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三十九章 提前回来了

时间:2020-01-09作者:金陵小笼包

    如果是换做以前,苏亦茗是真的不会相信自己竟然可以这样心平气和的跟陆擎之说话。

    虽然现在心里依旧是不舒服,但苏亦茗掩饰的很好。

    她的内心波澜只有自己知道,反正在陆擎之的眼底,苏亦茗此时此刻就是对自己毫无留念,甚至就连一点愧疚都没有了。

    陆擎之的眼底闪过了阴鸷。

    自然垂下的双手忍不住捏成了拳头,他盯着面前的苏亦茗,心底在咆哮着想要冲过去捏住这个人的脖子问她,到底自己是哪里不如陆厉寒,但理智死死的禁锢住了他的身体。

    “爷爷在楼上。”陆擎之最终说道。

    苏亦茗点点头,转身就打算去楼上找老爷子。

    “苏亦茗。”

    身后忽然传来陆擎之的声音。

    苏亦茗愣住。

    相识多年,陆擎之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全名。

    苏亦茗觉得心脏猝然一疼,正要转身,就听见一个甜腻的声音响起:“擎之?你怎么在这里呀?不是说让你来帮我看看礼服的嘛?”

    这个声音很熟悉,苏亦茗认识这个声音的主人,上次家宴上,老爷子说,这个人是陆擎之的未来结婚对象。

    叫做雅桀。

    听说雅桀是国外的贵族小姐,无论是家世还是美貌,都可以与陆擎之般配。

    门当户对,说的就是他们了。

    苏亦茗闭了闭眼,心想,这样也好,曾经的过错,误会,扭曲,痛苦都该结束了,现在他们应该要各自拥有全新的生活了。

    苏亦茗收回了原本要转身的步伐,坚定的踏出了第一步。

    上次是陆擎之决然的离开,这次就换她先踏出第一步吧。

    陆擎之拧眉看着已经到了近前,抱住了自己胳膊的雅桀。

    “你来干什么?”他的语气不算好,比起以往的冷淡,现在多了一分恼怒。

    雅桀心底冷笑。

    她知道陆擎之这是在恼怒什么,不过就是恼怒她来的时机不对。

    陆擎之怕不是真的将自己当做傻子!

    雅桀双眼里带着明明白白的嫉妒,声音却依旧甜腻动人,带着三分的沙哑,加上那对不停的在陆擎之手臂上碾磨挤压的柔软,整个人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个性感尤物。

    别墅里的佣人赶紧低下头,不敢直视这诱惑的现场。

    “我不来,你打算让我的头上长出一片青青草原吗?”

    陆擎之眉头拧的更紧:“你胡说八道什么?虽然我们是男女朋友,但如我之前所说,你随时都可以结束这段关系。”

    雅桀眼底顿时爆发出恨意:“你真的要这么做?你知道我父亲已经在与老爷子谈我们订婚的事情了吗?”

    雅桀这次跟着陆擎之回国就是家里人允许的,她家里的人对于陆擎之十分的满意,恨不得他们立时就结婚。

    “我没同意的事情,我需要了解吗?”

    陆擎之冷眼扫了雅桀一眼,对于雅桀似有若无的诱惑完全没有一点动心,冷面无情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转身也朝着楼上去了。

    雅桀满脸愤恨的站在原地,心底是无边的愤怒。

    苏亦茗!

    好一个苏亦茗!

    ……

    陆厉寒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家里,发现家里竟然连一盏灯都没有。

    用了像是要把门直接给拆了的劲打开了门,看见一室冷清的样子,陆厉寒眼底的暴怒瞬间冰封,最后只剩下一点空洞。

    果然啊……

    苏亦茗果然就那么不喜欢他们的家……他不在的时候她竟然就连回都不愿意回来。

    陆厉寒转身就要出门,他心想,不管苏亦茗现在是在哪里,他都要将人揪回来,这是他们的家,他不允许苏亦茗不回来!

    转头急匆匆的下了楼,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佣人刘妈手里端着个牛奶出来了,见到门口的人是他,刘妈还愣了一下,但很快脸上就浮现出惊喜。

    “少爷回来了?”

    陆厉寒停住了脚步:“恩。”

    他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刚要开口,就听见刘妈说道:“少爷现在出门是要去接太太?不用去了吧,司机在呢。”

    陆厉寒皱了眉,眼底闪过了自己都没察觉的亮光:“司机在哪?”

    “啊?”刘妈一脸奇怪的看了陆厉寒一眼:“在老宅啊?今天老爷子打电话让太太回去吃饭,说是怕你不在家,太太一个人孤单。”

    陆厉寒眼底的光尽数熄灭。

    老宅……陆擎之现在不就是住在那里吗……

    陆厉寒捏住了门把手,一字一句的仿佛是从牙齿缝隙里挤出来的一般:“那我去接她——”

    话音才落,就听见外面出来了汽车声。

    刘妈就笑了:“这不是回来了?少爷你也累了一天了,要不要我也给你准备一杯牛奶喝了好睡觉?”

    陆厉寒这才注意到刘妈手里的牛奶,想了想还是朝着刘妈伸出手:“给我吧。”

    刘妈走过来将牛奶递给了陆厉寒:“我再去给少爷你准备一杯。”

    陆厉寒盯着手上奶白的牛奶,就像是在看苏亦茗的肩膀。

    她的肤色就是这样细腻的乳白,摸上去触手升温,仿佛最上等的暖玉。

    “不用了,我跟她喝一杯就好了。”

    刘妈顿时了然的笑了笑,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是你们年轻人会玩,那我先下去了,有什么事情让太太喊我。”

    陆厉寒恩了一声。

    门外徐徐响起了脚步声,陆厉寒忍不住收敛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

    这其实还是陆厉寒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以往跟苏亦茗关系算是恶劣,苏亦茗从来不管他去哪里了,他回来也从来都没有跟苏亦茗说过。

    好像每一次都是他突然出去又突然回来。

    不知道苏亦茗这次看见他提前回来了是什么心情。

    门外苏亦茗脚下的步子有些沉重。

    刚才吃饭的时候其实气氛并不凝重,老爷子只是询问了最近苏亦茗的情况,随后就是闲话家常。

    老爷子年纪大了,大概也是喜欢儿孙绕膝的,总觉得的老宅太过冷清了,几次三番的明示暗示,苏亦茗也只能装作听不懂。

    想到上一次家宴的时候好歹陆厉寒还陪着自己,那种压力不是自己一个人受,苏亦茗忽然就觉得有点想陆厉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