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三十五章 食堂遇见

时间:2020-01-08作者:金陵小笼包

    “经理……”周林急得跺脚。

    “闭嘴,让你欺负新同事,等会把苏小姐没做完的都拿去你做,今天不做完不许回家。”

    狠狠翻过几个白眼,周林在经理的威慑下只得忍气吞声,可双拳握紧的力道还是泄露出她不会善罢甘休。

    陆擎之淡淡瞥了经理一眼,对他说的话算是认同,之后也没多做逗留,交代完让大家努力工作就转身离开。

    临走还把苏亦茗叫出去,说是有工作的事情要她配合,苏亦茗其实不想跟他一起离开,但熬不住他停滞不动的脚步,未免又生出什么别的传闻,只得跟着出门。

    只是没想到两人一走,里面就闹翻了天。

    “天啊,看见没有,根本传闻就是真的。”

    “对啊,我就说不会无缘无故空降,我们公司审核那么严格,还是最为难进的设计部。”

    周林心有不甘,自然不会放过再次造谣的机会,她趁着没人,又登录小号,在论坛上发布了一张特地错位拍摄的照片,照片一眼看过去就是陆擎之凑近吻了苏亦茗,她还把标题写的特别不堪:“如此主动,怪不得能得人所不得,空降最严格设计部。”

    发完之后周林阴冷的笑意如嗜血般扩大,她倒要看看这回苏亦茗还怎么洗掉勾搭上位的恶名。

    苏亦茗小碎步跟在陆擎之身后,手机界面上是还未拨出的号码。

    “抱歉造成困扰。”陆擎之猛然停下脚步,苏亦茗头撞上他宽厚的背,抬眼时有些茫然。

    “不怪你,是被有心之人利用。”

    苏亦茗能想到的,就是肯定有人故意发布想造谣她的名誉,而且肯定是设计部的人,不然不会那么巧,正好知道她要加班。

    “被他知道,会怀疑吗?”陆擎之闪着眼眸,他早上知道绯闻的事之后,内心其实是窃喜的,就算只是小小绯闻,但依照他对陆厉寒的了解,肯定会对事情本身产生怀疑。

    这样想着,陆擎之便私心着跑来苏亦茗办公室宣誓主权,哪怕只是公司内部,绯闻的力量也足以撼动陆厉寒对苏亦茗的信任。

    苏亦茗摇头,说话口是心非:“寒哥哥对我很信任,而且这事情明显就是有人故意针对,他不会在意的。”

    或许骗过自己,也就骗过了陆擎之,苏亦茗想着,对陆擎之莞尔一笑,满面轻松的样子仿佛她说得都是事实。

    “那就好,不然我会帮你向他解释。”陆擎之似笑非笑,表情和煦着,让人很难想象他是想要在绯闻上添把火的人。

    “不需要,他很相信我。”心头无故揪紧,苏亦茗眼皮不停跳着,神色有些黯然。

    陆擎之瞧在眼里,只当她是对传出绯闻的困扰。

    “我会找出源头,到时候再澄清……”

    没等他说完,苏亦茗就开口道:“不用了,我大概知道,而且就算要查,我也会自己查。”

    陆擎之暗了眸色,他不发一言的走了。

    苏亦茗扭头进到安全出口,拨出去的电话许久都没人接听,连拨几通都是如此,心慌,蔓延至四肢,连带脚底都彻凉。

    回到办公室,面对周围人暗搓搓的指指点点,苏亦茗只当不见,她浑浑噩噩头有些疼,便提前请假回家。

    家里李伯看见她回来,一脸讶异:“夫人今天回来好早。”

    苏亦茗有气无力:“嗯,我上楼休息会,晚饭不要叫我吃了。”

    李伯赶忙问:“夫人不舒服吗,要叫家庭医生来瞧瞧吗?”

    “不用了,我睡会就行。”

    苏亦茗说完就拖着沉重的步子上楼回房,之后连衣服都没换就倒进大床,眼眯着没几分钟就睡了过去。

    “呼……”

    苏亦茗呼出口浊气,翻着身眨着双眼盯向天花板,窗外月亮挂起,天色漆黑一片,已然是入夜十分。

    她撑着手想要爬起来,却在动作的瞬间查觉到床边站着个人:“啊……,是谁。”

    手就要伸去开床头的顶灯,可就在触及开关那会,听见幽幽传来的嘶哑之声:“你倒是睡的挺熟。”

    她手指停顿在开关前,悬着空的手反指向前方,声音小心翼翼:“陆厉寒?”

    高大的身躯慢慢移动到跟前,她眼前只有微弱的月光,模糊映照出陆厉寒优越的侧颜,她看不清他的面色,只能从周身骤降的温度感知他的怒意:“你怎么会回来了?”

    言语中难得的胆怯,在陆厉寒看来都是心虚,他似是狩猎的捕猎人,瞅准了猎物并不急着捕捉,不紧不慢得施以重压,可在苏亦茗瞧不见的地方,他阴骘的表情已经崩裂出愤怒得裂缝。

    “不是说要一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苏亦茗很不习惯他一直不说话的状态,尤其在漆黑一片的衬托下,她宁愿他直接冲上来掐着她。

    冰凉的手指沿着脸颊在脖颈上游走,苏亦茗后背冒出层叠细密的汗,她喉咙吞咽着,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一句。

    “是不是我走前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你做什么都不会惹怒我?”陆厉寒渐渐凑近了脑袋,苏亦茗瞧见了他猩红的双眼。

    “你,知道了?”她紧接着想要解释,可肩膀上啥那间涌上的痛楚让她只得张开嘴大口呼吸。

    时间仿佛停顿着,苏亦茗在等,等陆厉寒冷静下来,可谁有能保证他保持寂静时会否更加恐怖呢。

    “我真的可以解释,陆厉寒,你相信我。”

    苏亦茗几乎是用胸腔仅有的勇气呐喊着,在平静无声的房间里投下无尽回声。

    “我信你?结果就是得到你不安分的消息,你让我如何信你?嗯?小茗,你告诉我?”

    陆厉寒按亮了灯,突然一室光明让苏亦茗忍不住闭眼,再睁开时,陆厉寒坐在床沿,手指围着刚才他狠咬的位置打转,他阴笑着:“为什么总是学不乖,还是我对你太放纵?”

    “不是,真的都是误会。”苏亦茗使劲摇头,她瞧着陆厉寒冒出胡渣的下巴,联想到他可能知道消息之后就赶回来,莫名就心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