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三十六章 你幸福吗

时间:2020-01-08作者:金陵小笼包

    “误会?照片上明明白白,你告诉我是误会,苏亦茗,你是把我当猴子耍?”

    陆厉寒抓着一把照片甩到苏亦茗脸上,照片锋利的边角借着力道划过她脸颊下侧,一道血痕透着血珠冒了出来。

    陆厉寒见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更是怒火中烧,拎出其中两张抵在苏亦茗眼前,咬着牙跟说道:“你可别告诉我,你亲他也是误会,是你主动亲的陆擎之。”

    脸颊下面肌肤有点刺疼,但苏亦茗显然毫不在意,她开始还很淡然得听着陆厉寒的控诉,可当她听见亲陆擎之时,明显一愣,之后傻傻盯着眼前的照片,口中反复着:“没有,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亲他了?”

    “我真得没有……”

    辩驳的声音在看清眼前的照片后渐渐失声,苏亦茗脖子还在陆厉寒手中,她不能靠近他,但是双手早就夺过照片,仔仔细细看着。

    “没话说了?你还要解释什么?误会什么?我就是太纵容你。”

    陆厉寒猛地压倒苏亦茗,他眼里满是受伤,牙齿在苏亦茗左右肩膀不停啃着,苏亦茗手上死死捏着照片,嘴里反复说着:“不是的我真的没有,这照片有问题,你听我解释。”

    陆厉寒似疯魔的吸血鬼,没一会就把苏亦茗的肩膀和脖子啃得满是伤痕,他不顾她挣扎的双腿,手迅速拉扯掉她浑身的衣服,在苏亦茗还在寻求信任时毫无预警得下身一沉。

    “啊……陆厉寒……。”

    苏亦茗微张着嘴,身下的疼痛直冲脑门,她瞪大双眼,陆厉寒用力惩罚着她,仿佛只有让她痛了才能化解内心的怒火。

    苏亦茗开始还奋力反抗,后来慢慢喉咙干了,再也发不出声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陆擎之问她的话:“他会怀疑吗?”

    彼时苏亦茗还信心满满的安慰自己,陆厉寒肯定会信自己,可当他又用强迫她这招来发泄时,苏亦茗倏地释然了,身上是不知疲倦的掠夺者,她绝望的眼神下,自嘲得笑意越发大了起来。

    苏亦茗是如何熬过陆厉寒不停歇的侵犯,她不知道,因为等她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安宁,她浑身无力的躺着,想抬手,却发现手背上吊着针。

    有些福尔马林的气味弥散在四周,苏亦茗头依然很疼,她唇瓣干裂出几条缝,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隐约听见门口传来声响,似乎是两人在对话。

    “我说你能不能克制点,她本来就一夜未眠,然后还受了风寒,被你折腾一晚上,谁吃得消,这回是晕过去,下次呢?”

    苏亦茗听着不像是熟悉的声音,不过说的她应该就是自己。

    “别废话,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陆厉寒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

    苏亦茗垂着眼帘,他竟还会着急?

    “挂完水看看还发烧没有,还有,她昏过去的原因,恐怕还和心里压力有关系,你是不是对人家太差劲,不然为何昏过去还一直叫着自己是被冤枉的?”

    那人语气严厉,苏亦茗断续的听着,也能感觉到那人是正经着叱喝。

    “我知道了,你没事先回吧,有问题我再找你。”

    陆厉寒难得虚心说话,但赶人的意思很明显。

    “我就知道你这种没良心的人不能深交,三更半夜把人叫来,现在事情办完就一脚踢开,你看我下次……”

    那人话没说完,就好像被陆厉寒赶跑了,苏亦茗能依稀听见仓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就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苏亦茗闭紧双眼,她并不想让陆厉寒知道自己已经醒来。

    陆厉寒像是很疲惫,连脚步都是拖着地走,下巴上的胡渣又长长几分,他走到床边,拿着棉签沾了些水涂在苏亦茗干裂的双唇上,眼里是无尽懊恼。

    长叹着气在床沿坐下,他盯着苏亦茗的脸瞧着,那道照片甩过时划破的痕迹还在,他久久未动,仿若入定一般。

    苏亦茗的睫毛微微颤动,眼珠在眼皮下移动,陆厉寒忽得自言自语起来:“我知道不该这样对你,但是一看到照片就失去了理智,哪怕是假的,我都不想你和陆擎之扯上半点关系,小茗,你会怪我吗?”

    他嗓子哑着,比平日的声音更有磁性,那是连轴三天没睡的结果。

    谁都不能体会他猛烈发泄完发觉苏亦茗没了生气时的惶恐,他几乎是顿时就滴落几滴泪,心脏都吓得停滞几秒,他浑身冰冷的抱着苏亦茗,急急忙忙打电话给家庭医生。

    一句话说了几次都没说顺,那时陆厉寒想着哪怕她真的跑去和陆擎之约会,哪怕她真的亲了陆擎之,什么都没有苏亦茗醒过来重要,这是他当时唯一的念头。

    苏亦茗还是假装睡着,温热的双唇上触及一方凉意,是蜻蜓点水的触碰。

    陆厉寒亲过苏亦茗后,看着她渐渐红润的面色,心情明显好多了,紧紧拽着苏亦茗的手,他趴在床沿,眼皮重下来睡了过去。

    许是紧盯的压力消失不见,苏亦茗才缓缓睁开双眼,她感觉手上重量很沉,斜眼望过去,看见陆厉寒安静的睡容。

    此时的陆厉寒和印象中霸道蛮不讲理的男人对不上号,他睡着手还是没放松,依旧紧握着她的手,嘴角还有些似有若无的弧度。

    “为什么就是不信我,亏我还在陆擎之面前为你说话。”

    即便是轻声低喃,苏亦茗话里还是带着怨气。

    “你为我说话?说什么了?”

    陆厉寒眼睛如皓石般明亮,只是微睁的状态,也让苏亦茗惊了心神,瞬时闭上双眼,却在不停闪动的睫毛下无所隐藏。

    “当时只是一心想着你在我离开后就跑去找陆擎之,照片是借位,我后来才发现。”

    陆厉寒知道她听着,站起来又拿着棉签帮她湿润着双唇,动作之轻柔,让苏亦茗实在不习惯。

    既然被识破,她便也不装了,睁开迷离的眼,入眸得是陆厉寒略显狼狈的样子,算起来,知道照片的事情就跑回来,是不是过于在乎的表现?还是只是他近乎变态的占有欲使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