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九章 深入虎口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等等,你做什么!”她连看都不敢,爬起来不断地叫嚷,“放我出去!”

    紧接着,长发就被粗鲁的拽着拖向后面。

    苏亦茗尖叫起来,身子被抛在什么软软的东西上。

    灯光瞬间亮起,苏亦茗这才看清楚,本来应该放着表的“珍藏间”里竟然站着好几个面容猥琐的男人。

    而自己,就躺在一张无比宽大的水床上!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儿?”

    有了上次的经验,苏亦茗自然知道这群男人可以有多么残暴,这次反而装作冷静。

    她尽可能的挣扎着退到角落,绷紧小脸,“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没有得罪你们吧?”

    “妞儿,你是没有得罪我们,可你得罪的也不是什么善茬。”

    一个男人搓着手,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怎么可能呢,苏亦茗不敢置信的摇摇头,她哪儿来那么多仇家?

    自己跟陆厉寒结婚的原因,因为自己之前抗拒的太厉害,所以婚礼没有大办,知道她跟陆厉寒关系的,也就只是圈子里寥寥几个人而已。

    更不用想是陆厉寒的狂蜂浪蝶雇人来找事了。

    没有给苏亦茗想清楚的机会,众人已经挂着不怀好意的笑意凑了过来。

    “你们别过来...你们不就是为了钱吗,我跟你们说,我老公很有钱,只要你们放过我,我绝对会重金酬谢的!”

    再怎么强装镇定,苏亦茗却也到底是个弱女子。

    她竭力的保持淡定,可几个男人却怎么会吃她这一套?

    “重金酬谢?你当我们傻啊!”

    他们哈哈大笑,似乎在嘲笑苏亦茗的天真,“谁不知道陆少不好惹,要是被他知道,我们还有命活吗?”

    “就是!再说了,能够上到你这种极品,也没算我们兄弟白活了!”

    苏亦茗仿佛是羊入虎口,面对着几个强壮的男人,却只有仓皇逃窜的份儿。

    更让苏亦茗绝望的,是他看见其中有个男人,拿出了高清摄像机...

    房间里,立刻传出女人的求救和嘶哑尖叫。

    始作俑者有些心虚的搂住孩子,转身回到客厅,“你可别怪我啊。”

    怪就怪,这个苏小姐惹了不该惹的人!

    “自己在哪里说什么呢?”忽然有道撩人却又不是严厉的女声横插进来,“做了亏心事,害怕了?”

    总管吓得一哆嗦,看清楚沙发上那个红裙如烈,高鼻深目的冷艳女人后,才松口气。

    “雅桀,我们这样确定不会被陆少找上门吗?”

    就算雅桀担保过几天就把自己送到国外,可总管还是发憷。

    要知道,那可是陆少的妻子啊!

    单是陆少这三个字就足够刮起腥风血雨,更不用说,要让他戴上无数顶绿帽子了!

    最看不惯胆小的人,雅桀不悦的瞪她眼,“你怕个什么劲儿?”

    反正只要待会儿爆出苏亦茗竟然是个****,还跟那么多人滚床单的桃色新闻,就足够让社会轰动了。

    更不用说,摧毁在陆擎之心底的形象了...

    诡计得逞,雅桀冷笑着端起茶杯,她才不管什么陆少呢!

    只要陆擎之心里除了自己没有其他女人,至于后果,她从来不去多想!

    “砰砰砰!”

    屋门忽然爆发出巨响,惊得雅桀把茶水都喷了出来。

    “该死!”她恼怒的抹着裙摆上的茶水,“什么人!”

    “不会是陆少吧?!”总管本就害怕,现在一猜测,更是没了主心骨。

    此话一出,就连雅桀也怔了怔。

    她碧蓝的眼瞳转动几下,聪明的不插手,“你去开门看看是谁,我连夜赶飞机累了,先去楼上睡会。”

    “雅桀,你...”

    “怎么?别忘了你跟你老公的绿卡还要靠我呢。”雅桀阴狠的眯起眼。

    总管最终还是抵不过物欲,咬咬牙,去开门。

    因为没有猫眼,总管没有办法看见是谁,只能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缝。

    不成想,一股巨力把门踹开,她还没有任何躲闪,就被踹飞出去。

    幸好孩子早放下了,女主管痛的惨叫,“陆...陆少?”

    似乎从头到脚都燃烧着火焰,陆厉寒戾气十足,凶狠的横扫了下无人的客厅,大步的来到总管身边,掐住她的脖颈。

    “我问你,苏亦茗呢?!”他一字一句的逼问。

    总管窒息的眼泪都出来了,却依旧咬牙,装作不知道的摇摇头。

    “不说?你是不是想死?”

    什么绅士风度也顾不得,陆厉寒但凡想起之前在酒吧里的画面,就觉得怒火焚心。

    他挥拳欲打,可不知道是不是吼声惊动了婴儿,阵阵啼哭起来。

    女总管原本涨的发紫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完了!

    要知道陆少的手段残虐可是出了名的,万一宝宝...

    血腥的画面涌上心头,她想挣扎着去抱孩子,可陆厉寒已经眼疾手快的抢先一步,抓着宝宝的襁褓拎了起来。

    “哇啊啊——”

    被高高的举到头顶,婴儿的哭声不止,让气氛更加的剑拔弩张起来。

    “倘若不说,我就摔死他!”自然不会那么残酷,可陆厉寒剑眉紧拧,阴鸷的模样,就足够让人害怕。

    总管到底是母亲,什么前途和钱途也没有孩子重要,立刻求饶起来。

    “饶命啊陆少!”她就差跪下来求他了,“苏小姐就在那间客房里...是别人,是别人让我做的!”

    其实一直躲在二楼听着底下的动静,雅桀听见她竟然把自己全部抖擞出来,气得一拳锤在墙上。

    竟然就这么卖了她,雅桀不甘心的咬紧贝齿,这么好的计划,竟然就被陆少给毁了!

    生怕东窗事发,陆擎之会知道,雅桀没有任何的犹豫,掏出墨镜来戴上。

    就算这次计划失败了,但是自己只要能够保全自己再爷爷面前的形象,那以后的博弈还有得是机会赢!

    可倘若要是被爷爷知道自己不择手段,那岂不是现在就输了!

    雅桀是个精明的女人,不动声色的打开门,美眸从缝里面窥探着外面的景象。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厉寒已经抱着苏亦茗出来了。

    雅桀紧张的咬住黑色的美甲,不断地在心里祈求着上帝。

    拜托,一定要让自己的计划成功,一定要让苏亦茗被糟践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