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十七章 跟他不一样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毫不怜惜的和她的丁香小舌纠缠着,牙齿恶意的咬着她的唇。

    只要苏亦茗一有反抗的动作,换来的就是更加的变本加厉。

    与其说这是吻,还不如说是咬,用最亲密的动作来折磨她。

    当苏亦茗被陆厉寒狠狠扔在酒店床上的时候,她才明白这个男人是一点也没有改变。

    依旧是那么的专横霸道,跟救了自己的简直判若两人

    她挣扎着想从床上下去,却被陆厉寒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苏亦茗。”陆厉寒一把扯下了她仅剩不多的衣服,眸色深深,“你不是想要男人吗?那我就来满足你。”

    他的话音刚落,腰身就是一沉。

    仍旧是熟悉的痛楚,苏亦茗小脸发白,手指死死地抓紧了床单。

    “不过是一个月没有碰你而已。”陆厉寒咬住了她的耳垂,嗓音低沉,“你就这么饥渴吗?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跟出来卖的**有什么区别?”

    这话终于将苏亦茗最后的一丝防线击破,她梗着脖子,一巴掌甩在了陆厉寒的脸上。

    “陆厉寒!”她气的浑身发抖,还要承受着男人的侵犯,“你再说一次刚才的话!!”

    男人被打的偏了偏头,完美无缺的侧颜之上浮现出了五个指印。

    他薄唇紧抿,一语不发,却加重了身上的力道。

    苏亦茗的眸子里一片灰暗,滚烫的泪滴落在床上,“陆厉寒,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以他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出来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

    陆厉寒也想知道,可是根本没有答案。

    似乎只要一看见她被别的男人触碰,他所有的理智都在一瞬间分崩离析。

    生怕真的一不小心,就会出现下一个陆擎之,让她从自己的身边溜走。

    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宣示主权。

    说来也是可怜。

    他苦笑了一下,用手指擦去她眼角的泪珠,罕见的温柔,“很疼吗?”

    苏亦茗愣了一下,偏过头去不肯看他。

    陆厉寒知道她在生气,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却也放轻了自己的动作。

    忽然——

    苏亦茗扔在旁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上面没有备注。

    单看那串号码,陆厉寒已经消失不见的怒火又开始疯狂的上涌。

    他猛地抓住苏亦茗的手臂按在头顶,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里面的火焰好似可以将她焚烧,苏亦茗本能的颤抖了起来,一瞬间就明白了刚才电话主人是谁。

    出了陆擎之会让陆厉寒露出这种要吃人的表情,她想不出第二个。

    “苏亦茗!”男人怒吼着,那双带着火焰的双眸还混杂了些许其他情绪,可是苏亦茗来不及去看,“我为了你差点没命,你竟然还对陆擎之念念不忘!!”

    他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紧握住她的肩膀,“陆擎之为你做过什么,他连相信你都做不到,你凭什么那么喜欢他!?”

    “那你呢?”苏亦茗也憋着一口气,忍不住反问道:“你要是能做到相信我,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对我,你跟他,不一样吗?”

    这话说完,陆厉寒盯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即便气的握紧了双拳。

    苏亦茗清晰地看到,他眸子里的情绪缓慢消失,最后化为一片灰暗。

    她的心里禁不住一颤。

    “原来你们到现在都保持着联系。”陆厉寒不温不火的说了一句,起身穿上了衣服,“很好,苏亦茗,你干的漂亮!”

    他背对着苏亦茗,走的时候没有回头。

    直到开门声响起,她才像刚回过神一样,“我没有!”

    陆厉寒停下了脚步。

    “我打电话给他只是想问清楚。”苏亦茗抑制住自己莫名的慌乱,“当年对我做那些事情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她说完,期待的看着陆厉寒的背影。

    不过这次陆厉寒让她失望了。

    他并没有回头,静静地听完之后,沉默的关门离开。

    苏亦茗的心瞬间就跌入了谷底,她第一次从陆厉寒的脸上看见这种情绪,就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了,包括她。

    偌大的房间顷刻间只剩下她一个人,陆厉寒似乎带着空气一起离开了。

    不然,为什么她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苏亦茗将自己缩成一团,刚才被陆厉寒咬伤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她闭上眼睛,眼前都是那双灰暗的眼睛,挥之不去。

    第二天清晨苏亦茗回去的时候,刚一进别墅,就看见了陆厉寒静静的靠在沙发上面,神色是从未有过的疲惫。

    听到动静,他抬眼,目光略过她之后又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苏亦茗只觉得心口空落落的一片。

    “明天。”陆厉寒没有看她,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就听到他自顾自的解释道:“明天晚上,爷爷和陆擎之就会回来。”

    陆厉寒盯着她,似笑非笑,“你心心念念的大哥回来了,开心吗?明天你们就可以相见了。”

    苏亦茗没有回答,逃一般的回了卧室。

    她听到这个消息,一丁点开心的情绪都没有,反倒是看着陆厉寒的反常有些发怵。

    要是平时,别说是主动提起,就是看到跟陆擎之有关的东西,他都会烦躁不已。

    这是怎么了?

    苏亦茗想不通。

    不过提起陆擎之,她只有忐忑不安,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

    这一切错综复杂的情绪,在看见陆擎之的时候都戛然而止。

    这么多年过去,陆擎之似乎没有怎么改变,还是跟当年一样,只是看起来成熟了很多。

    他走在最前面,穿着一身稍微休闲的衣服,脸上挂着淡笑,整个世界都仿佛会因为他而温柔许多。

    和陆厉寒的性格,确实是两个极端。

    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陆擎之的目光适时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一瞬间,四目相对。

    苏亦茗愣了一下,还不等她移开目光,就被身旁的男人揽着腰带入怀里,挑衅一般。

    陆擎之并没有停留太久,跟随着人流进了大厅。

    “苏亦茗。”陆厉寒凑到了她的耳边,一字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