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阿加斯特的魔石舞者 63 心结(3)

时间:2019-12-22作者:皮卡猫001

    一身轻便黑衣,雪白鬼面遮脸,背后背着的是新选的武器——小直刀,大腿两侧均携带着暗器——“疾影”,两边各有10支。若是突然出现在某人面前,卡尔当前的样子一定能把人吓得不轻。

    罗根的装扮跟卡尔完全一样,夜幕之下,这对父子好似幽魂一般近乎无声地不停地穿行于屋顶之间、高墙之上、以及没有人迹的偏僻街道。小队成员各就各位之后,父子俩隐藏在夜幕的暗影中以等待同伴的行动。

    因为守卫军指挥部四面围有高墙,而且墙内墙外均有密集的荆棘植物,根本无法越过,所以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从正门进入。不过罗根清楚地记得,守卫这里的精锐士兵不下几十个,其中还不包含兵官。凭两人硬闯是非常难的,那么只能是智取了。

    “什么人?站住!这里是守卫军重地,闲人不能靠近,赶紧离开!”

    大门口的一个执勤士兵见有两个带着雪白鬼面的小人儿正缓缓走来,于是厉声警告。不过那两人并没有搭话,而是继续向前走。机警的士兵立即再度以言语阻拦,但依然无济于事。说话间,那两个小人儿已将与指挥部大门的距离缩短到了25米左右。

    “果然像您说的那样,守卫这里的士兵大半都被调走了。”

    卡尔一边望着不远处的托比和梅莉,一边低声说。脸上带着面具让声音有种闷闷的感觉。

    “是啊,可这份巧合并不是能让人高兴的。”罗根有些遗憾地说。“待会跟紧我,没有忘记我的嘱咐吧?”

    “不能出人命。这我可不敢忘。”

    卡尔极为认真地说。目前为止,他杀过傀灵和毒狼还有泥爪怪...虽说傀灵是人形的东西,但毕竟内心层面上与人完全不同。卡尔不知道如果真的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或者对方是个恶人,自己是否可以决然夺取对方的性命。

    “嗯。注意,他们要动手了。”

    罗根说。

    “好!”

    卡尔将身体略微下沉,已做好疾驰的准备。

    托比因紧张而导致心脏“砰砰”直跳,不过想到梅莉就在身边,他的紧张就从“袭击守卫军指挥部将身犯重罪”转移到了另一种“怦然心动”的美妙模式上。当察觉到那些守卫要上前驱赶他们时,托比立刻示意梅莉时机已到。

    只见两人突然将藏于身后的几个栓在一起的小型燃烧瓶拿了出来,接着迅速将其点燃,火焰骤起,把两人带着的雪白鬼面照的一清二楚,守门士兵顿时吓了一跳,而就在这时,托比和梅莉已将手里的东西扔了过来。

    啪——啪——

    清脆而响亮的爆碎声顿时打破夜晚的沉寂,4个执勤守卫怒火中烧,其中官阶略高的那个立刻咆哮道:“来人!有人袭击指挥部!给我抓住那两个家伙!”

    漂亮!托比心中十分激动。见士兵要抓他们,两人马上调头就跑。最初的追逐者就是执勤的那四个士兵,后来又出来好几个。稍微等了一会儿见大门口恢复短暂的平静之后,罗根和卡尔便如矫健的猫一样潜入了进去。

    卡尔跟随父亲沿着阴影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楼东边的一间亮着灯的屋子的窗下。摒住呼吸,他们听到里边的人正在议论刚刚的那个所谓的袭击。从声音判断,屋子里应该只有两人。

    父子俩互相对视一眼,卡尔示意父亲一人解决一个,然后便突然起身向室内看去,同时左手取出一根涂有强烈睡眠药剂的钢针,在选定自己一侧的目标后卡尔以他最快的速度将手中暗器对准目标的手臂投了出去。

    卡尔的这一击很准,被打中的是一个年轻的、面带惊恐之色的士兵,不到3秒他就失去了意识。而另一人同样处于惊恐之下,没等他反应过来,罗根就已翻窗而入,接着猛地接近并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如果你想活,就老实点。”罗根声音低沉地说,语气里带着不允许拒绝的态度吖。“只要你老实回答问题,我不会杀你的。”

    卡尔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是错误的,如果让两人都睡着,那就没法像现在这样打听消息了。父亲用实际行动又给他上了一课。按照罗根事先的嘱咐,卡尔走到另一人近前将他投出的“疾影”从那人的手臂上拔了出来,然后放入特意缝在胸前的带扣口袋中。

    听到对方这样说,年轻士兵就没有那么害怕了。“好,好,您问,只要是我知道的。”

    罗根收了些手上的力气,他说:“伊森·贝里将军的家人在哪儿?还有他的侍卫派克。”

    “呃...他们是被分开关押的。叫派克的在地下室,女人在二楼的204,女孩在201。”

    “很好,现在告诉我地下室的入口在哪。”

    罗根继续问道。

    “呃,就在这。”他指了指旁边的书柜,“这是暗门。”

    “嗯。”罗根满意地点点头,“谢了。”

    为了防止他坏事,罗根只得将其打晕。

    “父亲,我们先救谁?”

    “先救派克。你守在这里看着他们,我去地下室。”

    “嗯!”

    卡尔庆幸父亲并没有因为刚才的贸然行动而责备他。

    罗根来到书柜近前仔细看了看,果然在地上发现了有转动时留下的痕迹。于是他一点点发力将其推开,接着向下的台阶和地下室的灯光便传了出来。罗根听伊森说过地下室的事,说里面还一扇暗门,那是一条直接通往银杏镇东门郊外的密道。罗根当时并未在意,也就没问地下室的入口在哪。

    父亲很快就消失了,卡尔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候着。时间不大,青石台阶便再次传来被踩踏的声音。当卡尔再次见到这位以往经常伴随伊森左右的侍卫时不禁吓了一跳。派克浑身是伤,衣服被鞭子抽的破破烂烂。

    他说这是多南让人打的,因为他是伊森将军的亲信,所以成了多南泄私愤的对象。

    “派克大人,怎么样?还行吗?”

    已摘下面具的罗根扶着他坐下并轻声问道。

    “还行。皮外伤而已。”

    派克咬着牙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