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阿加斯特的魔石舞者 16 弃子

时间:2020-01-20作者:皮卡猫001

    回应瓦伦斯那志在必得的心情的并不是他期待中的一斩两段,以及之后的尸身栽倒,血流如注...而是一阵急促的风。火光在刹那间消失于暗夜中,他隐约看到自己使出的“风刃”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前方飞去直至消失。

    开什么玩笑,这不可能!瓦伦斯拼了命地在心里难以置信地怒吼着。因为他能感受到、同时也能看到那个模糊的矮小身影此刻就站在自己的斜前方,只是比之前稍稍挪动了一些距离而已,那是刚好躲开“风刃”的距离。

    瓦伦斯蓦然感到一丝冰冷,接着明显的痛楚便接踵而至。冰冷与痛楚的源点均来自同一个地方——脖子的左侧。锋利的刀刃因主人刚刚的侧闪而在无意间浅浅地割进了男人的皮肉,使得瓦伦斯不由得发出尖锐的怪叫声——

    “呀啊啊——”

    卡尔再次使出“火把”,在火光映照下的瓦伦斯的那已然有些扭曲的丑恶嘴脸令卡尔顿生厌恶之感,他冷冷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同时陷入惊愕的男人,瓦伦斯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两个无形的问号,一个问号的意思是:你怎么躲的过去?第二个问号的意思是:“你要对我怎样?”

    少年收回小直刀将其还入鞘中,紧接着猛地抬起左脚对准瓦伦斯的左肩毫不留情地狠踢了一脚,男人的上半身仰面向后重重摔倒,期间骨骼因碎裂而发出“咔吧”声郑重其事地宣告着这一事实。

    “啊啊啊——”

    瓦伦斯因从未体验过的剧痛的到来而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声,一时间占据他心中的只有这么一件事,仿佛这样可以减缓身体的痛苦。

    “坏家伙!”卡尔发出充满威严的警告,“奉劝你老实一点,否则下次断的就是你的右臂了!”

    说来当瓦伦斯一开始诽谤自己的时候,卡尔的确很生气,但他却在其间发现了对方那蠢蠢欲动的手,这让卡尔瞬间冷静下来,并决定奉陪对方玩下去。由于心里早有准备,所以当男人突然抬起右手的时候,卡尔立刻就使出第二阶段的“气焰”并以极快的速度避开了攻击。

    这回瓦伦斯很听话,在卡尔全神贯注地监视下他就只知道哀嚎了。时间不大,波顿团长便带领几个部下骑着马追了上来,两个骑士将瓦伦斯绳捆索绑并堵住了嘴巴,以免他在回黑石城的途中吵个不停。

    “多亏你了,孩子。不然就让他给逃了。”

    波顿笑着对卡尔说,眼里流露出十分欣赏的神情。

    “哪里哪里,”少年羞涩地挠着后脑勺,“这都是哈娜的功劳,要不是它我也追不上这个坏蛋。”

    此时哈娜已然缩小成麻雀一般大小正站在卡尔的肩头,以悦耳的鸟鸣回应着黑发少年。

    少顷,夜空迅速被无边的黑云笼罩起来,接着便是雷雨交加的恶劣天气。波顿带着“黑鹰”的俘虏们和孩子们立刻起身返回了黑石城要塞,他决定明天一早就亲自把这些罪犯送往暴风城交给教会处理(各大国都有设立,主要作用有两点:1,信仰;2,审判)。并安排人送孩子们回家。

    因为天气恶劣,所以卡尔和法莉他们只得匆匆分别。一方在就近的一个村子里的旅店安顿下来,另一方则是回到了王都的高级寓所。卡尔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但他有预感,就像法莉之前说的那样,他们一定会再见的。

    找到旅店的时候三人浑身早已湿透,之所以不在深夜进入暴风城是因为贝斯担心可能会被欧文·威尔伯爵的人察觉。洗过热水澡后身子迅速恢复了暖意。此刻卡尔他们所在的地方是距离暴风城20公里远的城北村。明天一早,三人将骑马回到河湾镇修订解救伊森·贝里的行动计划。

    6月2日清晨,天空晴朗,万里无云,仿佛昨夜的雷雨跟暗云已然逃到了九霄云外。潮湿的空气和泥泞的土地是它残留下来的痕迹,不过这些早晚都会被时间这个可怕而神奇的东西或修复如初,或改的面目全非。

    波顿·费舍尔起了个大早,身负重担的他早早地就带着500个骑士启程了。在昨夜的战斗中他失去了5个部下,其中有3个死于瓦伦斯之手,5位骑士的尸体躺在马车载着的简易棺椁中,波顿会带着他们到王城去请求国王给予这些忠诚的亡魂应得的待遇。

    在经过4个小时的缓慢行进后,骑士们终于由北门进入了暴风城,行到此处可说是一帆风顺。当队伍到达国王大街与公园大街交叉的十字路口时,不想被一支着装与城镇卫兵队大相径庭的队伍挡住了去路。

    “大人,是奉命驰援西境守卫军的魔法师战队。”

    侍卫打探完毕后调转马头来到波顿近前报告说。

    “是吗,让他们先过吧。嗯,带队的是谁?”

    波顿不冷不热地问。他素来对魔法师团没什么好感,不过现任团长布莱德的为人波顿还是有所了解的,相传是个正派的家伙。

    “是魔法师团的副团长——伍兹·安德斯。”

    “哼,呵呵。”

    波顿冷笑着没说话。与布莱德相比这位副团长大人的名声可就不怎么样了,波顿见过他几面,半个眼睛都瞧不上伍兹·安德斯的那副看似贪得无厌的面相跟神情。

    波顿坐在马背上开始环顾四周。突然,视野左上方3楼房顶的圆形烟囱后面的被风吹动的一点黑色衣袖引起了他的注意。与此同时,烟囱后面的那个人仿佛察觉到了波顿的怀疑视线一般,一个闪身从建筑物后出现,只见他一抖手倏地丢出一样东西之后便立即飞身离去。

    那东西速度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击中了目标。顿时,囚车中的瓦伦斯便死于非命。当波顿下马跑来查看状况时,瓦伦斯抽搐的身体刚好静止,而那个刚刚看不清的东西此刻正老老实实地钉在囚车的一根木栅栏上。

    在场的人呆若木鸡,除波顿外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凶手的存在。原来他丢出的是一只黑色的十字飞镖,它准确地穿过了木笼的间隙而且毫不费力地就割断了目标人的脖子。

    “大人!这...”侍卫眉头紧锁,“下令追捕凶手吗?”

    “唉...不必了,在这里是追不上的。”

    波顿无奈地叹息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