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六章 谁敢动陆家的人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你们要打就冲我来...”

    秦卿卿纵使害怕,却依旧强撑着胆子,“喂,四眼狗,今晚叫你来相亲的人是我,打别人有什么意思?”

    “奶奶的,你找死!”

    绿毛粗暴的扑过去掌掴着秦卿卿,下手没有任何轻重,“敢乱吠也不看看是谁!”

    “卿卿!”苏亦茗想冲过去,可手臂却被几个粗壮的男人抓住。

    她目光仇恨的想要挣扎,却被禁锢得牢牢地,“你们知不知道我是陆家的人,也敢动我?”

    她不相信,在这里还会有人不忌惮陆家!

    可偏偏这群流氓听了,不仅不害怕,反而爆出嘲笑。

    “哈哈哈,你是陆家的人?”张先生张狂的笑,“老子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陆家还有女儿?”

    “就是啊小娘们,想要撒谎,也太扯淡了吧?”

    苏亦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绝望过。

    她还想要再继续争辩,可绿毛已经把她摁在地上,膝盖跪地的姿势。

    苏亦茗眼神闪过愤怒,刚想要开口破骂,嘴巴里面就被塞进一块破抹布。

    “怎么样,我看你还怎么嘴硬!”

    粗鲁的抓住苏亦茗的秀发,张先生嘿嘿的淫笑,“我倒是要看看,这陆家的女人尝起来,会是什么滋味!”

    这种屈辱让苏亦茗眼眶微热,却依旧倔强着不肯低头。

    她厌恶的眼神立刻惹火了男人,一脚把苏亦茗踹翻在地,“还挺倔!”

    他倒是要看看,在他张爷的手下,这个贱人能傲到什么时候!

    张先生一声令下,就有无数个淫笑着的流氓凑过去。

    无数双大手即将摸上苏亦茗的娇躯,苏亦茗绝望的哀鸣,可旁观的人似乎也知道不好惹,尽管觉得可惜,却也都不敢管。

    “放开,你们放开她!”

    疯了似的挣扎,秦卿卿早就泪流满面,“放过她!”

    “臭娘们,跑什么跑!”男人把她拖过去,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苏亦茗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不断地涌出来。

    陆厉寒...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苏亦茗竟然开始在心底呐喊着陆厉寒的名字,祈求他快点出现。

    “嗤啦”一声,苏亦茗感觉胸口一凉,竟然是t恤被生生撕开。

    她惊蛰般的睁开眼睛,就看见张先生骑在自己身上,兴奋地睁大眼睛。

    “老子这辈子还没见过皮肤这么细嫩的妞儿!”

    他粗糙的手指拍拍苏亦茗的面颊,“就算是死,老子能上你一次,也值了!”

    “那倒是要看看,你有几条命——”

    充斥着威严的嗤笑忽然从身后响起,立刻让张先生浑身一凛。

    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这声音...

    陆厉寒在几个公子哥的簇拥下慢条斯理的从包厢走来,表情没有任何的怒意,狭长的眼眸懒懒的半垂,似乎只是来看戏。

    他颀长的身影一出现,人群立刻自动挤出条道,足以见男人身份矜贵。

    尽管背对着陆厉寒,可张先生听见这么傲慢的语气,心里也有了几分打鼓

    他顿时抖如筛糠,哆哆嗦嗦的回过头,正好对上陆厉寒宛如冰箭的犀利眼神。

    张先生立刻吓得从苏亦茗身上滚下来,强笑道:“陆...陆少原来也在这儿啊!”

    看遍京城,陆厉寒这个响当当的名号叫出来,还没有人不尊敬。

    张先生像条哈巴狗似的跑过去敬烟,一颗心却是七上八下的。

    奶奶的,好不容易能够上个极品妞,却这样被破坏。

    张先生敢怒不敢言,暗道最好别是陆厉寒以前玩过的妞儿。

    否则凭着陆少那股霸道劲儿,自己以后恐怕没命在道上混了。

    “陆少,您抽根烟。”他谄媚的跑过去,“这么早就过来,您可真是好兴致。”

    陆厉寒睥睨着他,薄唇轻掀,“放人。”

    轻巧两个字,却是个不得不遵守的命令。

    眼瞅着恍若神祗的男人走过来,几个男人就算再怎么横行,也不得不害怕,赶紧松开秦卿卿跟苏亦茗。

    苏亦茗脱力的倒在地上喘息,秦卿卿被折腾的最惨,小小的巴掌脸肿的不像话,嘴角全都是血。

    看见陆厉寒,秦卿卿连滚带爬的跑过去,哭嚎着抱住他的裤脚告状。

    “陆少,他们欺负苏亦茗!尤其是这个四眼,还想**苏亦茗!”

    陆厉寒皱着眉挣开她,这才看清楚,竟然是秦卿卿。

    他冷笑,早知道,就把她丢出去的好。

    看到秦卿卿似乎认识陆少,张先生慌了,“陆少,您认识她?”

    “不认识。”

    那就好,张先生缓缓地松口气。

    可接下来的话,却又差点让他跪下。

    “这个人我是不认识。”陆厉寒眼瞳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凝聚,“可她,是我的老婆。”

    众人皆惊。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差点就**了苏亦茗,张先生难以想象自己会被一向残暴出名的陆厉寒怎么对待。

    陆厉寒推开秦卿卿,大步的向苏亦茗走过去。

    苏亦茗遮掩住被扯坏的衣服,看见陆厉寒猩红的眼眸和冷厉的俊脸,莫名的鼻酸起来。

    真是奇怪。

    她低下脑袋,明明自己心里那么恨着陆厉寒,可为什么刚才遭受危险的时候,心里第一个期盼的,还是陆厉寒?

    又为什么看见他穿过霓虹灯,沉着脸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会那么想要扑进他怀里?

    苏亦茗难堪的咬著唇,不想要去思考。

    刚才没有仔细看,可等到走进了的时候,陆厉寒才发现苏亦茗头发被扯得蓬乱,手腕满是淤痕。

    瞬间,他的目光风云骤变。

    陆厉寒暴戾的爆了粗口,迅速的扯下外套给苏亦茗罩上.

    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因为怒火而不断地起伏着,苏亦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小手紧紧揪住陆厉寒的胸口。

    “对不起。”她声如蚊讷。

    陆厉寒不怒反笑的挑起眉,苏亦茗,只有会出事的时候才肯低头!

    苏亦茗从来没有在陆厉寒面前这么的狼狈过,她有些窘迫的抿起红唇,就听见张先生“噗通”地跪倒在陆厉寒面前。

    “陆少,我真的不知道这就是陆太太!”张先生焦急的眼镜都半挂着,吓得酒意全无,“您饶了我吧!”

    原本还生怕这个贱人是陆厉寒以前的相好,那自己肯定就算结下梁子了。

    可没想到,苏亦茗竟然就是圈子里传说的陆少的老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