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第一章 求求你放开我

时间:2019-12-05作者:金陵小笼包

    “不要,求求你放开我——”

    铺满着玫瑰花瓣的大床上,苏亦茗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被甩上去。

    花瓣荡漾着散落,苏亦茗惊恐的遮掩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可男人却像是红着眼睛的野兽,早就失去了理智。

    陆厉寒深邃的眼睛被晴欲占有,喉头一滚,扑了过去。

    “陆厉寒你放开我!我是苏亦茗,我是你大哥的人啊!”

    脖颈被他滚烫的吻给占有,苏亦茗吓得眼泪簌簌的掉,“你放开我!”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手腕被陆厉寒动作粗暴的交叠固定,苏亦茗感觉到衣衫被撕裂,他充斥着酒气的唇压住自己,让她痛苦的挣扎。

    明明今晚,自己应该跟陆擎之在一起的!

    她刚刚要庆祝明天即将领证,还特意准备了红酒,香薰的浪漫。

    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等来自己温柔的意中人。

    反而是喝的烂醉的陆厉寒,像野兽一样窜进了屋子!

    “唔唔...”

    有无数的抗拒和嫌恶在心头缭绕,可唇舌被不断地侵略,苏亦茗一句话都说不出。

    身上像是压了千斤重的大山,不断喷薄着危险。

    感觉到陆厉寒修长的手指挑开自己的最后一层屏障,苏亦茗急了。

    她狠下心,咬破陆厉寒的舌头,趁着男人吃痛而放手,立刻推开他。

    “啪”地一巴掌,扇在陆厉寒的俊脸上。

    脸颊传来热烫的痛,陆厉寒阴沉的摸了摸,劈头迎来怒骂。

    “陆厉寒,我是你未来的大嫂,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以为他清醒了,苏亦茗捂着匈口怒斥,“你现在给我滚,立刻离开我的房间!”

    “滚?”

    似乎在嗤笑苏亦茗的天真,陆厉寒健硕的上半身忽然倾下去,邪恶的眸光,侵略着苏亦茗露出的莹润肌肤。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把你当成了其他陌生人吧?”

    真是傻。

    假装没有看见苏亦茗惊恐的眼神,陆厉寒恍若未闻的挑起她的秀发,凑在鼻尖轻嗅。

    她以为,今晚只是个意外。

    却不想,自从当年那个小小的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刹那,这个画面,就被他肖想多时了!

    看着陆厉寒嘴角的邪笑,苏亦茗忽然觉得惶恐。

    她疯了般的推开男人,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就跌跌撞撞的跑下床。

    “救我,救救我!”苏亦茗没命的拽着门把手,却怎么也打不开。

    陆厉寒慢条斯理的追上来,趁着苏亦茗要跑,拽住她的长发,把她禁锢在怀里。

    “想跑?苏亦茗,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

    他像是失控的野兽,没命的锁取她的美好,“你知不知道,听说明天你就要跟哥订婚,我心里是什么滋味?”

    苏亦茗的额头被摁在门板上,只能流着泪抗拒。

    “疯子,你这个疯子...”

    “是,我是个疯子!”嗓音里面带着孤注一掷,“苏亦茗,明明是我先喜欢你,明明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可你为什么要爱上哥?!”

    那年他在樱花树下准备了告白信给苏亦茗。

    可是左等右等苏亦茗没有来,就把信放在长椅上,可谁知这个蠢女人,竟然以为是大哥送的!

    还有她着凉感冒时亲自熬粥,最后,却也阴差阳错,成了大哥的功劳!

    想到自己的心上人就这样与自己渐行渐远,陆厉寒无法忍耐。

    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苏亦茗成为大哥的妻子!

    “哪怕是恨也好。”陆厉寒缓缓的抬高她的长腿,“今晚,我就要了你!”

    让人窒息的刺痛,还有那一整晚的颠鸾倒凤。

    具体的情节苏亦茗已经记不起来了。

    可是深刻在脑海里的,就是陆厉寒潋滟餍足的神情,颇有着倾城之色。

    还有明明即将跟心爱人圆满,却被陆厉寒强取豪夺的剜心。

    那种心痛远比身体凌虐的感觉,成为婚后很长一段时间,苏亦茗的噩梦。

    夜凉如水,苏亦茗嘤咛着皱起眉头,挥之不去那段梦靥。

    后面的事情,几乎让她欲要崩溃。

    被捉奸在床,爷爷震惊的脸,还有陆擎之宛如冰冻的神情。

    后来,陆擎之愤怒的痛斥自己不要脸,然后推开自己,转身踏上前往异国的飞机。

    再然后的然后,盛世婚礼,漫天的白玫瑰花瓣,还有众人的祝福声...

    “啊!”

    婚礼上众人羡慕和巴结的表情跟当年陆擎之痛恨的眼神纠结在一起,苏亦茗尖叫着从床上坐起。

    “怎么,又做噩梦?”

    陆厉寒立刻跟着起身,蹙着眉探过手,却被苏亦茗打掉。

    “不要碰我!”苏亦茗汗湿得像是掉进水里的猫,急促的喘系,看着他的眼神厌恶。

    立刻明白了什么,陆厉寒沉下脸。

    “苏亦茗,你还是念念不忘大哥,怨恨我强娶你,是吗?”

    伤疤被揭开,苏亦茗沉默着咬紧牙齿,抬手就是一巴掌。

    手臂忽然被紧攥,痛楚伴随着陆厉寒的怒吼响起。

    “苏亦茗,你闹够了没有!”他低吼,“结婚后,我对你的好,你都眼睛瞎掉,看不到了是吗?”

    她究竟想要怎么样?!

    自己的所有温柔和深情,全部都无下限的反馈给苏亦茗

    可她还不满足,依旧每天折腾,心心念念的想要离婚!

    陆厉寒当真是受够了,冷眼甩开她的手,拿起枕头去客房睡。

    “别再想着离婚。”

    临走时,他停下脚步,像是冷酷无情的帝王,“我的爱人,就算不爱我,也不准爱别的男人!”

    砰的巨响,偌大的卧室,立刻隔绝他的强势气息。

    苏亦茗气得骂了几句,霸道,专横,这就是陆厉寒这个混蛋!

    还说永远也不离婚?

    她冷笑,她倒是要看看,陆厉寒究竟有多少耐心,能够任凭自己胡闹!

    虽然现在还是凌晨,可苏亦茗已经没有耐心再等待。

    她轻车熟路的拨通电话,刚刚接通,便焦急的喊出声。

    “卿卿,我让你给我找的男人你找好了没有!”

    半夜被电话扰醒,对面很是生气,“你是有多机渴,几个小时都等不到,现在就给我打电话?”

    “我问你,到底找好了没有!”

    “找好了!”

    秦倾倾打个哈欠,“世界上坐拥着陆少还想着出鬼离婚的女人,也就只有你苏亦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