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十八章 再续前缘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男人声音冷的近乎要把她凝结成冰,“我告诉你,就算陆擎之回来了,你和他也绝不可能再续前缘。”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捏的苏亦茗有些痛,“我不会把你从我身边放走的,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好,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听着这些话,苏亦茗并没有以往的那种气愤,只是默默的挣脱了陆厉寒的手臂,跟着那些人往另一个方向走。

    那晚陆厉寒说的那些话,现在还历历在目。

    每次想起,她的心口都会憋闷不已。

    陆厉寒看着她满不在乎的模样,一把就把她给拽了回来,狠狠地按在墙上,“苏亦茗,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

    “听到了。”苏亦茗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也记住了。”

    她不会再惹麻烦,就算陆厉寒不说,她也不会跟陆擎之再有任何的纠缠,毕竟之前的那件事情,都是彼此的伤疤。

    虽然痊愈了,但是也掩盖不了那之下血淋淋的过往。

    “陆总说了这么多,宴会还去参加吗?”苏亦茗反问了一句,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往里面走。

    起码表面功夫做好了,大家的脸上都好看。

    陆厉寒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自始至终,那张俊颜都始终阴沉着,让人不太敢靠近。

    陆家是商业翘楚,陆老爷子回来的消息一放出去,很多人都挤破头想来参加宴会,但是老爷子一向喜欢安静,所以只邀请了少部分跟陆家交情好的人。

    有很多苏亦茗都有些面生,她刚一进门,陆老爷子就急忙对她招手,“亦茗,过来,坐在爷爷身边,这么久没见,你这孩子看起来倒是一点也没变。”

    “爷爷。”苏亦茗乖巧的过去拥抱了一下陆老爷子,“我真的好想你啊!”

    从小她就跟着陆老爷子长大,自从那件事情之后,陆老爷子就再没有跟她有过联系。

    她很多次都想打电话过去,可是生怕他还在气恼自己,只好作罢。

    “爷爷也想你。”陆老爷子拍着她的手背,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笑意,“和厉寒相处的怎么样?他那个脾气,也只有你能压一压了。”

    这话一说,苏亦茗瞬间就屏住了呼吸,下意识看了眼坐在另一侧的陆擎之,知道陆老爷子这是意有所指。

    只是大家都很默契的谁也没有提起当年的事,就如同从未发生过一般。

    “我们挺好的。”她抿了抿唇,又补充了一句,“厉寒的脾气比之前好多了,爷爷你不用担心。”

    说完,苏亦茗偷偷看了眼陆厉寒。

    男人自顾自的坐在那里,仿佛这边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

    她松了口气,一顿饭吃的如坐针毡,撑不到宴会结束,就消无声息的偷溜出去透气了。

    外面的风很凉,苏亦茗坐在花园的石凳上,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忽然——

    她在花园里面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顿时就愣在了那里。

    陆擎之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栗色的头发垂落在额前,橘黄色的灯光自上而下为他镀上了一层光晕,他抬眼,眸子里宛若洒下点点繁星。

    而后,这双漂亮的眼睛弯了弯,“一个人在这里,不冷吗?”

    苏亦茗情不自禁的握紧了衣角,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不冷,你怎么不在那里陪爷爷?”

    “按理说,我是应该在的。”陆擎之将红酒杯放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同样的姿势,陆擎之做起来反倒举手投足都柔柔气气的,丝毫不会给人任何不适的感觉。

    他弯了弯腰,盯着她看,“可是通情达理的下场我已经领教过了,不是吗?”

    苏亦茗可以感受到他强烈的视线,她没有想到陆擎之会主动提起那件事。

    沉默了良久,她将下唇咬的发白,“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不用放在心上。”

    “小茗。”陆擎之叫着这个熟悉的称呼,再没有下文,直到苏亦茗忍不住抬头。

    他们四目相对,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有些事情无论如何都是过不去的,它会一直记在这里。”

    说完,他嘴角的笑带了些苦涩,“你现在如愿以偿,若是你早点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厉寒,我自然会放手,你们又何必用这种极端的方法,编制了一场美梦给我。”

    谁都不会懂,那种即将和喜欢的人共度一生的欢喜,可是上天偏偏要让他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跟别人赤身裸体相拥的模样。

    这叫他如何接受的了?

    “不是的。”苏亦茗秀眉微皱,张了张口却只是叹了口气,“无论能不能过去,都再也回不去了。”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徒劳。

    “我们确实对不住你。”一道清冷的嗓音随即接上苏亦茗的话,她转头,就看见陆厉寒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并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着她,一大半身子都被黑夜所包裹。

    苏亦茗犹豫了一下,小跑着躲在了他的身后。

    陆厉寒似乎对她的主动非常满意,漫不经心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当年我跟小茗应该早点告诉你,我们两情相悦,让你主动退出。”

    他自然而然的和苏亦茗十指相扣,随意的动作却透露出几分甜蜜和亲昵。

    苏亦茗垂眸看着脚尖,一语不发。

    虽然时间冲淡了很多她对于那件事的芥蒂,但是想起来,她对陆厉寒还是恨的。

    如果不是他,她绝对会比现在幸福。

    只是这话她不能说,只能配合着身旁的男人演一出恩爱的戏码。

    “陆厉寒。”陆擎之罕见的有些怒意,“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

    陆厉寒挑了挑眉,眸色宛如幽深冰凉的古井,“你明知道小茗认错了人,明知道那些信是我写的,可是你还是自私的鸠占鹊巢,过分的人到底是谁?”

    “事到如今,你要瞒着这个傻瓜一辈子吗?让她一辈子都对你念念不忘,这就是你的目的,陆擎之。”

    他紧抿着唇,将苏亦茗拉到了自己身前,“你不是想知道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