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还是我!绝不做堕落的恶魔!

时间:2018-07-05作者:西南书童

    “飞啊,努力哦,努力哦。姐姐们都成家了,现在就只有你喽,你妈妈就盼着你喽,她一个人,辛苦了一辈子,就盼着你们长大成人,就盼着你们能有所成就,你要努力哦孩子。”很多时候,凌晨四五点,就会梦到外公,跟外公聊天,听外公勉励,在梦里,外公还是那样健硕,他好像从未离开过似的……

    今天凌晨,李唤飞又梦到外公了,外公说的,还是同样的话。李唤飞在朦胧中应答:“外公,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刚一说完,他就猛然惊醒的叫了一声,“外公……”可当他醒来的时候,除了房间里的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就这样,李唤飞早早的就起来,到办公室里开始工作了……

    用几分钟的时间查看业务和生产,再用十几分钟的时间,浏览业务员和客户的沟通(习惯性的帮他们做总结),然后再查看自己的邮件,处理手上的询盘,开始自己的工作……这一通忙,一个上午的时间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李总!!”颜冬梅把李唤飞的车钥匙扔在他的办公桌上,一脸严肃的冷冷的盯着他看。

    “嗯,什么事呢?怎么了?”李唤飞应答,他此时,正忙着帮客户做设计图。他没抬头看她。

    “你的车上最近老是有那些东西,脏死了,你每次用完也不扔到垃圾桶里,烦死你了!”颜冬梅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什么东西!?”李唤飞放下鼠标,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皱紧眉头,看着她。

    “就是你做完那个事儿之后的东西,那个套,你能不能不要乱塞啊?恶心死了!”

    李唤飞一听,呃……有这事儿……他一脸若无其事的尴尬着……

    “那不是我的,我借车给朋友用,不知道他们……”

    “反正你最近这几个月,精神不正常,言语轻浮,行为不稳重,我觉得你应该去看心理医生。”说着,颜冬梅大笑了起来。

    “小妮子胡说八道什么呢,帮我拿车去洗一下喂,喷点儿香水。”李唤飞赶紧埋下头,又“专心工作”着。

    “我一早来就帮你处理了。最近我用你的车用了四次,每次都有那些东西,而且酒味都很重,每次都是我帮你洗的车。”颜冬梅止住笑声,严肃的说,“你以后再出去浪,不要一大早过来就把车钥匙挂在业务部办公室,如果业务部的车出去了,有同事用了你的车,那得多尴尬多丢人啊。”

    “哦哦……”李唤飞此时,已经满脸通红了,他羞愧的应答了两声。

    “你是我们的偶像,你不能……”

    “知道啦知道啦,以后我会诚心悔过、安分守己、好好做人。你快工作去吧。”李唤飞觉得,好像什么都被颜冬梅看到了似的,他暂时不想再看她。

    “你以后再跟他们出去乱来,我趁你们正在办事儿的时候,我就打电话报警抓你们。”颜冬梅说着,转身,“哼”了一声,走了。

    看着颜冬梅离去的背影,李唤飞取下眼镜,面红耳赤,汉流夹背,他双手捧着脸,这妮子也太不给面子了吧……丢人!真丢人……

    不行!我要做回我自己,绝不做堕落的恶魔!我一定要抵制住一切诱惑!我一定不能让负面的情绪控制自己!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一定要保持镇定和冷静!我一定……

    正要第四个一定的时候,手机响了,李唤飞一看,是覃毅坚打来的。

    “什么事!?”李唤飞冷冷问到。

    “哥,工厂现在还需要人吗?我想……我想……”

    “想下午就过来吧,废什么话。”李唤飞说完,把电话挂断。呸呸呸,刚才才说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怎么又……李唤飞对自己的表现表示不满。那就罚你中午不许吃午饭吧。记住,镇定,成熟,稳重!

    下午,覃毅坚和谭光军一起去公司的路上,路过某国企公司……

    谭光军停下脚步,贼眉鼠眼的瞟了瞟围墙里面早已熟透了的芒果,他扯了扯覃毅坚的衣服。

    “唉呀!走路就好好走路,老扯我干蛋啊。”覃毅坚此时,正闷着头走着,他不耐烦的甩开谭光军的手。

    谭光军向上使了使眼色,“piu~piu~piu p

    覃毅坚停下脚步,正要狠狠的瞪谭光军一眼,当他看到谭光军眼神所指之处时,他咧着嘴,“嘿嘿”的笑了起来。没说二话,这货便径直朝围墙方向奔去,撸起袖子,趴在围墙上,口水禁不住的花啦啦的流着,“鸭蛋!这么大的芒果,没人摘,太浪费了!我好久没吃芒果了,也不知道深圳种出来的芒果,是啥味道。滋滋滋~(吸口水的声音)”

    “脱鞋脱鞋……”谭光军目不转眼的盯着芒果看,又扯了扯覃毅坚的衣服,“丫的,真是饿啊……长这么大还没吃过深圳种出来的水果呢。”

    “脱鞋干嘛,直接翻进去摘他几个不就行了。”覃毅坚瞪大了眼道。说着,他便要往围墙里翻。

    谭光军立刻拉住了他,指了指树下的几个大字,“你他丫的文盲啊!?你是看不懂那几个字吗?‘翻入墙内偷摘者,一次罚款200元’。”

    “怕个卵,我就不信那两个弯腰驼背的保安能追得上咱。”

    “你牛c你去,呆会儿他们把那条狗解开,我看你能不能跑得过它。”谭光军斜着眼,望向保安室门口那条大黄狗。

    “怕个毛线啊,我们俩儿还干不过一条狗?”覃毅坚不服气道。

    “谁跟你我们,我才没你那傻样跟狗打架。”

    “丫的,拿石头砸!”覃毅坚斩钉截铁的说完,四处寻找了一番。不一会儿,他手上拿着一根食指一样大小的还没到食指长的枯树枝跑了回来,“他丫的,大城市就是不一样,连块石头都这么难找!”说着,他把枯树枝递给谭光军。

    谭光军一看,瞪大了眼道:“你个大猪头,这根树枝还没有你的第三条腿大,怎么砸?你砸给我看!”

    覃毅坚“嘿嘿”的傻笑着,“那你说怎么办?”

    “你看,伸到围墙外面的这几枝,上面有好几个,看到没有?”覃光军死死盯着伸出围墙外面的几个芒果,他真怕它突然跑到围墙里面去了似的,“赶紧把鞋脱下来!”

    “唰——噗——啪!”这声音,吓得谭光军抱着头就往前跑。跑出没几步,他转身一看,覃毅坚已经脱下鞋子砸向树稍了。

    一下、两下、三下……

    “丫的你个猪头,砸了这么多次还没砸中,让我来让我来!”谭光军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快步走上前去,从覃毅坚手里抢来鞋子,“你个傻x,你看,你摆的角度不对知道吧!看哥怎么教你!”说着,谭光军左手指着芒果,右手拿着鞋,像是打芒果专业户似的,“拉杆”,砸……

    “唰——啪!duang duang ”,两个芒果应声便掉了下来。

    覃毅坚欢乐的冲了过去,像猫扑老鼠似的扑到地上,抓起一个最大的芒果,“嘎嘎”大笑着,坐在地板上,剥皮,三下五除二,“吧唧吧唧”的就把一个芒果吃得籽都不剩了(夸张的说法)。

    “师父,师父,再砸两个,再砸两个。”看着谭光军还在美美的吃着,覃毅坚心里甚是着急。

    谭光军继续淡定的吃着,过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优雅的说:“徒儿莫急,徒儿莫急,待为师为你打来……”说着,他又舔了舔手指头,伸出右手,“鞋来,鞋来……”

    覃毅坚又脱下另一只鞋子,递给他。

    谭光军一个瞄准,砸,又是“duang duang”的两个芒果掉了下来.

    覃毅坚乐呵呵的跑了上去,抓起芒果,揣在怀里,要吃……

    “干屌啊你!给为师一个!”谭光军赶紧跑了上去,从覃毅坚的怀里抢了一个最大的芒果。

    师徒俩儿津津有味的吃着……

    快吃完要走的时候,覃毅坚突然愣了一下。

    “吃傻了啊你!”谭光军鄙视到。

    “日啊,月啊,地球啊!芒果是掉外面了,我的鞋都砸进围墙里去了……”

    “你们两个!干嘛呢!”正当这时,一个保安牵着那条大黄狗从远处走了过来。两个货见势不妙,撒丫便跑……

    跑到大路边上,覃毅坚气喘吁吁,道:“丫的,芒果是吃到了,鞋丢了!”

    “那你回去捡呗!”覃光军乐呵着,嘴里还肯着芒果籽,他好像还没吃过瘾似的。

    “回你个头!傻c!不往外面砸偏往里面砸!”覃毅坚埋怨着,“你赔我鞋!”

    “二货!你站在围墙外面,怎么往外面砸!??”

    “你就这样……”覃毅坚做着“砸”的动作,不服气道,“这样往外面砸不就行了?”

    “哦?这样是吧?你又不早说,那下次哈。”

    ……

    覃毅坚光着脚,来到一个杂货点门口,问到:“老板,这双拖鞋多少钱?”

    “五十块。”

    “五十块!!?”覃毅坚睁大了眼回答,“这么贵!!?”

    “五十块还算贵,现在五十块钱你能干嘛?”店老板反问到。

    “能不能少点儿?”覃毅坚喃喃着,“少点儿跟你买。”

    老板低头看了看,这货光着两只粗大的脚,不坑你一把才怪。“不行不行,我们这里不讲价的。”

    “鸭蛋!”覃毅坚无奈道:“给我一双。”

    正当这时候,谭光军在隔壁的水果店里看到有芒果卖,他走到店门口,大声问到,“老板!你这儿芒果怎么卖?”

    “一斤三块五,两斤六块。要么?”

    “我次奥!!!!”覃毅坚哭笑不得……
小说推荐