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阿加斯特的魔石舞者 48 意外

时间:2019-12-21作者:皮卡猫001

    5月26日下午2点,罗根收到了一封信。虽说写信的人并未提及姓名,但通过信中内容,罗根可以立刻判断出这是一封来自王都——暴风城的信。更准确地说,是来自山姆的信。

    山姆在信中言简意该地对伊森·贝里的遭遇进行了说明。到此可以确定,之前罗根在冒险者公会打听到的消息是真实的——6月3日,伊森将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处死。

    信中紧接着提到,山姆已与“赤羽”对营救伊森的问题达成一致,义军高层对这件事十分重视,目前“赤羽”的许多核心成员正在马不停蹄地向暴风城集结。山姆相信行动一定会顺利的,同时劝慰罗根不要过于担心。

    在文字的最后一段,他再次拜托罗根保护伊森的家人。山姆并没有写他的地址,说明并不需要罗根的回信。认真读过两遍后,罗根那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下了一大半。他不由得心想:“赤羽”到底有没有能力顺利完成营救呢?

    事到如今,他只能相信山姆,相信“赤羽”了。伊森的家人目前仍没有消息,罗根非常希望这份杳无音信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因为这代表着她们母女还没有落入追捕者的魔爪。

    铁器店自伊森几天前来过以后就不再接取新的订单了,通过这几日的加班工作,之前接取的订单几乎已全部完成。格纳尔立即决定后天一早启程,带领自愿者们一同前往王国中部地区的河湾镇。

    xxx

    桥下的河水一刻不停地流动着,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河水清澈见底,水面波光粼粼的样子很是耀眼。至于这条河的源头在哪儿,最终会流向何处,三人之中没有人能够给出正确答案。

    在卡尔的引领下,他们只要再经过一个岔路,然后走上一段林间小路就会看到生长在路边的紫色莲花了。当然此花非彼花。三人中最开心的、最激动的当属托比,一路上他的发言间隔从来没超过1分30秒。

    进入左边的岔路后不久,他们的脚下就被一层绿色所覆盖了。眼前不再是宽阔而蜿蜒的沙土道路,远处亦不再是村镇和高山,他们的眼里只有一片看似无尽的森林。这里是山南密林的边缘,树与树的间隙较大,视野较好,走起路来并不困难,只是他们不能再并排前行了。

    “我想,梅莉小姐往返走的一定是这条路。”

    托比以理所当然的态度一脸愉快地说。他走在小队最后,卡尔走在最前。特林克因对这位在一路上被托比提及最多的“梅莉小姐”完全没有印象而选择保持沉默。事实上托比的发言既有自语的感觉,也有向两人寻求对自己的断言加以肯定的意思。

    对于这位近乎歇斯底里的话唠好友,卡尔在纠结了3秒钟后最终决定以冷冷的吐槽来表达一路上所积蓄下来的不满:“当然了,眼前就这么一条路。”

    “嗯,也对。”托比并不在意,“还有多远?卡尔。”

    你好像忘了我也是第一次来...卡尔无奈地想。“快啦,留心两侧。”

    “了解!”

    托比应声道。

    虽然不清楚梅莉和她的奶奶为什么会住在在外人眼里危机四伏的山南密林,但可以说她们应该不是普通人,至少两人有能够在密林里生活下去的能力。直觉告诉卡尔,她们多半知道9瓣紫色莲花的下落。

    几分钟后,特林克率先注意到,在小路的右侧前方数米处生长着十几株紫色花。“喂,你们看!紫色花就在前面。”

    两人立即望去,那些花就长在一小片高大的荒草前。卡尔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它们近前,即便觉得不可能,他还是数了数它们的花瓣。几乎都是7瓣,还有两株6瓣的。接着他扒开紫色花后面那一人多高的荒草,马上发现了梅莉所说的小路。

    “哥哥,托比,找到了。”

    卡尔回头轻声喊道。

    听到这个消息托比更加兴奋了,当他迈出第三步时,突然感觉左脚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洞。他一边抬起左腿一边皱着眉看去,这一看可不得了,托比吓得顿时睁大眼睛并大喊——

    “快...快跑!”

    他一下子冲入荒草,搞得卡尔和特林克一头雾水。正当两人不解之时,忽然,阵阵“嗡嗡”声通过寂静的空气传入到了兄弟俩的耳中。彼此面面相觑看了1秒,继而同时缓缓转过视线,只见几十只个头很大的野蜂迅速在半空列队,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兄弟俩。

    “啊——”

    眼前的景象令卡尔“叹为观止”,这是一种颇具攻击性的野蜂,毒性足以使人丧命。

    “跑!卡尔。”

    特林克发出大叫。兄弟俩立即冲进那条几十公分宽的小路开始逃命。小路两边生长着许多五颜六色的花,异常美丽,然而此时的三人并无闲暇来欣赏这些楚楚动人的花朵。

    身后的“嗡嗡”声愈来愈近了,在这条曲折的小路上三人根本跑不快,但飞在空中的野蜂却不需要绕弯。头脑冷静下来的特林克瞬间察觉到这样下去迟早难逃蜂群的追杀。

    “卡尔!用‘气’护住自己,杀退它们。”

    “知道了!”

    噌——噌——

    他们相继拔出各自的剑,同时展开全覆盖的“气”形成防护。不过在此之前,有一只野蜂从侧面对距离最近的特林克成功发动偷袭,结果特林克被蛰了左臂,伴随一声短促的惨叫,一股剧痛瞬间传遍了他的周身。

    “哥哥!”

    卡尔关切地喊道。

    “我不要紧。”

    特林克忍着痛,坚强地回复着。

    纵然剑术再高对付这群野蜂也是无济于事的,最有效的莫过于随意斩击。两把剑被“气”包裹着,使得它们稍稍加大了攻击范围。双方苦战好半天,直到野蜂折去三分之二兵力时战斗才得以停止。

    野蜂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周围很快恢复成平静的样子。而特林克紧绷的意志在得到放松的那一瞬间,毒的效果立刻扩散开来,他感到浑身无力,同时视野也变得模糊起来。

    “哥哥!”卡尔快步跑去,在特林克摔倒前搀住了他。“你怎么样?是中毒了吗?”

    “应该是...没有力气,我头沉得很。”

    特林克声音微弱地回道。

    卡尔只好扶着哥哥走,幸好特林克体质优于常人,否则必然昏死过去。然而没走多远,卡尔忽然看到托比正一动不动地躺在花丛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