外的明显,苏亦茗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有点麻,正要伸手去摸一下,下一秒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

    “呀!”苏亦茗发出一声惊呼。

    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腹部轻轻撞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上,而视线也发现了变化。

    她居然被陆厉寒扛在了肩膀上!

    “你疯了陆厉寒!放开我!”

    苏亦茗简直哭笑不得。

    这个家伙为什么还是这么不喜欢按常理出牌。

    “你不是想要知道为什么吗?我让你看看。”

    苏亦茗:“???”

    不是,这两者之间有任何关系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