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七章 对她越来越真心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害怕陆厉寒会发飙,张先生没命的揪住男人的裤脚,哭喊着哀求,却被陆厉寒给踹开。

    “你刚才不是说,碰我陆厉寒的女人,死了也值吗?”

    越是胸口燃烧着火气,陆厉寒的笑容便越发邪恶渗人,“那好啊,我今儿就让你做一回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

    他打个响指,白泽从看戏中回过神,急忙招呼酒吧的保镖过来。

    张先生被哀嚎着拖进了后台,沉寂了几分钟后,爆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

    那种叫声仿佛是从地狱里面被释放的恶鬼,让苏亦茗不由得圈紧陆厉寒的脖颈,不由得再次领教了他是个多么狠辣的人。

    她想,要是今晚真的是自己找男人,那现在落得那个下场的会不会是自己?

    陆厉寒有很多面,邪恶的,沉稳的,邪魅的...

    可偏偏苏亦茗还从来没见过像今天,这么嗜血残忍的一面。

    “心软了?”低哑的嗓音回荡在耳边,苏亦茗觉得有些**,不适的想要扭头,却被陆厉寒给硬生生扳回来。

    “我没有心软,他想要侵犯我,就算是废他一只手也没什么可冤的。”

    陆厉寒幽深的眸光盯紧她,似乎是余怒未消,紧致的胸膛还不断地起伏。

    他忽然冷厉的翘起嘴角,把苏亦茗更紧的楼抱在怀里,“回家!”

    短短两个字,明明是以前苏亦茗抗拒无比的,可是现在听到他磁性低沉的声音,苏亦茗竟然觉得有些鼻酸。

    简单的丢下两个字,陆厉寒裹紧苏亦茗身上的外套,不允许其他男人有一丝能窥探到她肌肤的机会,大步流星的迈出去。

    曾经最是放荡不羁的陆少,此刻竟然变成护妻狂魔,简直震慑一片。

    白泽不敢置信的眯起眼睛,“难怪到这儿来玩,连其他妞儿都不碰了。”

    这哪是没有兴致,分明就是被这个苏亦茗栓得太紧了嘛!

    酒吧里面的闹剧慢慢散场,尽管人声消散,但是却依旧挥之不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其中躲在二楼角落里的黑衣男人默默地掏出手机,打通跨洋电话。

    “什么事?”对面的嗓音平淡却又孤冷。

    “刚才苏小姐差点被酒吧里面的人给强曝了,幸好陆少赶紧冒出来救了她。”男人言简意赅的道,又隐隐的担心,“陆少...似乎对苏小姐越来越真心了。”

    真心?

    远在大洋彼岸,陆擎之穿着浴袍望向落地窗外,月光映衬,将他尊贵的面容添了几抹冷然。

    他讥讽的笑,是啊,陆厉寒跟苏亦茗,确实是真心。

    否则当年又怎么会在订婚的前夕,两个人滚到了床上去?!

    胸口难忍的火气翻腾,陆擎之抑制得阖上眼睛,“继续盯着。”

    他倒是想要看看,离开了自己,苏亦茗过得会有多光鲜!

    极力克制着暴虐的情绪,陆擎之端起桌面上的冰威士忌,狠狠地灌进唇中。

    该死...

    烈酒刺激得双眼发红,陆擎之死死的咬住牙,却依旧没能成功的把苏亦茗从自己的脑海里面抹去!

    整整三年了!

    一千多个日夜,陆擎之快要被折磨得发狂!

    他还很清楚地记得,当年自己过生日的时候,苏亦茗端着个丑丑的蛋糕从厨房里冒出头,额头和脸蛋全部都沾着面粉,笑容娇憨。

    那个蛋糕是陆擎之见过的最没有食欲的。

    上面的奶油像是斑驳的墙灰,不均匀,露出的蛋糕坯还有些烤焦了。

    “好丑。”

    “这个蛋糕虽然丑,但是我自己做的,礼轻情意重嘛。”少女闻言有些愤懑,清澈的眼瞳里倒映着不满。

    陆擎之隐忍住笑意,用手指刮下奶油,抹在她花猫似的脸上。

    宽敞的厨房里不断溢出打闹和欢笑声,像是长了翅膀,就连旁边站着的佣人看着这对年轻的爱侣,都不由得觉得喜悦。

    就算是陆擎之现在厌恶极了苏亦茗,但是想起那些数不清的曾经,陆擎之还是不由得矛盾的笑了。

    一半是怀念而不由自主绽放的笑意。

    另一半...则是有些讥讽自己的不争气,竟然还会因为苏亦茗而欢愉。

    “苏亦茗。”他握着水晶杯的骨节用力到泛白,“苏亦茗,你真的罪无可赦。”

    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水晶杯在掌心里面炸开。

    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刺痛,陆擎之微微拧起剑眉,垂眸,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掌心。

    里面的酒液洒在纯白的地毯上,玻璃碴子刺进皮肉里面,鲜血淅淅沥沥的坠落下去。

    可陆擎之却丝毫没有觉得痛感,神情依旧浸透着阴霾。

    苏亦茗,他痛彻心扉的闭上眼眸,她知不知道比起皮肉的痛苦,更让他痛苦的,便是她?

    鲜血诡异的蔓延在纯白的地毯上,呈现出荼蘼的黑色。

    陆擎之正盯着血色出神,沾染着血液的地毯,却忽然踩上一只黑色高跟鞋。

    他淡淡的抬眸望去,顺着她被渔网袜包裹的莹润长腿,看见了雅桀画着妖艳妆容的面容。

    “你怎么来了?”陆擎之立刻恢复成平常波澜不惊的模样。

    他抽出手帕来包裹伤口,丝毫没有看一眼雅桀,冷若冰霜的态度,气得她银牙咬紧。

    雅桀红唇阴郁的抿起来,想也不用想,陆擎之肯定又是在想他的初恋!

    她就不相信,自己是继承了高杰夫家族最优秀的基因,被封为欧洲小姐,还会不如一个没有爹娘的野丫头魅力大!

    被不甘心驱动,雅桀从来都是自信心满满,不仅没有被陆擎之冷漠的气质打退,反而更加愿意挑战。

    “擎之,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爷爷催我们要个宝宝呢。”

    她迈着猫步上前从背后抱住陆擎之,包裹在蕾丝下的丰莹诱或的蹭着他的脊柱,“今晚正是时候,不如我们要一个?”

    雅桀是欧洲和中国的混血,不同于亚洲女性的温婉,声线有些沙哑的性感。

    她野性十足的蓝眸自信的盯着陆擎之,感觉到男人身子一僵,得意的抬高下巴。

    她就知道,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抗拒的了她诱惑!

    尤其是...像她这样的尤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