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五章 撩拨成功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要说宠,那他对苏亦茗当真是众星捧月的。

    可苏亦茗偏偏就像个野猫,无论顺着还是逆着,怎么都炸毛。

    可就算是被爪子抓伤,陆厉寒却偏偏看着苏亦茗更加喜欢。

    他讽刺的摇摇头,或许,男人当真是贱的吧。

    盛着琥珀液体的酒杯就抵在陆厉寒的嘴边,可男人却依旧冷漠。

    女郎顿时尴尬起来,有些无措的看了白泽一眼。

    男人挤挤眼睛,女郎鼓起勇气,更加热情的想要钩引他。

    “陆少,您既然到这来了,就别烦恼了。”她嗲嗲的依偎在陆厉寒的怀里,“今晚,有蝶儿陪着您呢。”

    她夸张的钻石美甲不断地搔刮着陆厉寒的衣扣,带来无数诱或。

    狭眸冷魅的拉开,陆厉寒猛地抓住她的手,“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被我上?”

    闻言,蝶儿非但不羞愧,反而因为自己的撩拨成功而兴奋不已。

    “那是当然了。”

    蝶儿强忍住得意,媚眼如丝的勾勾手指,“有谁,不想要伺候陆少呢?”

    笑话!

    要知道现在谁人不垂涎陆少的美色和身家?

    就算是结婚了,可只要能够跟绝色的陆少春风一度,那也够荣耀了!

    陆厉寒眯起眸子,紧盯着蝶儿在浓妆下狐媚的面孔,控制不住的燥热起来。

    他,是个拥有正常裕望的男人。

    苏亦茗都可以那么不安分的还念念不忘大哥,自己,又凭什么守身如玉?

    不知道是真的饿了,还是被“守身如玉”四个字刺激到,陆厉寒猝不及防的拽过蝶儿,把她压在自己身下。

    蝶儿兴奋得尖叫,藕臂却迎合着搂住男人宽阔的背。

    “陆少...”

    原本因为陆厉寒而沉寂的包厢瞬间被着香艳的一幕给点燃,众人都是喜欢玩闹的主,立刻开始哄闹起哄。

    “亲一个,亲一个!”

    “对啊陆少,这才是你啊,用着怕婆娘做什么?!”

    口哨声和起哄声源源不断,显得格外的荼蘼。

    鼻息开始被浓艳的香水味充斥,陆厉寒绯色的唇渐渐地压下去。

    蝶儿脸颊绯红的闭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期待,开始发出低吟。

    两唇仅仅相隔不到两厘米,陆厉寒看着身下这张精致的脸,忽然兴味全失。

    他厌倦的推开蝶儿,全身的细胞开始叫嚣着想念苏亦茗身上的清香。

    “陆少?”没有预想的宠幸,蝶儿惊叫。

    “滚。”他揉捏着太阳穴,暴戾的将长腿搭在桌子上,“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陆厉寒发起火来,包厢立刻陷入死寂。

    男人的眼神像是雄狮般凶煞,吓得蝶儿花容失色,掩面从包厢跑了出去。

    白泽从没想过陆厉寒会动怒,也有些尴尬,“陆少,其实我...”

    陆厉寒冷冷的瞥了男人一眼,吓得他立刻噤声。

    这群人,当真是该死。

    耳边终于没有嘈杂,陆厉寒俊容冰冷的倚着沙发,指腹擦拭掉刚才蝶儿不小心蹭在自己嘴边的唇印。

    黏腻的法国红,带着说不出来的古怪香气。

    陆厉寒的青筋直跳,明明苏亦茗也喜欢这些东西,可为什么感觉这么不同?

    “啊——”

    劲爆的背景音乐忽然被一声女人的尖叫撕裂,陆厉寒蹙起眉,低沉的开口道,“什么情况?”

    白泽忙探头看了看,然后嬉笑着摆手,“没事,一个客人闹起来了。”

    在酒吧里这种事情也不少发生,陆厉寒懒得搭理,自顾自的端起酒杯。

    眼皮忽然无端的跳动了几下,男人的掌心抚上胸口。

    真是奇怪。

    为什么,心里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不同于包厢里的滞闷气氛,苏亦茗尖叫着跳下吧台,美眸愤怒的瞪着面前喝的面红耳赤的男人。

    “张先生,请你自重!”

    她嫌恶的握着自己刚才被摸的左手,根本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张先生,喝醉了竟然说话不三不四。

    甚至拉着自己的手,说起那么轻薄的话来!

    “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张先生打个酒歌,色眯眯的眼神从镜片里透出,“你妈说你谈了好几次恋爱了,肯定不是处女,还...装什么纯洁!”

    苏亦茗攥紧拳头,咬着牙齿不吭声。

    “怎么,被我说中了,无话可说了?”张先生歪歪扭扭的跳下吧台,一把捞过苏亦茗的肩膀。

    “你滚开!”

    从小养在豪门,苏亦茗的心气高傲,自然忍不了。

    没有任何犹豫,苏亦茗甩开他的手,劈头就是一巴掌。

    “啪”地被打蒙,张先生愣了几秒钟,而后疯狂的扑了过来。

    “好啊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竟然连我都敢打?”

    死命的扯住苏亦茗的手腕,男人撕开了文明的外衣,恶狠狠地威胁道,“知不知道这整个后街都是我罩的?竟敢打老子?”

    边说着,张先生掏出手机,似乎在给谁打着电话。

    “放开我,你放开我!”男人的接触只让苏亦茗觉得恶心。

    她拼命地拳打脚踢,可张先生噎着口恶气,怎么也不放。

    两个人争执声越来越大,躲在不远处的秦卿卿看见,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过来给苏亦茗解围。

    “张先生,你放开...”

    秦卿卿帮忙推开男人,横眉道,“光天化日非礼我家茗茗,流氓吧你?”

    要是早知道这个狗屁男人是个斯文败类,就算妈回家打死她,她也坚决不让苏亦茗过来。

    想到这里,秦卿卿有些歉疚的看向苏亦茗,“你没事吧?”

    苏亦茗刚想摇头,就听见无数铿锵的脚步声奔来。

    两个人回神,就看见无数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小混混扛着棒球棍和砖头从人群中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凶神恶煞。

    完了!

    苏亦茗暗叫声不好,今晚,他们怕是真的惹上麻烦了!

    为首的绿帽叼着牙签,流里流气的把苏亦茗从头打量到脚,喂亵得吹了个口哨,“张哥,新钓的马子不错啊。”

    “奶奶的,你们给我把这个贱人拿下,竟然敢打老子!”

    张先生捂着左脸叫嚣,“你不是装清高吗?爷今晚就让你伺候伺候老子和这些兄弟!”

    那堆混混闻言,轻佻的表情立刻变得狠辣,慢慢围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