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十三章 我们都不配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去博物馆就是为了这个?”陆厉寒明知故问。

    想起昨日的事情略微有些懊恼,那种情况下,他应该相信她的。

    苏亦茗乖乖点头,“我说了,是想送你生日礼物。”

    她说完,才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立刻解释了一句,“但是你别误会,我只是为了感谢你三番两次救我,所以我才……”

    后面的话她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因为陆厉寒已经贴了上来。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极近,鼻尖抵着鼻尖,苏亦茗看着面前墨色的瞳孔,有一种想要陷进去的感觉。

    都说陆厉寒生的好看,这一点她是真的深信不疑。

    “你才去博物馆。”陆厉寒薄唇张合,替她说完了接下来的话,“想要感谢我,所以才这么做的?”

    她说不出话,小鸡啄米般点头。

    “为什么不承认?”陆厉寒靠的更近,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苏亦茗,为什么不肯承认你喜欢我。”

    '喜欢'这两个字落在苏亦茗的耳边,她顿时一阵恍惚。

    光线昏暗,她只能看清陆厉寒的一个剪影,好似和记忆之中的那个人重合了。

    许久之前,陆擎之也这么问过。

    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咪,苏亦茗猛地将他推开,眸色冰凉,“我只是单纯地感谢你,陆厉寒,你以为我们之间会有喜欢这种东西存在吗?”

    她不给陆厉寒说话的机会,推门下车,“我们都不配提这两个字。”

    这么长时间过去,再浓烈的情感都化为平淡,只是苏亦茗从来没有学会和这一切的元凶和解。

    她也不想去学。

    自始至终,在陆厉寒的身边,就只想逃离。

    看着她的背影,陆厉寒的神色如常,流畅完美的面部线条在黑暗之中染上了几分冰冷。

    自从这天过去,各类社交软件上面的热搜就都变成了陆厉寒和她接吻的照片,之前恨不得口诛笔伐他们的人瞬间换了一副模样。

    评论和谐,皆是一副幸福之色。

    看的苏亦茗想笑。

    她将手机扔到了旁边,疲惫的把自己裹在了被子里面。

    夜色冰凉如水,银色的月光在地板上反射出了些许光芒,卧室的门开了又关,来人的脚步轻的几乎听不见。

    陆厉寒看着她的睡颜,伸手把她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晚安。”他吻了吻怀里小人儿的额头。

    他自问不是什么温柔的人,可是仅剩不多的温柔都已经双手奉献给了苏亦茗。

    次日清晨,苏亦茗刚睡醒就看见了一张放大的俊颜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禁被吓了一跳。

    陆厉寒感受到她的动作,带着几分困倦张开了眼睛,“醒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亦茗挣扎着从他的怀里出来,躲到了离他很远的床角。

    她以为自己说完这些话,陆厉寒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生闷气不会回来,没想到一睁眼就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我在自己的床上,有什么问题吗?”陆厉寒起身,慢条斯理的反问。

    这倒是让苏亦茗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支支吾吾了好一阵,最后才气鼓鼓的从床上下去。

    看着她吃瘪的模样,陆厉寒心情甚好的抿了抿唇,“恐怕这些天就要委屈你了,一会儿跟我去公司。”

    “为什么?”苏亦茗一想到要跟这个阴晴不定的人待在一起那么久,就开始格外的抗拒。

    陆厉寒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手机屏幕,“那件事情还没有完全过去,为了彻底消除它的影响,这些天你都要跟我时刻待在一起。”

    苏亦茗只觉得五雷轰顶,这个人她平时躲还来不及,时刻待在一起还不要了她的命!

    不过陆厉寒的性格她清楚,一旦决定的事情就是天塌了也改变不了。

    于是她就好像陆厉寒的小尾巴一样,跟着他去公司,他开会她就在办公室睡觉,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黏在一起。

    尽管苏亦茗拒绝多说话,陆厉寒也没有什么反应。

    毕竟他本来话就少。

    她百无聊赖的拨弄着一盆快要枯死的植物,听到办公室的门响了响,以为是陆厉寒回来了,却并没有听到本该响起的脚步声。

    苏亦茗疑惑地抬头看去,只见办公室门口站这样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女人,看着她略微有些惊讶,半张着嘴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应该是来找陆厉寒的。

    “陆厉寒开会去了,估计到晚上才回来。”她兴致恹恹的摆了摆手,“要是找他的话只能等等了。”

    女人听着她的话并没有离开,“你就是陆太太吧?”

    苏亦茗不回答,想也不用想,承认了肯定又没有什么好事。

    “陆总说让我带你去个地方,晚上他不回来了。”女人冲着她人畜无害的笑了笑,弯腰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苏亦茗略微有些不悦,但还是起身跟着女人一起往前走,不满的嘟囔,“这个陆厉寒,不回来可以让我自己回家嘛,非要让我在这里!”

    这几天无聊的她都快发芽了,陆厉寒勒令她不许跟秦卿卿联系,所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女人没有回答,只是带着她到了顶楼。

    这公司很大,但是顶楼却很少有人过来,基本上都是堆放一些废弃的文件。

    女人出了电梯,苏亦茗站在那里没有动作,“陆厉寒在这里?”

    前几次的经验告诉她,不能掉以轻心,这样的地方一般都藏着暗算自己的刀子。

    “陆总等一下就会过来。”女人站在电梯门口,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格外瘆人。

    苏亦茗紧紧地抓着电梯的扶手,另一只手去口袋里面摸手机,“那我先给他打个电话,你要是没事就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鼻子上面就被人捂上了一个手帕。

    浓烈的化学药水将她的理智蚕食殆尽,苏亦茗的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握在手里的手机摔出了很远,显示着通话的页面,陆厉寒听着话筒这边的一片寂静,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亦茗从来不会乱打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