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十章 扒光她衣服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她睁大蓝眼睛盯着怀里已经因为药物作用昏厥过去的苏亦茗。

    答案很明显,陆厉寒这个救兵来的太是时候,苏亦茗尽管衣服被撕开,肌肤上也有痕迹,可是并没有被侵犯。

    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群男人是从来都没有机会接触那么清纯美丽的尤物,光垂涎了!

    “真是群废物!”雅桀恨铁不成钢的低咒。

    只差一点点,她就可以毁掉苏亦茗在陆擎之心里的地位了!

    甚至陆厉寒再稍微晚来五分钟,说不定自己都可以得到苏亦茗**的“视频”,曝光在报纸,让她身败名裂!

    真是可恨!

    可惜现在雅桀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厉寒抱着苏亦茗离开。

    看见男人钻进停在楼下的火红跑车里,雅桀迅速的跑到客房里面,满腔的怒火想要发泄。

    只见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几个男人现在鼻青脸肿的横躺在地上,足以见刚才陆厉寒下手有多么毒辣。

    看到这么多人都干不过陆厉寒,雅桀更加的愠怒了。

    “小姐,我们...”

    “一群废物!”不等男人解释,雅桀立刻扇过去,“我给了你们一人五十万,就是要你们扒光她衣服的?!”

    男人捂着脸,尽管不甘心,但是也知道雅桀的背景,隐忍着不敢发火。

    雅桀余怒未消的攥紧五指,眼神扫过房间,视线陡然落在角落里一个漆黑的小东西上。

    这是...

    她眯起美眸,走过去查看,才发现是自己给的摄像机。

    想必,是刚才陆厉寒情绪过于失控,所以才把它遗忘在了这里。

    抱着一丝的狐疑,雅桀打开相机查看,嘴角却满意的浅勾了起来。

    “很好。”她喃喃的点头。

    谁说一定要这群男人真的**苏亦茗,才可以给她安个罪名的?

    出乎意料的有收获,雅桀心满意足的把相摄像机的内存卡掏出来,握在掌心中。

    她清透的蓝眸,此刻酝酿起蛇蝎般的恶毒,“苏亦茗,这下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存活在擎之的心里!”

    苏亦茗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喝了加料的茶水昏厥过去。

    半睡半醒间,苏亦茗像是掉进了空洞的地狱里面,耳边全都是惊叫和熙攘。

    身体忽然一阵凉意,冰冷的感觉一下子就让苏亦茗惊醒过来。

    她惊叫着睁开眼睛,本以为自己会面对数不尽的羞辱,可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坐在了满是冰水的浴缸里!

    苏亦茗冷的浑身发抖,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难受的。

    “看来你倒是清醒的很快。”陆厉寒的嗓音近乎刻薄,“苏亦茗,我才几天没碰你,你竟然就饥渴到那个地步!”

    “你胡说些什么?”

    已经猜到是陆厉寒救了自己,可苏亦茗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厉寒竟然会说出这么羞辱的话!

    陆厉寒阴鸷的眸光落在苏亦茗破烂不堪的衣物上。

    纯白色的蕾丝裙透了水,原本羊脂白玉一样无暇的肌肤上,显露出男人的指痕。

    尽管只是蔓延在肩头和锁骨处,没来得及延伸,可却足够让陆厉寒快要爆炸。

    苏亦茗,是他的人,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染指!

    **和怒火同时被挑起来,陆厉寒扯过她,粗粝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揉搓着,“苏亦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有多脏!”

    “我本以为你今儿是真的要给我惊喜,呵,果真是个惊喜呵!”

    “我不过短短几天就没碰你,你却那么饥渴,竟然又借着理由出去找男人!”

    男人的双眸猩红,狂暴的撕裂苏亦茗的遮蔽,薄唇惩罚性的落在她的身上...

    原本的青紫痕迹被重新遮盖,苏亦茗痛的呼喊,却怎么也敌不过心头被侮辱的刺痛。

    “陆厉寒,你滚开,你不准碰我!”

    苏亦茗忍无可忍的挣扎,可手臂却被他紧紧箍住,哂笑,“苏亦茗,我是你的合法丈夫,不想被我碰,你想被谁碰!”

    他的怒吼声震得苏亦茗耳膜发疼,差点掉下泪来。

    一想到自己闯进房间时,苏亦茗“任由”那些男人猥亵,陆厉寒的心口就被烈火焚烧得厉害!

    他黑着脸把苏亦茗翻过身来,没有任何的前戏,便强悍的冲撞进去。

    水波顿时荡漾开来,苏亦茗疼的眼泪溶进水里,“陆厉寒...你这个禽兽!”

    她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要给陆厉寒买个生日礼物,却被人暗算。

    更让苏亦茗无法接受的是,陆厉寒竟然不相信自己,把自己当成那种人!

    情欲得到纾解,陆厉寒喉结难耐的滚动几圈,看着苏亦茗的眼神,却依旧是带着冰霜,“我以前曾经相信过你。”

    可苏亦茗,却总是喜欢挑战他的极限,

    陆厉寒可以平日里面将星星月亮摘给苏亦茗,可他,也不会让苏亦茗这么放肆!

    他的动作没有半点温柔,比起欢爱,更像是亲密的鞭笞。

    苏亦茗痛的溢出汗珠,全部被陆厉寒啃噬掉,留下无数吻痕。

    他凶猛的冲撞,扣住苏亦茗的下巴,沉声道:“既然你不愿意爱我,那苏亦茗,你便一直恨着好了。”

    哪怕苏亦茗折断翅膀,也只能属于他陆厉寒一人!

    整整一夜,苏亦茗错伤磊磊。

    更让她痛恨的,是陆厉寒竟然真的将自己给监禁起来了!

    倘若说上次陆厉寒只不过是被惹怒了说句气话,此刻苏亦茗看着别墅大门外站得笔直的保镖,对于陆厉寒除了心凉,更是唾骂了无数遍。

    “少奶奶,您都已经两顿没吃了,赶紧吃些东西吧。”

    佣人张嫂端着粥走进来,耐心的劝道:“别跟少爷置气了,养好身子,赶紧生个小少爷才是...”

    “陆厉寒这么对我,还想着让我给他生儿育女?”

    没等张嫂说完,苏亦茗便冷冷的嘲笑,“简直是痴人说梦!”

    昨晚的陆厉寒就像是被激怒的雄狮,疯了一样的肆虐着。

    苏亦茗几乎浑身上下都是淤痕,眼下半躺在贵妃榻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听见这话,张嫂本来有些不悦,可是看见陆厉寒是怎样的悍然,也没有话说,“好好好,就算不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

    “不用再想了,张嫂,麻烦你给我手机。”苏亦茗黑眸里透着坚决,“我要打电话告诉爷爷,我要离婚!”

    “对不起啊少奶奶,陆少说了,除非他回来...”

    “陆厉寒已经一整天都不见人影,难道我还要一直这样等下去!?”

    张嫂的神情有些慌乱,“陆少他——”

    她躲闪着眼神,陆厉寒今儿走得很急,恐怕到现在还被烦恼缠身。

    今天早上,新闻上忽然爆出了少奶奶跟那些男人不伦不类的视频,流传的沸沸扬扬,记者和媒体都堵到公司了,甚至连网民都在人肉苏亦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