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十六章 没有挽留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苏亦茗深呼吸着,将翻腾不息的情绪强压下去,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只能沉默。

    病房里面沉默的压抑。

    过了良久,她才拉开门出去。

    陆厉寒看着她的背影,也没有挽留,似乎清楚她内心的想法一样。

    苏亦茗身上的伤口并不严重,在医院住了几天,就自己申请出院回去了。

    自从那天以后,她和陆厉寒再也没有见过。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他。

    关于那件事,她还想再求证一下。

    苏亦茗低头看着手机,屏幕停留在一个页面,上面的号码尽管过了这么多年,她依旧可以倒背如流。

    她的手指犹豫了很久,才下定决定打了过去。

    冰冷的机械声音落在耳边,每响一下,苏亦茗的心脏就紧绷一些,连呼吸都快要忘记了。

    终于,机械声停止,却并没有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手机暂时无法接听……”

    她浑身脱力一般将手机扔在了床上,衣服都被汗水浸湿。

    人一旦烦闷的时候,通常都会找一个宣泄口。

    所以秦卿卿在酒吧里面看见她的时候,一眼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她潇洒的倒了一杯酒,过去坐在了苏亦茗面前,“说吧,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又和你们陆总闹别扭了?”

    苏亦茗抿了一口酒,眉头都拧在了一起,“这次倒不是。”

    “这才几天不见,你看看你,这脸拉的可是跟陆厉寒如出一辙。”秦卿卿和她碰了碰杯,“我可是特意请假跑出来的,既然你想喝,那我们就喝个痛快!”

    苏亦茗不是会没事出来借酒浇愁的人,看出来她的不痛快,秦卿卿也不想追问太多。

    她们两个的酒量都不是太好,几杯酒下肚,苏亦茗的脑袋就开始有些昏涨。

    迷迷糊糊之中,她似乎听到秦卿卿被公司叫走。

    再次睁开眼睛时候,果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外面的天色都已经擦黑,走出酒吧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小雨。

    路上并没有什么人,苏亦茗头疼的厉害,就窝在银行门口躲雨。

    深秋的风冰凉刺骨,她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面纷纷扰扰的都是陆厉寒的影子。

    忽然,一阵酒气略过了她的鼻尖。

    苏亦茗抬眼,就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难闻的味道就来自于他。

    这是个大约四五十岁的大叔,身上的衣服因为太久没有换洗的缘故已经发黑,他扛着啤酒肚,一笑,露出一口黄色的牙齿。

    让人看了就直犯恶心。

    她想要起身离大叔远一点,岂料刚一站稳,手腕就被牢牢握住。

    大叔打了一个酒嗝,眼睛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她,“别走嘛,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姿色还不错的,那么着急干什么?”

    “你放开我!”苏亦茗剧烈挣扎着,酒瞬间醒的干干净净,“要是再不放开,我就要报警了!”

    闻言,大叔满不在意的笑了几声,随意指了一个方向,“出来卖的还要报警,你这不是找死还要连累你的同事吗?”

    他红着脸凑近了苏亦茗,手指在她的脸上肆意游走,“干脆一点,多少钱一个晚上?”

    “我不是,你误会了。”刚才他指的地方是有名的红灯区,苏亦茗哪里受过这种侮辱,“你快点给我放开!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

    大叔将酒一饮而尽,酒瓶子随意扔在了一边,站立都有些不稳,可是抓着苏亦茗的手却丝毫也没有放松。

    “既然你不想要钱,嘿嘿……”他一把将苏亦茗拽到了自己的怀里,死死地抱住,“那我就当捡了个大便宜!”

    因为距离很近,说话之间他口中的酒气混合着难闻的烟味儿直直的冲进苏亦茗的鼻腔,刺激的她干呕了两声。

    注意到她的动作,大叔也毫不介意,一双大手已经覆盖上了她胸前的柔软,大力的揉搓着。

    “滚开!”苏亦茗用尽全力去推他,眼眶红了一圈。

    这样的屈辱她哪里受过!

    无奈,她的力气和一个酒鬼比,就宛如鸡蛋碰石头。

    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能如愿以偿的脱身。

    雨越下越大,街道上更是没有什么人。

    透过朦胧的雨幕,一辆急速驶来的车子惊起了一地寒凉之后,稳稳地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车门打开,修长的腿跨过地上的水坑,一尘不染的鞋子反射着极冷的光芒,最后稳稳地站在了苏亦茗的面前。

    她一愣,抬头的瞬间眼里就情不自禁的蓄积了些晶亮。

    陆厉寒站在那里,目光落在了她裸露在外的香肩之上,雪白的肌肤已经带了些吻痕。

    都是那个酒鬼的杰作。

    他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酒鬼停下动作,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

    趁着这个机会,苏亦茗急忙从他的怀里挣脱而出,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车里。

    她闭着眼睛,听着耳边响彻云霄的惨叫,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

    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人狠狠的捏住。

    苏亦茗忍不住痛呼出声,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陆厉寒充满怒意的眸子。

    “苏亦茗。”他冷冷的开口,就快要把她冻结成冰,“没想到你的品位已经差到了这种地步,是饥不择食了?”

    一个多月没有相见,他想这个女人想的快要疯了。

    可是她竟然和别的男人在这里如此亲密,简直是不可饶恕!

    好似是想到了什么,陆厉寒一把扯下她的衣服,看着肩膀上面的吻痕整个人都被控制不住上涌的火焰包裹。

    他俯身一口咬了上去,用了些力道。

    “疼!”苏亦茗捏紧了手指,刚才他那些话都化为了一柄匕首,狠狠的扎在了她的心口,“陆厉寒,你不要碰我!!”

    她含着满腔的委屈和恐惧,可从来不曾得到一句关心。

    “别的男人都可以,到我这里变成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了?”陆厉寒讽刺的说道,不等她有任何反应,猛地赌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

    他发泄一样的撬开了她的小嘴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