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二十六章 不会放你离开

时间:2019-12-06作者:金陵小笼包

    苏亦茗看着他这个模样,整个人都仿佛被打入了地狱之中,浑身的血液都凝结成冰。

    “陆厉寒。”她看着男人灰色的眸子,眼泪不断掉落而下,“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陆厉寒后退了一步,周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订婚戒指都戴上了,下一步你们想要干什么?是不是你已经准备好嫁给他了,嗯?”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脏就仿佛被人硬生生插了一刀,鲜血淋漓。

    “苏亦茗,我陆厉寒在你这里算是什么?”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紧抿,吐出的话毫不留情,“是不是就算我把心掏出来放在你面前,你的眼里也只有陆擎之?”

    苏亦茗将戒指握在手里,因为用力,指节都已经发白。

    她的眼里罕见的带了些怒意,想要知道陆擎之究竟是什么时候将这个东西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才让她承受这样无端的误会!

    这么想着,苏亦茗转身就往外走,手腕却猛地被人死死抓住,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去找陆擎之?”陆厉寒捏着她的手腕,似乎要把骨头都碾碎一样,他脸上的情绪复杂的可怕,“苏亦茗,你还真当没有我这个人?!”

    苏亦茗有些无奈,她拧着眉,“我手去找陆擎之不错,我想要问问,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口袋里面,让他还我一个清白!”

    “这个理由可真是好听。”陆厉寒拉扯着把她扔在了床上,随意用外套绑住了她的手腕,嘴角带着冰凉的笑,“可惜,实在是不够动听,没有打动我。”

    他起身,留给了她一个笔直的背影,“就是囚,我也不会让你离开。”

    话音刚落,摔门声就震的苏亦茗耳膜生疼。

    她挣扎着坐起身来,想要解开手上的死结,无奈,力气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挣脱不开。

    苏亦茗坐着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手腕被绑的有些麻木,戒指从手心里掉了出来,在灯光下闪着明亮的光。

    她没有动作,记忆潮水一般涌来。

    苏亦茗还记得第一次看见这个戒指的欣喜,陆擎之单膝跪地,眼眸明亮的看着她,问她愿不愿意一生都陪伴在他的身边,答案当然是愿意,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再看到它的感觉完全不同。

    就算不是为了问个明白,她也想把它归还给它的主人,会有更合适的人来拥有它。

    这个人,永远不会是她苏亦茗。

    她有自知之明。

    苏亦茗低头用牙齿将绳结解开,披着一身夜色就出了门。

    陆擎之没有想到她会主动联系他,在咖啡馆看见她的时候还有些欣喜,“小茗,你这么晚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她还没有回答,一抬头,陆擎之的目光就落在了她发肿的眼睛上,顿时皱眉,“你哭过了,陆厉寒对你做什么了?!”

    “不是他。”苏亦茗淡淡开口,从口袋里面拿出那枚戒指放在了桌面上,声音含着未散的哭腔,“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看见这个戒指,陆擎之就算是再傻也明白发生了什么,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那天晚上你喝醉酒的时候,我刚放进去,陆厉寒就来接你了。”

    醉酒……

    难怪,她不记得什么时候和陆擎之见过面。

    陆擎之观察着她的神色,“这个戒指是我专门为你定制的,虽然几年前你还给了我,但是我还是觉得,属于你的东西,就应该在你那里,所以……”

    他没有再说下去,可是苏亦茗懂。

    她把戒指放在了陆擎之的手心里面,摇了摇头,“它不属于我,我已经不配拥有它了,会有比我更加合适的人。”

    “小茗!”陆擎之紧了紧手指,秀气的眉死死拧着,“你难道连我的戒指都不肯收?”

    “不是我不肯收。”苏亦茗没有看他,低头望着自己的手指,上面戴着她和陆厉寒的结婚戒指,“只是我不配了,它放在我这里,只会给我带来麻烦。”

    她张开手指,戒指的光亮的刺眼,“这才是属于我的。”

    闻言,陆擎之愣了一下,随即低低的笑了出来,满是苦涩,“看来,你是真的喜欢陆厉寒。”

    他还在可笑的期待着什么,真是天真!

    ‘喜欢’这两个字和陆厉寒连在一起,却让苏亦茗的心头一颤,要是之前,她根本不会说出这些话,难不成,她是真的……

    不可能的。

    她只是心中有愧,为了报答陆厉寒舍命相救。

    喜欢陆厉寒,听起来就像个滑稽的笑话。

    一点也不好笑。

    苏亦茗拼命安慰着自己,思绪根本集中不起来,就连陆擎之是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

    咖啡馆二十四小时营业,她不想回别墅,就索性在桌子上趴了一个晚上,清晨的时候,她才慢悠悠的往回走。

    天下下起了小雨,透过雨雾蒙蒙,苏亦茗清晰地看到别墅的门前站着一个人。

    她走进了些许,才发现那个人自己根本没有见过。

    他穿着单薄破旧的衣服,雨滴不断落在他的肩头,他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脚下踩着一双不合时宜的鞋子,不住的望别墅里面张望着,好像在找什么人。

    苏亦茗皱眉,疑惑的走了过去,“你好,请问,你是想找什么人吗?”

    “我我我……”那人好像非常紧张,支支吾吾半响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却是直愣愣烦看着她,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

    苏亦茗更加不明所以,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你一直盯着我看。”

    “你是……你是叫小茗吗?”那人问这话的时候,异常紧张的抓紧了身上的衣服。

    小茗……

    这个称呼只有陆家的人才会叫她。

    “你是谁?”苏亦茗怎么也想不起自己见过这么一个人,“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之前认识吗?”

    那人一听这话,立刻激动的握住了她的手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